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善寺踏雪寻梅

大兴善寺踏雪寻梅黎荔
拉开窗帘,不知这雪是从何时开始飘舞的,只见那花儿忽大忽小,忽停忽降,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落落地飘将下来。雪花飘逸的天气里,天地之间,一扫往日雾霾,变得格外清冽,透过轻盈如羽的烟霞,壮旷了也纯洁了这污浊世间、万丈红尘。这般天气,何事最宜?宜醉宜游宜睡。但是,酣酒伤身,浓睡辜负,还是雪中出行吧!踏雪寻梅最有意趣。
此时腊月深寒,所寻的绝非凡花,而是孤标傲世的“雪里花”腊梅。隆冬之际,梅花飘香,花黄如腊,清香四溢,如若碰上一场雪,更胜却人间无数。
神秘的事物啊,没有你们
我们该有多么孤独。
孤独的事物啊,没有你们
我们该有多么动荡。
众花未发,独在深雪,层冰积雪时,高标逸韵,腊梅的确是蛮孤独的存在,不与桃李混芳尘,可它一旦笃定了自己的心意,就算花尽便死,也要为天地立心,迸发出一股神秘的可爱。试问清芳谁第一,蜡梅花冠百花香。
花开在风雪中的枝头,也绽放在有心人的心底。何处可寻梅?看到有西安六大腊梅观赏地推荐,兴庆公园和西安植物园游人如织,楼观台国家森林公园、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览园,路途太远,小雁塔只有后院那一棵腊梅,还没有西安交大校园里的腊梅开得繁盛,最后,我选择了大兴善寺去踏雪寻梅。因为,当腊梅开在中国佛教密宗的发源地大兴善寺,这一剪梅开得要比其他地方的更平静、更幽邃、更有气场。
大兴善寺始建于西晋,是西安现存历史最悠久的佛寺之一。唐玄宗开元年间又有开元三大士之称的印度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先后在大兴善寺翻译佛教密宗经典,大兴善寺成为长安三大译场之一。不空法师在大兴善寺传法、灌顶弘扬密法,学成归国盛弘密法。在中国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中,密宗是最后一个形成的全国性大宗派,法系一直传承至今,繁荣于大兴善寺的唐密文化是中国佛教文化史上的一朵奇葩。在隋部唐以前译传入中国的密法,只是片段的杂部密教,其中杂咒居多,并不是有系统、有组织的正纯秘密佛教或独立的真言密教。正纯密教传入中国并形成密宗,其创始人则是著名的“开元三大士”:印度僧人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三人和他们的弟子努力弘传的结果,大兴善寺也被日本真言宗尊为祖庭。史籍、藏经中都讲了开元三大士有高超的法术,尤其是不空大师。按照日本东密和西藏密教的传说,密教的产生被渲染得非常神奇,作为祖庭的大兴善寺是一处何等神秘的所在。
大兴善寺地处小寨,闹中取静,寺庙幽幽,古路青青。闹市之中有这么一方净土确实很让人觉得安逸。来这儿最大的好处就是刚才还浸淫于闹市的喧嚣,入得山门后立刻就换了一个世界,眼前安静下来,心跳缓慢下来,一切都很安然。曲径通幽,禅房花木,殿后台阶上时时可以听到隐约的唱经梵音。跑马地一样大的小寨商圈里藏着这么一座寺庙,模样周正,恍若心台,确是火中莲花。
携手友人,踏遍园内,走过碧瓦飞甍,金殿巍峨,走过不空舍利塔、三藏碑、唐转法轮殿遗址,走过年代久远的唐代铜佛像,走过雪中的松柏、金桂、紫薇、樱花种种,才在不经意处猛一抬头,发现寺内两株腊梅静开,宛若菩提。这一座闹市深处、门可罗雀的唐密祖庭,依然保留着千古以来寺庙的感觉,一走进来就真真切切感受到宁静、安心。寺庙自古以来就是出家人讲经布法的地方,也是普通信众寻求心灵慰藉的地方。在现在这个快速的时代,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让人顿时感觉时间慢了下来,也能得到一些顿悟。更何况漫天飘雪,古老的屋檐前银辉燿燿,地面的冬树全都开满了花,雪白灿灿,满天下皆是静谧无声。偶尔一群羽毛蓬松的麻雀们,扇动着翅膀扑拉拉飞过,轻啼一声如水。
轻叩深深庭院里虚掩的重门,来寻觅纷纷絮雪间清淡的幽香,来拾拣惶惶岁月里繁华的背影。漫步在幽静的寺院,立于花影飞雪之间,恍若隔世,红尘不远,然而却隔开了一段静空的距离。在寺内偏僻之处,一枝腊梅傍石曲斜,那秀影扶风的琼枝,那暗香穿盈的芳瓣,无须笔墨的点染,却是十足的禅意沉酣。有了腊梅的冰蕊清香,才会感觉得冬日的纯净、恬韵。行走在幽境之中,所有的浮躁都随之沉淀。腊梅花期已过,花开半凋,但见地上雪色晶莹,残香如梦。哪怕零落成泥,也不会忘怀她冰雪的容颜,哪怕碾作尘土,也会记得她翩然离去的背影,哪怕繁华落尽,也会留存她淡淡的幽香。
清风寒雪,自引庭院幽香。我仿佛行走在千年的风景里,在曲径通幽处寻找古人散落的足迹,学古人寻觅清幽之处。喜欢梅素瓣掩香的蕊,团玉娇羞的朵,横斜清瘦的枝,但更喜欢她断然的清绝,月色黄昏里的超然脱俗,以风骨守护人间至真的纯净。人入丛林,絮雪埋径,又怎会在意红尘的纷呈变化?又怎会去计较人生的成败得失?雪中寻梅,寻的是她的俏,她的幽,她的雅,但那一剪寒梅,更让人悟出人生苦短,浮华不过是身外之物,由此看淡世事的消长。《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凡人要么沉溺红尘之乐,不知此乐如露水般不可长久,要么因为看透人生的悲剧,而落入悲观的负面心态。而深雪中“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的一枝梅花,看透了如薤露一般的世间,但也保持着热情……也许,这才是生命的真意。
雪落人间,舞弄如絮的轻影,飘忽的思绪,在无岸无渡的时空里回转,恬静的心怀,在花香酣梦的风景里吟哦。任由思绪在梅与雪的呼应中,畅意游走。在浩瀚清澈的冰雪中,做一次忘我沉醉的飞翔。梅花宛如知己,将某个温暖的瞬间凝望成永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