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与汉匈之争

中美关系与汉匈之争
汉朝初立,天下凋敝,公卿乘牛车,天子都凑不齐毛色一样的四匹马驾车,北有时时南下抢掠的匈奴,南有跋扈不驯的南越,可以说内外交困至极了。
汉朝也有鹰派,比如樊哙,他愤于匈奴强横,就要求给他十万兵,一定会扫平匈奴,幸亏大臣们都是经历过白登之围的老人儿,硬是把他给摁住了。
汉朝是怎么走出困境的呢?一是装孙子,匈奴打不过,就给他们送公主送绸缎送好吃好用的,勉强维持住了边境安宁;二是交朋友,南越王是中国人,就给他王号和仪仗,还给他修祖坟,把他老家亲戚照顾好,南越王也念人情,关起门来做皇帝,对汉朝假意称臣,汉朝也装作看不见,双方安宁无事;三是大减税,汉朝是郡县制和分封制混合政体,诸侯王权力很大,郡守权力也很大,中央机构非常小,宫廷规模也很小,行政费花不了多少钱,所以就不断给老百姓减负,让他们踏踏实实挣钱,结果不到五十年,汉朝就富了。普通人家就能乘马,官仓里的粮食和钱串都堆满了腐朽了。
到了汉武帝时,他更进一步,先实行推恩令,把大诸侯国分解成更多的小诸侯国,然后又用酹金制度不断惩罚诸侯,结果诸侯实力越来越弱,数量越来越少,又出兵灭掉南越、东瓯等国,就这样,困扰几十年的诸侯作乱问题就解决了。
在外交上,汉武帝出兵把匈奴右贤王在河西走廊的地盘给抢了,设立了敦煌、酒泉、武威、张掖四郡,把匈奴人和氐羌人之间的联系给断了,免得他们两家联合起来,一个北边抢,一个西边抢,两线作战,汉朝伤不起。这样匈奴的右臂就给打断了。同时出兵平定朝鲜,设立了乐浪、带方、玄菟数郡,把东北的鲜卑、乌丸、貊穢等东北少数民族都给管了起来,这样匈奴的左臂也没了。
匈奴还有很多盟国,于是武帝就派张骞出使西域,想外交分化他们。找到了匈奴的敌国月氏王,没有成功说服他联合打击匈奴;但是却获得了乌孙王的支持,于是汉朝嫁公主送东西,成功在西边获得一个合作伙伴。
老天爷也帮汉朝,连续几年冬天严寒大雪,匈奴牲畜人口死亡众多,汉朝煽动东边的鲜卑乌丸从东攻击,乌孙从西攻击,汉朝从云中五原出兵攻击,打击数次,匈奴元气大伤,分裂为两部,一部北匈奴,逃到西域,被陈汤调集西域各国军队给灭在大宛;一部南匈奴,扣开边关大门,要求做汉朝的藩臣,等到这一天,汉朝下了一百多年的棋。
既生瑜,何生亮,天无二日,两个强国很难并立,汉匈之争,与今天的中美之争,国际形势上有很强的相似性。汉朝之所以笑到最后,与其说是国运昌隆,不如说是从汉高祖到汉武帝这一系列政治棋手的水平不错。摊上他们,中国才能从秦末烽火和楚汉战争的厄运中走出来,重新站上了历史舞台的C位。
今天中美关系真的到了摊牌的地步了吗?很多人也许要多看看汉书,重温这段历史,从“装孙子、交朋友、大减税”这些方略中,从先除内患、后倚外交,使其孤立无援、穷困窘迫这些做法,来寻找正确的处理方案。要牢记孙子兵法所说的: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至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则止。不要被历史的虚荣感和冲昏头的爱国情绪裹挟,让好容易起来的国运重新沉沦下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