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ma and Creativity | 黑天鹅的艺术

伟大的交易者/投机者都具备强大的创造力。
他们通过构建、逐渐拼凑对世界金融秩序、经济周期的理解。
而他们同时亦明白,这诡异多变的世界为荒唐可笑的事件所驱动着。
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交易者能够认知这个世界,艺术家以及哲学家同样通过文字表达着他们对于人类以及世界本身的观点。
人性以及经济的冲突变成了人类市场中永恒的前奏。
而当这部音乐响起,仅仅只有最敏感的听众能够察觉到这美妙音乐中的不和谐(disorder)。
而在人类社会以及文明迈向最壮烈,冲突四起的高潮时,敏捷,穿行于数字以及噪音中的猎手早已静静等待,并且将他们最致命的观点,转变为潜在的交易头寸。
当然量化交易仅仅是实施我们自身交易观点甚至是对市场思考的一种手段以及结果。
即使是主观交易仍然有其优雅,充满着吸引力之处。
所有交易的本质离不开三个最基本的步骤:
1. 产生交易想法/观点:
依据基本面分析(大趋势)以及技术面分析(择时,入场位/出场位)(World View- Sector View- Industry View- Company View/Underlying View),并以此得到潜在具有足够盈利机会的交易。
2. 筛选交易想法:
依据全球金融市场的现状,并且通过分析现有市场的情绪,真正筛选出盈亏比高,足够applicable的交易,这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会有相当多可以交易,但是盈亏比不足,甚至是机会窗口不够的交易机会被淘汰,剩下真正值得执行的交易在适当的实际被执行/进场。
3. 构建交易策略/交易计划:
前二者建立在对市场大量的分析以及思考的框架上,而真正可执行的交易计划,如何进一步持续优化盈亏比,通过选择不同的金融工具以优化策略本身的效率(比如期权,ETF等)减少交易本身资金需求,并廉价的获得足够巨大的杠杆。在金融世界里,我们往往必须通过深入理解我们所交易的资产以求优化我们自身的交易的盈亏比,并且通过策略的设计减少其中蕴含的最大风险以及最大回撤。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何时结清头寸(closing position?)也就是什么时候(WHEN)将持有的仓位平仓。真正的猎手永远明白猎杀猎物,择时是最重要的因素。
最后一条和前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第三点需要的是真正的技艺。
我是否时刻为了潜在有限的风险,浪费了珍贵的购买力或是保证金?
我是否由于赌性,正在交易我所不熟悉甚至一无所知的品种?
我是否为了这看上去巨大的杠杆付出超额的代价?甚至是全军覆没?
….
不断的对自身的残缺发起挑战,不断在自身的亏损中质问着自己,我是谁?
个体和世界的关系本身是残缺,不完整的。
而在对世界的认知中,我们挑战的是我们自身的残缺以及短视。
我们恐惧着历史的推进以及世界的改变。
黑天鹅事件并不止一次驱动,并且改变着我们所认知的残缺世界。
人类甚至乃至生物本身的创造就是一种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倘若地球本身位置移动得靠近太阳多一点,那么我们已知的所有物种便不具备生存的基础。
智人甚至是生物的演变本身并非遵循线性化的特征。
世界的存在本身并非线性化的,然而讽刺地在于MMT等现代货币主义的调控工具将线性化的公式(Phillips Curve等)作为丈量金融乃至经济学世界以及妄图预测未来的方式。人类经济社会本身风险积累的非线性让我们看到了金融系统本身的脆弱(fragility).
那么如何定义脆弱性以及风险?
纳西姆·塔勒布认为,脆弱性源于非线性效应(Non-linear)。
非线性主要分为两种:凹性效应和凸性效应。
此外,还有混合情况,即兼具凹性效应和凸性效应(Convexity)。
凹性也被塔勒布称为“负凸性”。
曲线外凸看起来就像一张笑脸,而曲线内凹则看上去就像是噘嘴。凸性具有反脆弱性,而凹性则具有脆弱性,也就是负凸性效应。
正面不对称性会带来凸性效应,而负面不对称性则会带来凹性效应。当变量在两个方向产生同等幅度的偏差时,凸性效应带来的收益会大于损失,而凹性效应带来的收益则会小于损失。表现为线性的风险是凹性,也就是负凸性;表现为非线性的风险为正凸性。突发事件会对非线性产生不成比例的严重影响,事件越严重,两类风险所致影响的差别就越大。
对于脆弱的事物来说,冲击带来的伤害会随着冲击强度的增加而以更快的速度增长,直至达到某一水平。非线性是指反应无法直接估计的、不呈直线分布的效应。
比如,如果将药的剂量加倍,药效可能大大高于或低于两倍。让一个瓷杯从30厘米高的地方落到地板上的结果,比它从2.5厘米高的地方落下所造成的伤害的12倍还严重。这就是不对称性的表现。不对称性必然是非线性的,它带来的弊远于利:原因很简单,其强度增加带来的伤害远比强度等量减少带来的益处要大。
脆弱的事物往往当前是完好无缺的,但其受制于非线性影响,而且极端或罕见事件因为大力(或高速)所造成的冲击比微小(或低速)所造成的冲击要少见。普通事件比极端事件要常见得多。在金融市场,每天发生波幅为0.1%的波动数量至少是波幅超过10%的波动数量的1万倍。地球上每天大约发生8000次微震,这就是说,每年可能有300万次低于里氏2级的微震,它们是完全无害的。但强度等于或高于里氏6级的地震就会登上新闻版面。人类对许多小的偏差或者幅度非常小的震荡的累积效应免疫,这意味着与当前的冲击相比,这些温和的冲击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小(即非线性地小)。
这就是塔勒布之前说过的准则:
对于脆弱的物体而言,温和冲击的累积效应低于等量的单一严重冲击所造成的单一影响。这让我们看到其中的一条规律:
极端事件对脆弱性事物的伤害远高于一系列温和事件所造成的伤害——再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界定脆弱性事物了。反脆弱性也是根植于非线性与非线性效应的。对于反脆弱物体来说,在一定限度内,冲击越大,带来的益处越大;相应的,伤害也更小。一次举起100磅带来的好处要比分两次、每次举起50磅带来的好处更多,当然,也比一次举1磅、举上100次的益处多。
无论是凸性效应,还是凹性效应,都具有不对称性。如果从一个给定的变化中获得的利益大于弊,那么由此绘制的曲线就是凸性的,反之,就是凹性的。它显示了数学的神奇力量,使我们能以同样的方式处理创业精神的财务风险。如果在前面画上负号,那么凸性曲线就变成凹形曲线。
塔勒布曾在书中描述的一个叫托尼的人(按照我的话来说就是黑天鹅猎手。)
他从一项交易中获得的收益恰恰与银行或金融机构完全相反:
每当银行和金融机构受损,托尼就会赚得盆满钵满。
一天的交易结束时,利润和损失就像镜子内外的一对镜像,其一是在另一个前面加上负号。凸性效应喜欢波动性。如果你从波动中赚到的钱比你失去的要多,那么你就会喜欢更多的波动性。
很多交易员对价格的理解,仅仅限于量价之间的变化。
而对于资产波动性的内核以及期权的凹凸性一无所知。
因此当真正的金融问题崩盘之时,那些将黑天鹅事件视为必然的交易员将收获巨大的利润。
很遗憾的是,交易一直是科学以及艺术的结合体,而那些习惯性sell vol的交易员,最终将被系统本身的GAMMA所摧毁。
然而赌桌的另一侧,却是富有创造性的,视交易为艺术而并非仅仅为数量科学的黑天鹅猎手的凯歌。
作为交易员来说我需要一个有用的financial calender 帮我确定High Iv的事件并提前协助我自身部署相应的交易策略。
华尔街见闻赠送我的见闻历推荐给各位,个人认为做工还是比较细腻的,性价比也非常高,希望这个新年见面礼能够帮助老铁读者们获得新一年的交易上的成功!

最后给大家发个福利,D君这里可以低佣开A股,龙头券商,万1.2开户,期权手续费2元一张(含规费)。欢迎加微信:1185199221咨询,备注灰岩科技粉丝可享更低佣金优惠。
留意到一部分粉丝有港美股及海外投资的需求,跟大家推荐一家券商——雪盈证券,是雪球旗下港美股投资平台,底层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券商盈透证券。支持全球125个市场,31个国家,24种货币,佣金利率极低。
目前针新用户的福利丰厚,高级行情免费领,最高有1066港币现金奖励,通过链接注册的朋友,可享受专属商务经理,手把手协助开户、入金协助,疑问解答,及香港卡办理专属服务和通道!
有开设美股账户需求的,直接扫以下二维码并注明灰岩金融科技粉丝:
专属开户链接:
https://www.snowballsecurities.com/activity/open/open-v10?r=50001006033
境外卡办理链接:
https://www.snowballsecurities.com/activity/bank-card-booking?r=500010060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