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选举为何脱离民主轨道

国民党如果想要在这场选举中重新掌握优势,必须在涉及民主社会的核心价值时,秉持“不怕得罪中共”的理念,让台湾人民确信:即使国民党重返执政,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绝对不会改变
去年“九合一”大选,民进党惨败。我当时分析台湾政治局势时强调,如果没有意外,民进党将失去政权,而惟一可能的意外,就是中共领导人的智慧。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是,“意外”反而主导了今年台湾的选举;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国民党如果要赢回政权,只剩一张牌:中共牌。
自从郭台铭9月16日宣布退选之后,蔡英文和韩国瑜对决的态势大致底定,但是韩国瑜并没有因为蓝营定于一尊而声势上涨,反而和蔡英文的差距似乎逐渐扩大。根据《品观点民调中心》9月26日公布的民调,蔡英文的支持度40.3%,韩国瑜25.9%;TVBS在10月1日的民调结果是:蔡英文50%,韩国瑜38%;绿党10月9日公布的民调,蔡英文50.7%,韩国瑜31.0%;《苹果日报民调中心》10月13日公布的结果是:蔡英文41.1%,韩国瑜27.7%。只有高度挺韩的《旺旺中时》10月10日公布的民调中,蔡英文和韩国瑜的差距在10个百分点内:蔡英文35.1%、韩国瑜27.9%,这是蔡、韩对决以来,民调差距最小的一次,但也在误差范围之外。如果按照现在的民意发展趋势,蔡英文连任似乎已成定局,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机会显得渺茫。
■ 如果按照现在的民意发展趋势,蔡英文连任似乎已成定局。
有人可能认为,韩国瑜去年在竞选高雄市长时,民调一直处于落后局面,但最后逆转胜,所以不能以目前的民调下定论。可是这样的说法并不具有说服力,因为选举是一种“民气”,韩国瑜在去年高雄市长选举中,虽然民调多数时间处于落后局面,但却是一种上扬的趋势;相反的,在这次选举中,他的民调却是从大幅领先到巨大落后,趋势是下滑的。以长期进行民意调查、机构效应较不明显的TVBS民调结果为例,今年4月25日,韩国瑜支持度51%,领先蔡英文的33%;5月8日韩国瑜50%对蔡英文的38%,7月5日韩国瑜42%,蔡英文只有25%;但是7月17日的民调却显示,蔡英文的支持度已经追上韩国瑜:韩国瑜48%,蔡英文44%。从这家公司民调的发展趋势可以发现,韩国瑜在去年所累积的高人气,正在溃散之中,而这种民气涣散、支持度下滑的趋势似乎看不到止跌的契机。
《ETtoday新闻云》10月2日公布了一项另类的民意调查,调查台湾最令人讨厌的政治人物,结果韩国瑜高居榜首,46.6%的受访民众讨厌韩国瑜,远高于讨厌蔡英文的21.8%。这项民调数据似乎也可以左证“韩国瑜不再是去年的韩国瑜”,也印证了民主政治的“民意如流水”。前民进党“立委”、知名政论家沈富雄在政论节目《少康战情室》中表示,人家问他韩国瑜究竟哪个地方做错了,为何民调一直掉?他认为,其实韩国瑜一直都没变,“韩国瑜还是韩国瑜”,只是大家对他的观感不一样了。如果这样的说法是可信的,国民党把重返执政的希望放在韩国瑜身上,似乎无望。所以,剩下的希望只能是向外寻找其它致胜的秘诀,我可以想到的是“中共牌”。
民进党政府在最近两个月经历过“总统”专机走私香烟案、“英派”要角“立委”陈明文在高铁“忘了”带走永远不敢讲真话的300万元现金案、一周之内失去两个“邦交国”,这些事件如果发生在正常的选举时刻,每一件对蔡英文的选情都是致命的,但是密集发生这么多对执政者选举扣分的事件,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却不降反升,为什么?这期间香港“反送中”运动绝对是关键。蔡英文充分利用“反送中”,强力散播“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口号,催化台湾人民对中共的敌对意识;并且将国民党打为“亲中”,创造“如果韩国瑜当选,中华民国就会灭亡”的“亡国感”。
显然蔡英文逆转民调劣势靠的是“中共牌”,不论“韩国瑜还是韩国瑜”,或者“今年的韩国瑜不再是去年的韩国瑜”,在只剩下不到三个月时间,冀望韩国瑜把讨厌他的四成选民变成喜欢,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也许国民党可以扭转局势的策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打“中共牌”。
事实上香港“反送中”运动会让国民党大量失分,主要原因就是国民党高层或韩国瑜本人对这个事件的表态有些暧昧,也许怕得罪中共,所以说词过于温和,甚至有点不痛不痒。韩国瑜在6月9日被记者问到这个事件时,第一时间的回答竟然是:“我不知道啊,我不晓得。”令人惊讶。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在9月4日的中常会中表示,希望香港当局以理性沟通代替暴力,加强港府与民众对话,并盼望港府尽速建立与抗争者的沟通管道,找出对话的破口,恢复香港的安定。相对于蔡英文直接对中共呛声,韩国瑜的说法是逃避问题,而吴敦义主席的说法则显得软弱无力。对于为数不少关心香港“反送中”事件的台湾人民(尤其相当多数是年轻人)而言,他们最想听到的是:“国民党到底支持还是反对这项运动?”不敢对支持或反对这个事件明确表态,很容易在人民心中留下一个“国民党害怕中共”的印象,这个印象和“软弱”“无能”“缺乏魄力”“没有胆识”等概念连结,而这些概念就是执政的大忌,所以韩国瑜的民调一泻千里。
国民党如果要让选民关注的焦点重新回到蔡英文的执政成绩上,必须先处理好“中共牌”,不能再让蔡英文利用这张牌掩盖所有的施政弊端。如何做?基于孙中山创立“中华民国”的核心理念,国民党必须坚持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体制,坚定表达支持香港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因为一个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正是国民党自创党以来,多少热血青年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前仆后继所追求的价值。但是以香港现有的体制、以及港民长期享有相当大自由权的情况下,国民党也要大声疾呼:“在一个理性沟通可以发挥效果的社会,反对任何人以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
换句话说,国民党如果想要在这场选举中重新掌握优势,必须在涉及民主社会的核心价值时,秉持“不怕得罪中共”的理念,让台湾人民确信:即使国民党重返执政,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绝对不会改变。一旦台湾人民相信“中华民国”不会因为这次选举而消失,蔡英文的执政不力,就会成为人民投票的最主要依据。国民党只要唤醒人民:“蔡英文执政三年多,‘邦交国’少了七个,再让她执政四年,台湾在国际上将更寸步难行,经济上孤立无援,‘孤岛’可能是最后的命运。”
事实上这也是提醒人民,手中的选票要投向何方,应该回到民主政治的常轨:“做的好,继续做;做不好,换人做。”而以现阶段的选举情势,只有回到“检验蔡英文的执政成绩”的民主常轨,国民党才有希望。但是要让选民的激情回到理性,国民党必须先审慎思考:如何打好“中共牌”。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财经杂志(ID:dfcj-bj)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