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自在一书生,陈洪绶款《泛舟拨阮》

阮,是古代一种弹拨乐器。四弦有柱,形似月琴,竖抱怀中用手弹奏。关于阮的起源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西晋名士阮咸擅长弹奏这款乐器,于是就用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乐器。阮咸是竹林七贤中阮籍的侄子,为人风流高雅,是众多文人士大夫的偶像。
第二种说法,阮这种乐器出现在唐代,声调为中音部,可以缓和琵琶的激昂之声。
事实上,第二种说法更有道理,不过对于艺术家来讲,第一种说法更能给他们带来创作灵感。
这幅《泛舟拨阮》就展现了文人洒脱不羁的一面,独自一人在山水间演奏,与天地精神沟通。
陈洪绶 泛舟拨阮
可能已经有人注意到了,标题中写了“陈洪绶款”,那么这幅画到底是不是明末艺术大师陈洪绶的作品呢?首先,这幅画的右下方有“洪绶”二字阴文小章。可以初步归入陈洪绶的名下。
进而细细观察,就会发现整幅作品在创作中少了一点点大胆恣意,无论山水树石还是画中人物,少了一点点打破常规的气度。让人产生一丝疑惑。
综合以上两点因素,称之为“陈洪绶款”比较严谨一些。至于这幅画的真伪,还有待专业人士详加考证。
选择这幅画欣赏,主要是画中有一股清爽之气,让人觉得烦恼忧虑都应该随风而逝。不纠结,不烦恼,这才是坦荡君子。
陈洪绶 泛舟拨阮 局部
陈洪绶是一位全能型的画家,山水、人物、花鸟样样精通;工笔、写意都难不倒他。画中古树虬劲多姿,树干上布满了疤结树瘤,树梢处短枝也粗壮有力。
这样的表现手法,是陈洪绶常用的。双钩树叶配合水墨晕染,即便树木没有成林,看上去也不孤单。至于画中拨阮雅士,凝视无波秋水,让整个氛围愈发宁静和谐。
在这样的山水空间里,如果还想着凡尘俗世那简直是不可救药了。陈洪绶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意思。逍遥自在一书生,这是这么帅!
陈洪绶 泛舟拨阮 局部
后人谈到陈洪绶的作品往往用“高古”二字概括,形容他的作品高雅古朴。他把晋人风采和写意笔法结合起来,赋予了山水画别样的面貌。
明代早期的浙派画家都很擅长画这种山水人物图,不过他们作品处处雕琢,只见华美细腻,了无自然生趣。
陈洪绶打破前人的条条框框,从元代名家处吸收养分,才有了这么精彩的作品。
陈洪绶 泛舟拨阮 局部
其实,抛开作品的收藏价值不谈,单论作品的意境,早已让人走进画中,感受先贤的淡泊气质。此时,无论是“陈洪绶款”还是陈洪绶真迹,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拓展阅读
因心造境,文人画的核心奥妙,陈继儒绘《云岩萧寺》宋人格调,元人意韵,朱端绘《烟江远眺》花鸟画中的“谐音梗”,吕纪绘《富贵珍禽》寻友不遇,兴致不减,程嘉燧绘《唐人诗意》他在看什么,项圣谟绘《远眺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