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的洗礼

骤雨的洗礼
黎荔
今日刚回到南方,一场骤雨就瓢泼着,呼啸着,用巨大的能量,把我全身通透地洗礼了一番。
上一秒还是烈日当头,白耀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下一秒,天空的光线,倏然就暗淡下来。
黑沉沉的乌云以眼睛可见的速度,自北向南碾压而来,压得愈来愈低。这种在头顶低沉轰鸣的云团,悬于高楼楼顶之上,一眼就能认出,正是滚动的雷暴云团,如在天空中翻滚的幽暗的巨型波浪。

豆大的雨点,瞬间急砸而下,噼啪作响,错综交乱。原本在露天里各忙各的人群,顿作鸟兽散,头脑机敏的钻了附近的店铺避雨,有人手忙脚乱的在暴雨中急蹿,狼狈如一只湿漉漉的受惊动物……摇醒漫天痛哭的暴雨,天上,地下,水流恣肆,一朵朵密布的溅起水花,在铺天盖地的雨激声中,似万马齐喑,奔腾呼啸,席卷奔突,锐不可挡。骤雨倾注如河,骤雨淹没街道,一场骤雨炫耀着千军万马横扫四方的威风。
这天气的变幻莫测,那里是我们平凡人所能掌握的呢?世界的变化,有时会很缓慢,如小溪般唱着叮咚的歌曲趟过,有时却突如其来,如暴雨般劈头盖脸……
当你被一场夏日的骤雨所捕获,和其他同样被捕获的人们一起,挤在水天一色的无垠世界的屋檐下,哪里都去不了,只能耐心地等待骤雨自然的停歇。这时,暴风骤雨在广袤的天穹中怒吼,而你只能被动而安静的等待着,深陷于这场骤雨的时间之内,无法自拔。天上地下,只有雨,没有其他,人和雨在此刻是合二为一的。心头无来由的涌上一句诗:“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场骤雨,撼人心魄,究竟唤起了心底的哪般共鸣呢?

《滂沱》 黎荔
廊外已淹没城池
阵阵骤雨
不厌其烦,千针万缕地
缝缀天地
劈空而来的凶猛呼喊
一片片被大风撕裂
然后抛向各处,不知所踪
风雨中的城假象弥漫
深一脚浅一脚
一段归家路谬误丛生
最是混沌的时刻
无数漂流与碰撞
我们一生越过多少
这样的时刻
却从未得此一悟
全幅的宇宙之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