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出口前景不悲观?

文 丨 王静文
在经历了3月份的大幅反弹之后,4月出口增速明显回落。按美元计4月出口同比下降2.7%,大幅弱于前值和市场预期。尽管有开工期错位因素,但外需走弱也是不争事实。4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指数继续下滑至50.3%,已跌至2016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再加上近期国际环境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市场对于未来中国出口持悲观态度,但这种看法或许低估了中国出口的韧性。
在去年二季度以来“抢出口”因素的推动下,全年出口同比增长9.9%,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去年基数偏高,今年出口肯定会下一个台阶,但仍有一系列积极因素,包括出口市场的多元化发展、企业主体的适应能力、政策体系的妥善应对以及汇率的自动稳定器角色等,会对出口产生托底作用。
首先,“一带一路”沿线将会成为出口的重要目的地。近几年来,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出口始终快于整体增速。2018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出口7047.3亿美元,同比增长10.9%,高于整体增速1.0个百分点,占比则已提升至28.3%。从作为外贸晴雨表的广交会情况来看,今年春交会整体成交额虽然同比下降1.1%,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出口成交同比增长9.9%,占总成交额的35.8%,这预示着未来仍有增长空间。
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推动出口市场多元化”和“推动共建‘一带一路’”作为应对外贸环境变化的重要抓手。随着4月下旬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的成功召开,沿线国家和地区已就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达成了广泛共识,特别是意大利作为老牌发达国家的加入,将为“一带一路”建设注入新活力。在逆全球化思潮渐起、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一带一路”沿线有望成为我国出口的新增长点。
其次,中国企业对竞争的适应能力不容忽视。改革开放40年,中国制造业实现了由小到大的跨越式发展,建立了全球最完备的产业体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已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和出口国,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也经历了从价格优势到规模优势,再到创新型制造优势的演变过程。近几年来,尽管人工成本、土地成本和环境成本都有所上升,但我国产业配套体系日益完善,快速商业化能力不断增强,创新能力持续提升。这些决定了中国制造在短期内很难被其他国家所替代,仍然具备相对高的议价能力。
除了通过创新升级保持竞争力之外,也有一些企业在积极寻求以第三国作为“通道”的迂回出口方式,部分企业也加快了对东南亚等低劳动力成本国家转移生产线的步伐。以越南为例,今年一季度,越南吸引外资总额达108亿美元,同比增长86.2%,其中来自中国的资本占了一半。这些适应性调整举措也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企业面临的外部不利冲击。
第三,政策体系正积极致力于降成本。去年以来,我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减税降费、优化口岸营商环境的政策措施,贸易便利化水平显著提升。2018年,世界银行将我国营商环境排名一次性上调了32位,其中跨境贸易排名由97位跃升至65位,也提升了32位。
今年以来,政府继续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在去年约1.3万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减税降费规模将扩大至近2万亿元。5月10日,总理主持召开企业减税降费专题座谈会,强调“不仅要确保明显降低制造业税负,而且要高度关注带动就业较多的建筑业等行业税负情况、确保有所降低”,这些举措将有助于降低出口企业成本,增强出口产品竞争力。
最后,汇率可以起到自动稳定器作用。去年我国出口实现快速增长,除了“抢出口”因素之外,汇率走弱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中美利差持续收窄,去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6.5120贬至6.8658,全年贬值幅度接近5.2%,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产品出口。
在美联储暂停加息和中国经济初步企稳之后,今年前两个月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一波拉升,但3月份以来升值势头放缓,开始围绕6.72上下作箱体震荡。随着近期国际不确定因素增加,避险情绪升温,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抬头。目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已明显提升,对市场反应愈发灵敏,一旦汇率走弱,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将会自动发挥,进而对出口产生支撑。
不过,正如总书记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主旨发言所强调的,“中国不搞以邻为壑的汇率贬值,将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就决定了人民币不会出现持续的单边贬值。
除了以上因素之外还要看到,全球经济正在积蓄触底反弹力量。今年一季度,包括美国、欧元区、英国、中国在内主要经济体的GDP增速均超出市场预期,这些硬指标显示全球经济失速的可能并不大。OECD综合领先指标3月份已跌至99.1%,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反弹随时有可能展开。IMF在4月份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将2019年全球增速预期再度下调0.2个百分点至3.3%,但并未下调2020年全球增速预期,预计明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反弹至3.6%。随着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以及逆周期调节措施的发力,全球经济有望在下半年逐渐企稳,这对中国出口也将构成利好。
总的来看,由于基数因素和国际环境变化,今年出口增长很难维持近两位数的增长水平,但从宏观政策到微观企业,从出口结构到汇率波动,都会产生一定的支撑作用,出口韧性仍在,对此不宜过度悲观。当然,在面对外部形势变化时,治本之策还是以我为主,通过产业升级、技术创新来筑好护城河,提升核心竞争力。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4月的政治局会议均反复强调“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原因即在于此。(发表于《上海证券报》5月16日评论版,
标题为《把中国经济更多潜在韧性变成现实优势》)


相关文章:

  1. 极限施压之下,中国出口如何突围?
  2. 时评 丨 企业需沉着应对贸易摩擦风险
  3. 时评 丨 大规模减税降费将有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4. 时评 丨 稳经济须切实降成本
  5. 时评 丨 从总理座谈会看今年的政策导向
  6.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哪些亮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