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试”来临,特朗普还能如法炮制两年前的胜利吗?

【关于本次美国中期选举的详细报道分析,可参见《财经》封面报道《特朗普的期中考》】

随着选举进入倒计时,为了拉高本党支持者的投票率,特朗普白天要忙着在华盛顿处理公务,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搭着专机前往选情激烈的选区为共和党候选人助选。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王晓枫 黄承婧 | 文 郝洲 | 编辑
“所有我们已完成的事,明天将面临危机。”11月6日的“期中考试”前最后一刻,美国总统特朗普马不停蹄地跨越三个州,为共和党候选人助选,抓住最后机会拉出每一张可能的选票。“某种程度,我也在选票上。”他一度在助选演讲中表示。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在两次总统选举之间举行的改选部分席次的国会选举被称为“中期选举”。
定于11月6日举行的此次中期选举,美国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将进行改选,36个州的州长(外加3个属地的行政长官)和地区性选举也将一同举行。
中期选举的本质是地方选举,候选人发表的政见多是围绕与选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议题,他们在国会的投票记录和选民服务通常是选民投票的主要参考指标。美国选民普遍认同立法权应监督行政权,因此倾向在中期选举时将票投给在野党;但由于选举与总统大选时隔两年,美国社会将中期选举视为对总统头两年执政表现的公投,因为在野党主掌国会时,通常对执政党意图推行的法案进行更严格的把关。
自从美国南北战争以来,绝大多数总统都在中期选举时经历民意下滑,导致支持者投票率降低,从而使总统所在党派败选。过去100年间,只有罗斯福在1934年和小布什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时出现执政党赢得国会两院情况,这两次皆与战争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和“9·11”恐怖袭击。
自二战以来,总统所在政党平均要在众议院丢失26个席位,在参议院丢失3个或4个席位。更有甚者,奥巴马和克林顿分别在各自第一任期的中期选举时输掉63个和52个众议院席位。虽然这是二战后最严重的惨败,但也不妨碍他们在两年后的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相较于总统大选,民众对中期选举中参议员、众议员及州长竞选的投票热情不高,投票率往往在40%左右。历史上,1970年达47%的投票率、1966年的49%投票率都属高点。2014年的中期选举投票率仅为36.4%,为1942年以来的新低。(图/法新)

投票率将左右结果

今年投票率可能因为美国正经历的政治极化趋势而落在高点,甚至创下历史新高。
佛罗里达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麦克唐纳(Michael McDonal)预测,这次投票率可能达到45%-50%,他列举的原因包括:特别选举的创纪录投票率、初选投票和早期投票的高投票率以及选民们自述的对选举的高度兴趣等。
哈佛大学民意调查中心主任沃尔普(John Della Volpe )在选前接受数家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甚至指出,从选前提前投票的踊跃度和调查显示千禧世代的高度投票意愿看,这次投票率可能超过50%,创下历史记录;因为在过去104年里,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两次,分别是在1914年和1966年。
根据SurveyMonkey、theSkimm和Hive Poll三个机构10月初公布的联合调查结果,67%的选民指出,他们绝对会去投票,其中58%指出特朗普总统是促使他们一定会投票的动因。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显示,与往年不同,选民投票热情将在此次中期选举中达到近20年来最高,60%的选民表示将会用选票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或反对。
另一个民调NBC/Genforward显示,55%的千禧一代选民打算投票,如果这些选民确实付诸行动投下自己的选票,将大幅提高投票率;2014年选举时,30岁以下选民投票率只达13%、2010年则只有12%。而27%不打算投票的选民表示,他们对传统新闻媒体、网站新闻、候选人网站内容都不信任。
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民调专家和机构对选举中的变因更为谨慎,选民对民调和新闻报道也带着怀疑态度。根据美国公共意见研究中心在2016年选举后的研究显示,13%的摇摆州选民:威斯康星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最后一周决定投给特朗普,而大部分民调机构未察觉到这个现象的重要性。研究归结,避免类似结果的方法,只有持续进行民调到最后一刻。
回顾2016年民调误差,沃尔普则指出,当时各民调中超过45岁以上,倾向支持共和党的白人男性在民调中样本不足造成民调失准,因为这一群体最后普遍把票投给特朗普。不过,他强调民调取样已经做出调整。这次唯一不足是拉美裔选民样本的缺乏,因为这些拉丁裔选民日常使用西班牙语,而非英语,这导致民调人员与他们沟通困难;但是沃尔普认为,这些选民倾向支持民主党,所以民主党或不需太担心2016年选举结果和民调完全相反的结果重演。
因为2016年的教训,民调公布的数据更为仔细和谨慎,从实际调查人数、可能投票选民,到调查方法、使用模型和未决定选民都进一步透明化。
选举预测网站538创始人席尔沃(Nate Silver)强调,对民调专家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无法预期投票率,特别是中期选举有很多国会议员的选区多年缺乏竞争,其投票率更难预测。
华盛顿州大学政治学教授李道特(Travis Ridout)对《财经》记者指出,总统特朗普可能是促使两党支持者都投票的原因,从选民支持度上看来,他比众议院的一些资深议员还受欢迎,而他的选战语言也可能刺激愤怒的民主党选民的投票欲望。
随着选举进入倒计时,特朗普白天要忙着在华盛顿处理公务,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搭着专机前往选情激烈的选区为共和党候选人助选。选前两周,特朗普宣布将再参加10场助选活动,使其总助选场次超过30场,成为近年来助选最积极的总统。相比之下,2002年小布什参加了28场助选活动,2010年奥巴马参加了24场助选活动。
佐治亚大学众议院研究专家拉萨鲁斯(Jeffrey Lazarus)对《财经》记者指出,如果投票率在高点,那意味着选民对政治参与的兴趣高过平常;民主党可能会成为受益者,因为民调目前显示民主党支持者比共和党支持者更热情。但如果共和党支持者投票不踊跃,投票率可能不会超过45%。

决战众议院

由于共和党目前控制参议院51个席次,其中42个席次不在此次选举范围,民主党拿下参议院的多数困难重重,全面改选的众议院因而成为这次选举的对决主战场。特朗普自10月中旬开始将焦点放在众议院保卫战,民主党若在目前基础上,再多拿下23席就能拿下众议院。
435席当前的分布状态是共和党237席、民主党193席和5席空缺(3席共和党,2席民主党),民主党若逆转23席就能拿回众议院;独立政治媒体《库克政治报告》预测,民主党可能拿下20席-40席之间。
根据选举网站Ballotpedia选前两周的分析,全美国有80个选区为激烈选区。这些激烈选区主要分布在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弗吉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纽约州、新泽西州、伊利诺伊州、佛罗里达州等传统摇摆州,但数个红色州选区,包括艾奥瓦州、肯塔基州、明尼苏达州、亚利桑那州、阿拉斯加州、佐治亚州、得克萨斯州等也可能面临被民主党拿下的危险。
加利福尼亚州的七个选区可能成为民主党取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滩头堡。加州橘郡周围的五个选区,历史上一直是共和党的忠实选区,但随着这些区域居民背景出现变化,选区对政党也形成不同偏好。目前该区34%的居民为拉丁裔、21%为亚裔,登记选民的政党属性上35%是共和党,34%为民主党,27%为独立选民。这一比例符合竞争激烈选区条件。
另一个深受关注的是深红堪萨斯州,该州自1964年就没有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获过利,自1932年以来就没有选出过民主党参议员,众议员席次上自2009年以来也一直由共和党把持。
堪萨斯州沃什伯恩大学政治学教授比蒂(Bob Beatty)对《财经》记者解释,共和党目前掌控白宫,堪萨斯州选民在此情况下,更可能投给民主党,而选举结果将取决于实际参与投票的选民是谁。在第三选区,反特朗普情绪高涨,特别是女性选民;2016年希拉里在此选区拿下比特朗普多1%的选票,特朗普至堪萨斯州助选时有意避开了此选区。因此,最后关键选民将是厌恶特朗普的女性选民的投票率,包括两党和独立选民,如果这群人投票踊跃,第三选区将被民主党拿下,第二选区也岌岌可危。“共和党正用尽一切方法保住第三区。”
选战史上,经济情况在选战中成为首要因素,接着则是总统支持率,选民通常会把经济情况和总统执政挂钩。目前经济情况良好,但是总统受欢迎的程度不算高。10月中,一份民调显示42%选民认可他的执政。拉萨鲁斯指出,历史上,在类似经济情况下,总统的支持率应该高过60%,“这次选举将可能是特例,特朗普的不受欢迎程度抵消了选民对强势经济的肯定”。
特朗普在2016年以非传统选战打法,在一路不被看好情况下赢得总统宝座,在这次选举中,他仍以同样风格为共和党助选,加上中期选举本身的地方政治变数,两党输赢仍难以预料。选前两周,特朗普开始炒作“大篷车”非法移民问题,被认为可能成功调动共和党选民的投票意愿。
席尔沃指出,特朗普个人制造的新闻周期,为选举结果预测带来挑战。他于2016年估算特朗普当选几率为25%,其中主要误差来自对摇摆州和选举人票影响的低估。对这次中期选举,他谨慎地指出,中期选举的竞争在每个选区间各有不同,因此尽管网站预测民主党有85%的机会拿下众议院,但决定结果取决于各选区的选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预测的数字是20席到50席-60席不等,结果将取决于投票率。”
“我也不排除十月意外的出现。” 席尔沃说。十月意外意指投票前,足以左右选举结果的新闻事件。

蓝色浪潮的可能性多大

选战进入最后阶段,民主党是否能大幅拿下席次,创造“蓝色浪潮”,选前各方争论不下。
根据11月4日《华尔街日报》和电视台NBC的联合民调,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度分别为50%和43%,共和党落后7个百分点,但是落后差距比上次民调缩小了2个百分点。参与民调的共和党民调专家Bill McInturff 和民主党专家Peter Hart 指出,特朗普在选前操作移民问题,鼓动原本可能不想投票的共和党支持者。选前最后一刻,两党“基本盘各自回笼”,特朗普某种程度上阻挡了民主党选前两周的优势,民主党在独立选民当中的支持度领先优势从10月份的14%降到选前的9%。
特朗普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选战专家康薇就指出,蓝色浪潮并不存在,那些大力吹捧蓝色浪潮现象的人和2016年鼓吹希拉里会当选的专家是同一群人。
各选举调查和研究机构对“蓝色浪潮”有不同定义。选举网站Ballotpedia从选战史定义,将其定义为民主党多拿下48个席次。其他对蓝色浪潮的定义,还包括民主党取得比共和党超出30席或更多的席次。
华盛顿政治研究智库Niskanen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卡巴瑟维斯(Geoffrey Kabaservic)对《财经》记者指出,蓝色浪潮定义若是指民主党支持者投票率在全国选区比上次选举高50%,那么蓝色浪潮是不存在的;但若是指民主党会大幅增加席次,那确实有可能。
比蒂认为,广义蓝色浪潮在全国范围可能小规模发生,也可能成为主流,例如堪萨斯州内1个-2个众议院席次被民主党拿下,可能也会被某些人称做蓝色浪潮。但决定结果的仍是特定族群选民的投票率。
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郊区选民将是决定民主党最后赢得席次的关键族群。卡巴瑟维斯解释,这群选民中,不少是传统共和党支持者,但近来的一连串新闻事件,包括大法官卡瓦诺的任命,让不少女性选民对支持共和党望而却步,这些选民最后可能会选择不投票或投给民主党,而民主党新拿下的席次将主要是得益于这群选民的支持。因为,拉丁裔投票率和黑人投票率将不会太高,而郊区选民投票将会相对高。
从投票行为看来,佐治亚大学的拉萨鲁斯强调,美国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极化政治,选民在意识形态和支持政党上极度分化,传统上跨党派投票的紫色选民不存在,独立选民几乎已经消失。“能否赢得选举取决于辨识出对候选人政党忠诚的选民,接着确认这些选民的投票率能越高越好。”
因此,部分专家认为共和党候选人将与全国政治环境区隔,仍有胜选空间。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学政治学教授布尔登(Barry Burden)对《财经》记者强调,选民对总统表现的评价仍然是所有中期选举中最重要的原因,目前看起来共和党支持者中,不认可特朗普表现的比例可能高过认可他表现的。因此共和党候选人需要与特朗普拉开距离,大部分争取连任的共和党候选人,应能顺利依赖他们过去的表现和长期培养的忠实选民,但是那些首次参选的候选人就缺乏这种优势,总体而言,共和党候选人想摆脱选民偏好在野党的规律就需要和党之间做出区隔。
依目前政治版图,共和党在选后很可能持续掌控参议院,民主党若拿下众议院,将导致“华盛顿无法运转的状态将再持续两年”,布尔登指出,“但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次选举为2020选举铺出另一条路,选出真正高效的政府。”
精彩推荐

大家都在看:


科创板、注册制捆绑落地上海,资本市场配套制度待创新
生育之累:到底是什么限制了中国人的生育力?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肇事者死亡无法追责,遇难者家属如何索赔
格力美的,谁代表中国制造的未来 |《财经》特别报道
A股图存:艰难跳升150点,组合拳下市场拉锯,有待治本之策
责编 |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