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噢,不!杀与肏之歌!

Sing a song of ice and fire
唱一首冰与火之歌
To fell The Winds of Winter
In A Storm of Swords
在冰雨的风暴中感受那凛冬的寒风
Play A Game of Thrones in A Clash of Kings
列王的纷争中操弄那权力的游戏
A Dance with Dragons and A Feast for Crows
魔龙的狂舞与群鸦的盛宴
A Dream of Spring
一场春梦过后
a song of kill and fuck
是那杀与肏之歌

《冰与火之歌》别名《杀与肏之歌》,里面不管是王公贵族、平民百姓都逃脱不了被杀,被肏的悲惨命运。
又名《倒霉者之歌》,凡人皆有一死,可惜好人总是受尽折磨,比坏人先死,让人憋屈无比。
再名《偏见者之歌》,偏见无所不在,如同这个现实的世界。
马丁向我们展示了战争的残酷、正义的虚无、偏见的无处不在。
这套书和剧为什么这么火?因为他就是我们真实世界的放大写照:这个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为之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话。

这是一首残酷之歌,如果小说也像电影一样分级的话,他无疑属于NG17(17岁以下禁止观看),原因并不是有性描写,而是有着太多的悲剧。
  
  看看作者都干了什么:他逐个谋杀了我最喜欢的角色,并且让他们死得毫无尊严;他让活着的人残废,毁容,瞎眼,疯狂;他让复仇变得变成毫无意义的杀戮,让仇恨无法得到救赎。

 然而这却是一部真正的史诗,血与火的史诗,即使被命运摧毁到丧失一切,依然有信念却从未放弃。这里没有绝对的主角,只有一幅苦大仇深的群像,一遍一遍地复仇,前仆后继,再仆。

 独特的第一视角的写作方式,开辟了一种新的写作方法,可谓前无来者,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却未必可能接受,特别是“主角”突然被谋杀的时候,很多人根本无法接受,在他们的期待中,主角应该百毒不侵,水火不伤,再不济也应该在能够否极泰来,扬眉吐气,就算死,也应该惊天地泣鬼神。但这些其实只是发梦而已,人人都知道现实是多么残酷,就像你再不喜欢老板每天也得去上班,不喜欢这门课却不得不参加考试一样。如果可以,每个人都喜欢和武侠小说的大侠掉换身份,试试天下第一,要啥有啥的 感觉。因此喜欢做白日梦的读者先被过滤掉一批。

5部书看下来,基本上别想找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感觉,大多数时候,我只能想,怎么会这么倒霉。如果称这本书为倒霉之歌,其实也是蛮相称的,因为基本上所有的人,包括好人,坏人,不好不坏的,又好又坏的,都很倒霉。前一分钟还在婚礼筵席上位列上宾,后一分钟已经脑袋搬家。善良守序的读者也许会受不了打击而放弃。
  

 书中也充斥着大量阴谋,比起血肉纷飞,这里更讲究杀人不见血和借刀杀人。所谓老不读三国,是说三国的计策太多,可三 国的各种计策比起冰与火之歌来说,就是小儿科。这里的阴谋简直是连环计,计中有计,一计刚出又伏一计。阴谋的真相,更是半遮半掩,抛出烟雾弹无数,简直是猜谜大赛,所以不喜欢猜谜或者智商太低的读者又被过滤掉一批。

 由于作者的手段毒辣,造成角色的死亡率狂高,但是角色的描绘却异常鲜活,有些出场不到几行的角色才是栩栩如生。不像古龙的小说,角色众多,出场就完蛋,到头来连名字都没人记住。冰与火之歌的角色之所以能够给人印象深刻,在于他们都在某一方面异常偏执,很容易让人把牙齿 恨得痒痒的,就连某些让读者寄予厚望的角色,有时也是榆木脑袋不开窍;然而仔细一思考,才发现真是这样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在这本书里面可谓淋漓尽致。红花还需绿叶衬,这个故事里面没有红花,人人都是绿叶,却绿得让人心碎。国外小说有个问题是人名不好记忆,可是在这部小说里面不成问题,因为你不用记,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和性格特点直接把各自区分了开来。看起来,让人记住角色的办法,就是“怎么会有这种人”。

正是因为种种的过滤条件,导致了这部书的曲高和寡,死 忠固然是逢人就推荐,推荐的结果却容易走极端,受众要么成为Fans,要么“这什么玩意”弃之如鄙履。即使同为冰火的Fans,甚至也很容易起争执,为了某个角色的好恶,Fans甚至互相攻击,生活经验的差异、性格立场的不同以及情商的高低很容易导致了对角色理解不同。

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数十年来最好的奇幻小说,而是数十年来最好的史诗。只不过,门槛有点高。

信仰缺席的年代
在《冰与火之歌》里,维斯特洛人也有七神宗教。但是人们对它好像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书里几乎没有哪个人物是虔诚的。这要归因于作者本人。马丁自称多少是不可知论者,对上帝的存在颇为怀疑。他曾质问说:如果真有上帝,为何世界还如此痛苦?这个古老的问题无人能回答。可是,维斯特洛被马丁的质问抽空了信仰,却没有其他的精神资源去填补这个虚空。它显得比真正的中世纪欧洲更残酷,更像一片道德上的荒原。我和马丁一样,也是不可知论者,感同身受。

全书中最接近信仰的一段话,就是著名的守夜人誓言:“长夜将至, 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这样的忠诚感、荣誉感虽难能可贵,却不足填补信仰的虚空,不足以支撑起一个没有准则的苦难世界。马丁无疑知道这一点。也正因如此,他书中几乎所有人物都像福克纳所说的那样:“他们在苦熬。”

Night gathers, and now my watch begins.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
It shall not end until my death.
至死方休
I shall take no wife, hold no lands, father no children.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I shall wear no crowns and win no glory.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I shall live and die at my post.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
I am the sword in the darkness.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
I am the watcher on the walls.
长城上的守卫
I am the fire that burns against the cold,
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
the light that brings the dawn,
破晓时分的光线
the horn that wakes the sleepers,
唤醒眠者的号角
the shield that guards the realms of men.
守护王国的坚盾
I pledge my life and honor to the Night’s Watch,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
for this night and all the nights to come.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作者马丁逐个杀死了我们最喜爱的角色。

希望你和我一样喜欢冰与火之歌这套书,权力的游戏这部美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