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双神记 第一章 死命

寰宇双神记
无名泽作品
简介
一个少年被死神阿努比斯附体……
另一个少女则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一起演绎了一场纵横寰宇,与宇宙相始终的遨游记!
情节概括:一个在这个世界受苦受害的少年,被死神阿努比斯和与死神一直缠斗的女神观音菩萨附体了。在死神的帮助下少年弄死了迫害自己的几个人,在这个世界待不下去了。观音就把他传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里去。平行宇宙通过量子镜之类的东西可以互相穿越。穿越到平行世界后,少年继续跟死神用同一身体,观音附体到另一个女孩身上去了。随后就是星际战争不断升级,体验宇宙,最后实现纯能量体的存在,也就是升天……
原简介:一个原本生活中充满苦难的孩子,正痛不欲生的呼唤死亡时,竟然被死神附体,从此具有了奇异的能力…… 在死神多次相助下,虽然得以报仇雪耻,却也已经不能容于当世,不得不来到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他将会有什么样的奇遇呢?……
第一章 死命
“你是不得死命憋得!”老爸气得面色如猪肝,狠狠地对我骂道。
我一如既往的战战兢兢,嘴里不清不楚的嗫嚅着:“我吃不吃饭,关……关你什么事……”
“你嘴里瞎叽咕的什么?跟蚊子哼哼似的。”他翻了我一眼,眼睛里喷着火般。
“没,……没说什么……”
“你瞧你那点出息!话也不敢大声说,跟个哑巴似的。不对,你连哑巴都不如,你就是一个死人!连饭也不好好吃,你不是死人是什么?”老爸不住嘴的辱骂着我,专门找些伤人自尊的字眼,譬如那“不得死命憋得”一句,就属于他独创的骂人话,意思就是“找死又死不了急得慌”,却比这么说严厉十倍而又简洁明了。
常被他如此辱骂,我早已习惯了。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老爸自年轻时便落下了这么个脾气暴躁的毛病,过不上几天安生日子,就必然会火气暴增,不发泄出来,貌似要把他憋坏似的,于是就到处挑身边人的不是,然后斤斤计较的责怪不已,不到辱骂够了,决不会善罢甘休。
以前母亲还在的时候,总是忍受不住这骂人的唠叨,每次都跟他顶嘴,结果每次二人都打做一团。街坊四邻也都习惯了他二人这架势,日子久了,也就没人来劝架了。终于有一次,母亲又一次挨了打,拎了个麻布袋子,袋里装上几块馍,几件衣服,怀里揣上几十块钱,出去要饭去了。
那时候我刚满13岁,晚上放学回家,半路遇见姐姐骑着车子慌慌的向西走,看见我连忙下来,我问干什么,她带着哭腔说到:“咱妈叫咱爸打走了!”我不假思索:“跑得好!谁也受不了天天那样对待。”“你傻啊?真是二百五,咱娘走了,咱们几个怎么办?不得天天爱咱爸骂?”
“是哦!”我回过味来,没敢多想此后所可能面临的暴风骤雨般的生活,忙问姐姐:“咱娘上哪边去了,赶紧去找找吧!”
“听说向西走了!上来,我带着你一起去找她吧。”说着姐姐已经骑上了车子,我连忙坐上。
心内焦急如焚,就感觉时间过得好慢,终于到了长春街头,已经是天色昏沉。长春是附近最大的集市,也是我们就读的学校所在地,主街区是一条南北向的柏油马路,自行车上了柏油路,转而向北。
“你说咱妈会不会搭车走啊?那样的话咱们上哪找去?”看到街上不时过往的车辆,我把担心的向姐姐说了出来。
“那谁能保证啊!我也担心这个啊。出来时我还听咱爸说她拿了不少钱呢!”姐姐叹息着,可能是有些泄气,脚下的车子慢了许多,也许是累了。
这时离开长春街头已经又过了三五里地了,天色还剩下最后一点亮光,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我们不得不放弃搜寻,掉头往回赶。
我仍然紧张的扫视着四周,真得太想看一眼妈妈了,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果妈妈不见了,还不如死掉的好。”
忽然看见一个池塘边上,一个白色身影蹲在那里,好像在哭泣的样子。
“这么晚了,还有谁蹲在那里干什么?肯定是妈妈!”我寻思着,赶紧叫姐姐停车。
姐姐回头看了一眼那白影,却冷不防打了个冷战,声音颤颤的道:“别是鬼吧……那么大的塘边,水肯定很深,说不定是淹死鬼在那儿哭,你要去你去,我可不敢……”
受光荣伟大的正统教育的影响,我不信鬼神,因而下了车子,瑟瑟索索的走向那白影,并怯怯的试探着问:“娘?是不是俺娘?”
那白色身影闻声动了动,却不答话,而后在我即将靠近的当儿,却迅速跑开了。
我唬了一跳,却也更加确定那就是老妈,忙叫姐姐过来追,姐姐却不敢动,我一个人生怕追母亲不上,回头又找不到姐姐,在这人生地疏的地方迷了路,只好依依不舍的走向姐姐。
“我敢肯定那是咱娘,不然为什么听到我的叫声会跑开?”
“是就是吧。”姐姐叹息了一声,“都这样了她还不想见我们,看来是真的不愿意再忍受这种难熬的生活了。这都是命里注定吧,不能强求了……”我们只好就此远路赶回。
老妈走后的第二天,姐姐也不再去上学了,不管老爸怎么责骂,她都一副抱定了主意的样子,“不得死命憋得”这句著名的骂人话,就在这时被老爸创造了出来,并且效果奇好。姐姐狠狠地说:“上学!上学!上学有什么用?你也不是想让我去上学,你就是心痛我那交过的学费,你不甘心我就这样不去浪费了那些钱。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出去给你挣去就是了!”
刚一见姐姐顶嘴,老爸怒不可遏,那扭曲的面孔远比今晚的猪肝色还黑几分,后来听到那后面针针见血的话,无一句不刺入自己心坎,他差点没被气死过去,再后来又听说姐姐要出去挣钱,居然也就不发火了。虽然气也没完全消,却还是虚伪的说:“敏儿长大了,知道为大人分忧了。出门去也好,我也不指望你能挣到钱,只要能在外面学点技能,能养活自己我也就知足了。”说着竟拿出了给姐姐出门的路费,——相当于一学期的学费,想当初为了这样数目的学费,姐姐不知怎么样跟老爸软磨硬泡才到的手,如今见是如此,心里算是凉到了底儿。第二日天没明,姐姐便去山东了。
此后我便成了家里第一号的受气包。老爸的脾气一点儿不见好转,动辄乱发火骂人,今晚便是如此,姐姐走后,饭只能由他来做,他又不大会,经常没什么菜,而且很难吃,今晚我实在没什么胃口,就什么都没吃,老爸一见便火冒三丈,开初还只是说“你年纪轻轻正长身子不吃不喝怎么行”,后来见我不听,就开始了他的骂词,便是开始那一幕。
我心里早已麻木,耳朵生了老茧,根本闻若未闻。独自抱了被子床单在院子里铺了个床铺睡下。闭上眼睛,脑子里却七搅八缠的恍若乱麻,回忆着今日一天所受种种,不免垂下泪来。
想想晚上被老爸如此辱骂,本是司空见惯没当一回事儿的,真正让我无法承受的,是在学校所受的种种屈辱,这也是今晚我没有胃口吃饭的主要原因。
我本来是以长春中学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去的,在班内自然而然也被指定成班长。开始的时候,班内纪律松弛,我作为班长,不能袖手旁观,孩子们忌惮我成绩好,以为我有老师们在背后撑腰,也不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但是现在情形却从根本上改变了。
前不久,校长不知哪根筋出了毛病,要每人加收30块钱建校费,这校长花钱大手大脚,爱好奢侈和虚华,我们都怀疑他是要钱厚葬他刚刚死去的父亲,所以大伙联合起来抗缴,我们还给市委书记写举报信,说我们校长贪污。
至于上课,我们跟校长打游击,他带着几个主任来点名要钱了,我们就老老实实的出去,他们走了,我们就回教室上课,任课老师对此也张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予理会。结果校长杀鸡儆猴,直接拿我开刀。那一次,把所有欠费者集中起来,把我从学生中一把拎出来,并当众给了我一个耳光,骂道:“就你会逞能!敢带头抗缴!还敢写举报信告我!你是活腻了你。真是幼稚,以为一封信就能整垮我?没门!你这学真是白上了!连官官相护这最起码的道理都不明白!举报我,呸,幼稚!”
他一边说骂,一边把那信狠狠地甩在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的抬手接了,那信已经拆开,揉皱了许多,“阜阳市”那鲜红的邮戳盖着,这信居然在阜阳打了一头,又回到校长手里!?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了。
然而学校毕竟是学校,虽然校长当时当众宣布开除我,事后却还是主动带着副校长找到我家来,找我回去继续上学。因为我成绩太好,他们不想就此事去这么个提高升学率的机会。
老爸受宠若惊,忙不迭的赔礼道歉,说不该拖欠学校收费什么的,并立时命令我回校学习去。
我只得行尸走肉般的回了学校,班主任看得起我,仍然让我当班长,然而纪律却再也无法管了,学生们一个个生龙活虎,越是在我面前,越是调皮捣蛋起来。情形很明显:因为我被校长当中ling辱,他们不再忌惮我身后的老师们,所以对我也分外瞧不起起来。
其中有一对叫李渊、刘备的,出生在集市上,家里阔气,分外目中无人。
这日我如同往常那样去教室后面发放数学作业本,李渊故意在我身上狠狠撞了一下,我虽然看上去象半个死人,却至少还活得有一口气在,不愿受此窝囊气,便骂道:“不长眼吗?撞什么撞?”
那李渊见挨了骂,却看上去分外高兴,乐呵呵的凑上来,抱拳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下。我头一下子懵了,转身想撤,背后却被刘备拦住,二人都吃的肥壮一身横肉,且个子都比我高一头,我只有抱头挨揍的份儿。
不知挨了几下,只听耳边骂声、笑声交杂,一团乌黑人影,只到班主任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周围才安静下来,狗日的李渊刘备又都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装样子。班主任明明看出了什么,也没多说话,他深知这二个痞子家里都跟校长关系要好,得罪不起。
我受了如此奇耻大辱,心里早已冰冷如雪,也没抱什么要班主任伸张正义的希望。什么正义啊,公理啊,都是过眼云烟罢了,这世界只讲一样:拳头!谁的拳头过硬,谁就说话算话,只手遮天,呼风唤雨,无恶不作!
拖着挨了揍的疲惫身躯,浑身酸疼,老爸可没心思管我身上安泰否,如往常那样不情愿的生火做饭。所谓饭,不过也就是两碗清水,几块馍头,连菜也不会炒一点。我早就在学校把气受够,肚子里鼓鼓囊囊的饱得很,根本没有胃口嚼那窝窝头,于是便落了老爸那阵暴骂。
我思绪繁杂,久难成眠。回忆着白天所历种种,真是感觉心力交瘁,“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真不如就此归去,落个逍遥无托。
“是啊,你何必活着?何需活着?想当初那么壮志干云,一直认为天生我才,必有大用,如今却如此畏缩窝囊,简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如此自怨自艾着,我忽想起了曾经树立过的伟大理想:统一世界,纵横环宇!
没错,以我有限所知,要立无上之志,最高不过“统一世界,纵横环宇”八字。细想当今之世,群雄并起,互相牵制,危机四伏,时时都有世界灭绝之忧。无如以一国之强力,一统世界,尔后集中精力,探索宇宙奥妙以及生命本原,不需多久,便可畅游环宇,何等快活自在?
然而只能如此想想而已,可谓壮志空怀,生不逢时,如此暗淡生活,前景更无可盼,何况那不可企及的伟大理想?不如就此死去的好,到免得每日受此闲气,生不如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