【东方诗苑】唐明‖略论一个被放逐灵魂的诗人及世间诗人的不幸等随笔两则

略论一个被放逐灵魂的诗人及世间诗人的不幸
布罗茨基,一个被其时苏联当局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的特殊诗歌人物。他因为写出高贵典雅而富想象力、卓尔不群又超越意识形态与时代的诗,而被当局喻为——诗歌寄生虫。这个自诩集合了众多俄罗斯白金时代诗人想象力于一身的诗人,在后来的回忆中说:我被认为是影响一个时代的可怜虫和诟病于那个时代警视与于人接触的异类,隔离是为了我不至于影响别人,使之成为与我同样具备有独立思考行为和能力的″怪人”,大多数不被影响的人物偏偏又具有与整体社会和当政者所宣扬的非已及排斥私妄,而非特行却拥有广大进步者皆具的听从相关,迎合或不去思考,响应而理应顺从,掷弃思想仅听取理想,从组织观念和集体出发,规范自己的行为,循规蹈矩,而不理性,排除私意,而遵守约定。这一小人物,最后的结局,不免离奇。他被当局莫名其妙地宣布为,不适合居住在苏联这一社会主义国家的局外人。并因此,被驱逐,请上一架不知飞向何地的飞机。在押送其出境的途中,为防止其逃跑,而动用武装强行将其塞进那架飞机后,责令它飞向以色列。布罗茨基拒绝所去目的地,而是别去他国。这样一个所谓——社会主义诗歌寄生虫,最终因博识而非凡的诗歌创造力与卓越的诗歌想象及广性,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诗在世界范围内流传,并具备了艺术的博识及非凡的人性,从俄罗斯到斯德格尔摩,他的意志和绝望,在所求的思维和广阔俄罗斯得到了赞赏与全体人的承认。诗人是不幸的,他不想与政治有关,但政治又必须和他发生关连。而诗,又是幸运的!……因为诗人与作品和政治发生了关系,所以诗歌更显得伟大和正义及人性,并因此而具有人间杰作产生的意义和震憾力。如一位诗友所言,诗虽有时与敏感的政治似乎无关,但作为一位有正义、爱国忧民的诗人来说,他的思想,自会与时代、国家的命运融为一体。他的诗章也不由自主的为民生为压迫呐喊,或与政权斗争,很自然的触动统治者的黑暗,地位和统治。尽管他的诗歌能唤起国民的觉醒,称颂和反抗,但他所受到的政治,人身迫害也在情理之中。仍如我们关切的。……对诗和现实本身而言,诗人是一个引导时代的预言家和感同身受的悲剧主义先锋,既不幸又幸运,……既深沉又浪漫。所以敏感性与人性困惑集之一身,悲哀与悲伤相映成契。而这种社会契约性的遭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是必然的,既成的,无法推辞及无法忘却和无以释怀与相互关联的,非矛盾性的存在。虚无与时间,存在与既成,皆具真义和真实。而此,也必然成为其一生的悖论和羁绊。所以说,诗人没有祖国,他的祖国只在他的内心和直觉。诗人也没有故乡,他的故乡,在远方!诗人更没有灵魂,他的灵魂,早已被别人仇视、剥夺和放逐。……诗人甚至不能苟活于世并由此而放弃生命!——迄古至今,诗人短命,已是一个无法回避和令人绝望而永恒的命题。一个活的躯壳,包裹着一个博大而多愁善感、悲观失望的灵魂。诗人因此而自杀,更成为一个悬挂在颈上之头的宙斯之剑,站在沉重十字架背后的诗人,或因敏感的人生的伤害而决绝于世,或因恋情与悲观而弃世,甚或于一件小事而演绎为伟大的绝唱,抑郁与寡欢,哀伤和烦恼,沉默及感触,均会成为其毙命亡世之理由。一个敏锐而多愁善感的人,死,对其而言,是解脱,也是怒吼,是挣扎,也是抗愤,是自觉,也是悲诉。因之,死是诗人最佳选择,更因此而诞生了诗人所谓的死亡哲学及诗学意义上的玄机和允诺。一个诗人的荒唐之死,也被世人所理解,那叫诗人的归宿与使命……艺术不要求共性,诗歌同样如是!……它需要追求个性和灵魂的放逐与独特性及胆识与自觉,而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正如德国诗人里尔克所言:″……有何胜利而言,挺住,意谓着一切!”略谈关于鲁迅先生之情感的二三事
据相关研究资料与当事者回忆文章载,……鲁迅与萧红彼此爱慕,这是事实。作家萧军为此,还动手打过萧红。萧红由于此不幸感情缘故,暂时辞别鲁迅和萧军,去日本旅行和疗养。等她回来,鲁迅已经因肺病不治乃逝世之。这成为作家萧红,一生最大的遗憾。鲁迅的夫人许广平,也因此阻止过萧红和鲁迅的一些交往。至于石评梅与高君宇的爱情,和高君宇追求许广平,以及因此与鲁迅之论战和诽谤甚而是人身攻击云云。也毕竟是事实,鲁迅思安携许广平而避之厦门和广州,除了某些文坛政治原因与教育部辞职事件外,其与高和许广平之两难的关系,也是其中原因之一。这些文学史的掌故,很多。只要看过他们的传记,就能明白其中道理和机缘的。章太炎先生不爱洗澡这件事,在其传记也有充分记载。尤其在其新婚时,其夫人对其不洁癖好,甚为不喜。鲁迅狎妓证据,见载其《日记》1932年2月16日叙:“青莲阁邀妓来坐,与以一元。”注意,一般举其好色而引用此证据的都省去了日记前文,这段话还有个重要的“帽子”——“夜全寓十人皆至同宝泰饮酒,颇醉。”“全寓”指的是鲁迅全家及三弟周建人一家,哪有男女老少一块儿狎妓的?鲁迅太重口了吧。事实上:这里的妓指歌妓,就是卖唱的。在和许广平同居之前,鲁迅是禁欲的,坚决地抵制着女人,包括朱安。朱安铺好被褥等待鲁迅,鲁迅发脾气要把床拆掉,最后以分居收场。据郁达夫说,此时正当壮年的鲁迅为压抑性欲,特意穿单裤睡硬板床。鲁迅自己也有这样的说法:一个人如果不得已过单身生活,不合常态,生理变化不免导致心理变化,变得偏执,变得世事无味,人物可憎。在这种情况下,偷看弟媳洗澡,也未必不是情有可原,何况并未证实。周氏兄弟皆留学日本,日本有男女共浴之俗,鲁迅先生应该是领略过的,可能鲁迅并非真的是不检点,只不过是压抑后的一点点变态倾向,没有严格的拘“小节”而被颇有心计的信子利用了,信子当时正想分家。
作者简介
唐明,著名作家、学者、诗人、画家、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河南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闻香识玉:中国古代女子闺房脂粉文化史》(上海三联书店版)、《香国纪:中国历代闺阁演变》(人民日报出版社版)等书,长篇小说《淘米水》《鼠群》《中午》等,长短诗三千余首,另有《中国兵器史》《中国佛典钩沉》《中西方艺术史鉴》等作品。
56
往期回顾
【东方诗苑】唐明‖蓝皮笔记(外二首)
【东方诗苑】唐明‖镜中乌鸦和一枚戒指(30首)
【东方诗苑】唐明‖疯狂(长诗)第一章 雪地
【东方诗苑】唐明‖两只鸟影合柳鹯含竹在夏季吹奏(13首)
【东方诗苑】唐明‖今年的夏天太阳就是荷包蛋(9首)
【东方诗苑】唐明‖略论一个被放逐灵魂的诗人及世间诗人的不幸(随笔12篇)
【东方诗苑】唐明‖夏雨浮光梦见李隆基与杨玉环(10首)
【东方诗苑】唐明‖夏咏雨等七言33首
【东方诗苑】唐明‖端午沉江(10首)
【东方诗苑】唐明‖麦地(9首)
【东方诗苑】唐明‖在宗教、历史和传奇与行吟诗人嘴中传唱的圣城(组诗)
【东方诗苑】唐明‖雁鸣湖泛舟纪略寄诸侣骋兴等随笔5篇
邀 请 函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6首或诗评、诗论、散文、随笔、杂文、小小说等作品,文责自负;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以及近照1-2张。欢迎自带音频,请附朗诵者简介和照片。投稿邮箱:13781647269@126.com,也可以发编辑微信(839963889)。
【关注平台】微信搜索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稿酬发放】5日内赞赏20元以上的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请作者及时添加微信(839963889)。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心灵港湾 情感倾诉 甜美回忆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东方诗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