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珠:口是一道法门(小说)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口是一道法门(小说)
马龙珠
一大早起来,我心情不错,哼着歌洗了个头,化了个淡妆,穿上新买的风衣,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地,准备到东城去开个会。从西城公园坐上5路公交车,心情仍十分惬意。窗外云淡风轻,鸟儿低旋,红日渐渐探出鲜红的脑袋,把东天的云彩晕染成一幅油画。马路两旁的银杏叶子如金色蝴蝶,那抹亮闪闪的黄妆点着晚秋的童话,一点点随着绿皮车的前行而后移后移……中年司机戴着口罩,很专注地握着方向盘,汽车音乐正有滋有味地播放着《交通音乐广播——魅力881》“烛光中你的背影,慢慢地将我感动,我和你走过雨走过风,让感觉与众不同……”二十多年了,邰正宵的嗓音仍是那么深情……优美的旋律一下子又把我带回到青涩而美好的中专时代。记得那年生日,仿佛也是这样的一个清冷恬静柔美的早晨,校园的广播里幽幽地传出这首歌来,还有室友们的留言录音“老大,生日快乐!”时至今日,回忆起这份甜蜜的惊喜,我的嘴角仍抑制不住地向上翘了又翘,继而不由自主地跟着哼唱起来……“嘀,老年卡!” “嘀,教师卡” “嘀,云闪付成功” “车辆启动,请坐稳扶好,请自觉投帀,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让座” 绿皮公交在这一声声语音提示中,不知不觉已装满了大半车乘客,大家都戴着蓝色的口罩,安安静静地享受着小城恵民政策带给他们的这份文明与美好……“嘀,老年卡”随着一声脆响,上车的是一位阿姨。高挑个子,墨绿色呢大衣,黑色阔腿裤,别致的胸针,精巧的枣红手提包,蓝白色素雅丝巾,花白卷烫短发一丝不苟,这份得体与文雅颇一时吸引了我审美的目光。“美人不迟暮” “夕阳红” “资深美女”这些词顿时争先恐后地从脑海里蹦了出来。“同志,我跟你打听个人,上一趟过去那辆公交车司机,你认识不?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儿?”老阿姨开了腔。“嗯,啊,咋?”司机唔哝了一声,算是回答。“咋?我跟你说,他真算个乌龟王八蛋,他妈的x,老子今早急着去看病,看着车到跟前了,一拦,他呼地开过去了,妈的x,我把他孩子丢坑里井里了,咋恁大仇气!!”“阿姨,你消消气,或许是你站的地方不对,他一时没看见呢!”司机笑着劝道。“木看见,他眼瞎了。他就是这样对待老年人的吗?要是他爹他妈坐车,他也是这样吗?真是没道德极了,不就是开个车吗?有球了不起的吗?”这位老阿姨的嗓门儿登时提高了八度,一连拖长了几个反问句的“吗”音。“这种人就该死……就叫死他本人吧,我也不想把他爹妈连累上。”在这位阿姨看来,她的国骂与诅咒还是颇为仁慈,颇为人性化了——毕竟还没咒他爹妈及八辈祖宗……“阿姨,你消消气,其实您刚才拦车的地方是以前的一个临时站点,早停用了,司机师傅们大都没有注意看。”司机试图劝解老人的怒气。“啥临时不临时的,有人坐车,他就得停车。毛主席老人家说的为人民服务四个字难道是白说的?不中!我咽不下这口气,我非要到你们领导那里告他个龟孙去……”说着立马掏出手机,声音来了个阴转晴“儿子,你上班了吗?啊,上班了,你抽空替我到公交公司去一趟,过问一下今早7点40那辆往东的5路车,司机不停车拒绝拉乘客的事。啥?连你也说可能是误会,不中!你听我的,我非叫这小伙儿看看啥叫喇叭是铜锅是铁!老娘也不是好惹的……”“老姐姐,消消气,一个小伙子家出来开公交,起五更爬半夜也怪不容易。”一位老大爷开了腔,想缓和一下气氛。“啥不容易,他没有职业道德,不尊重老年人,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尝尝,你说,这老年人都是好欺负的?妈的个x,给老子气得浑身发抖。”这位可爱的老阿姨越发地上纲上线起来……“阿姨,听人劝吃饱饭,一大早的,您看您一上车弄得跟阶级斗争批斗会似的,搞得一车人都心情不好,得饶人处且饶人。想必您年轻时肯定是个又红又专的革命小将吧?”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打了个哈哈。“你说啥?麦糠不撒到谁身上谁不知道胡糙,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老阿姨硬生生怼了眼镜男一句。“阿姨,消消气,身体要紧。”一位老师模样的乘客劝道。“没啥消的,气着了我无非再多吃点药。”老阿姨不可理喻的反击,令全车人顿时面面相觑,忍俊不禁起来,但我能明显感到大伙儿都在竭力的憋着,憋着,生怕一不小心“扑嗤”笑出声来,将“阶级斗争”转移了可不得了。我只觉得一阵心塞,呼吸困难,而急欲逃离了,老阿姨那原本得体的仪表,现在看起来已不再那么优雅和赏心悦目了……在离东城会场还有一站的地方,我赶紧抢先一步,像逃离猛虎追击似的小兽似的一溜烟冲下车来……“哎哟!”循声看去,一个扎着羊角辫穿格子裙的小姑娘一时蹲倒在我的面前,张大了恐惶的眼睛正抬头望着我。我赶忙边扶起她,边自责“都是阿姨不好,慌张着下车,也没看路,碰着你了,没事吧?小姑娘。”“没事,阿姨。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小姑娘笑靥如花,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像两汪清澈的泉水。我抚了抚小姑娘的头,掏出手机,继续往前赶路。“阿姨,再见,我妈妈说了,走路的时候一定要专心,这样才安全。”小姑娘“咯咯咯”地笑着,朝我喊……晨风飒飒中,我听到了这个秋天最美的天籁……“口是一道法门,可以字字珠玑,璨若莲花,可口吐棘藜,徒增烦恼。是非全在一言,善恶全在一念。”我踽踽地行着,脑海里顿显出这几句曾在一位文友的文章中出现过的佛语来。太阳正照耀着大地,鸟儿在唱着歌,银杏树在飘飞它的叶子,东城的秋色依然动人……

作者简介:马龙珠,镇平县作协会员。生于1978年,石佛寺人。曾任教于枣园镇,现就职于王岗乡中心校。一位虔诚的文学爱好者,偶写诗歌散文以自娱遣怀,或与文友共飨。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马龙珠:活着
马龙珠:作协,请让我爱你
马龙珠:盛世欢歌迎华诞 吟诵笙箫庆中秋——镇平县作家协会成功举办2020年中秋诗会
马龙珠:干杯!最美的遇见
马龙珠:荷花园(古风七首)
马龙珠: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我成了一名失血的孤儿
马龙珠:端午,是一枚深深的胎记
马龙珠:站在光阴的深处,回望(组诗)
马龙珠:父亲的教育
马龙珠:不是所有的渡口, 都能摆渡情深缘浅的激流(组诗)
马龙珠:母亲节,致我的母亲们
马龙珠:一场雨,飘入零乱的思绪
马龙珠:戏说美女
马龙珠:两条小鱼儿的快乐
马龙珠:盼春归(组诗)
马龙珠:难忘,那次温柔的惩罚
马龙珠:爷爷奶奶的爱情
马龙珠:这个春节,我们在家里隐居(一)
马龙珠:这个春节,我们在家里隐居(二)
马龙珠:外婆的赵河湾,外婆的平地山
马龙珠:感谢灵魂最美的相遇
马龙珠:婆婆的饺子
马龙珠:寒夜,我梦见了爷奶的味道
马龙珠:写给秋天(组诗)
马龙珠:秋日絮语(组诗)
马龙珠:我爱你,中国(征文)
马龙珠:楼下,那群快乐的公鸡
马龙珠:犹记初为人师时
马龙珠:听雨四季(组诗)
马龙珠:人生是一地庄稼
马龙珠:亲情的纽扣(组诗)
马龙珠:石榴,是五月最美的新娘
马龙珠:五月麦田的守望(组诗)
马龙珠:你是四月里的一片海
马龙珠:我们要做镇平教育的映山红
马龙珠:二月的春光
马龙珠:悠远的青苔
马龙珠:也说狗的事
马龙珠:十月十,是爹和我的生日
马龙珠:山上,那一片燃烧的惊艳
来稿须知:
1、此平台为县级以上纸媒、公众平台的选稿平台;2、要求作者所发文章为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3、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4、合作自媒体平台:《镇平百事通》《镇平在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u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