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魏强 || 金水梦

点击关注了解更多精彩内容!!金水梦
魏强
我从小便喜欢做梦。海阔天空,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但凡大白天我能想到或看到的事情,在睡梦中也大都能够与之相遇。
十二岁之前做的梦,大抵与吃和打架有关。吃的方面,肉是排在第一位的,依次下来是饺子、包子、白馍馍和油泼辣子然面等等;打架方面的梦最过瘾。那些白日里耀武扬威,动不动就挥起拳头恐吓我的小伙伴,在睡梦里,常常被我打的满地找牙,跪地求饶。但,有的时候,总有人趁我不注意,从背后偷袭,将我从高高的悬崖上推落下来。我嘴里不停地大声呼喊,心里悲哀着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我恐惧到了极点。他们站在悬崖顶上幸灾乐祸,哈哈大笑。每每当我实在无法忍受,想着要放弃生命的时候,梦便醒了。
十二岁之后,做的梦就比较复杂了。有的不可告人,有些可以拿出来晒晒。比如,梦见自己考试得了第一名,当上了班长,摸了一下隔壁班漂亮女生的小手,等等。总之,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迁以及社会的进步,我做的梦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与时俱进。有的梦是自觉的,有的梦被迫的。如今年过半百,想想自己做过的梦,该实现的大多都已实现,不该实现的也就不再强求。人过五十知天命,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然而,从2018年12月05日起,我又开始做梦了,而且是自觉地做梦。我这次做的是文学梦。
相同的爱好,让我们相遇相识相知。2018年12月初,经身兼乡党、校友、文友等数职的曹小维董事长的热心引荐,我有幸结识了家乡《金水文学》总编赵晓罡先生,进而相识了《金水文学》编辑周洁女士。在周洁女士的精心安排和帮助下,2018年12月05日的凌晨00时00分,我的处女作《梦里才能重温的幸福》在《金水文学》的微信公众平台发表了。
说实话,当日清晨6点10分起床后,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文章发表在网络公众平台,我非常激动。来不及刷牙洗脸,我便立即将文章转发到了朋友圈、微信群。文章得到众多亲朋好友的点赞与鼓励,当天的阅读量破千。良好的开端,等于成功的一半。我决心把这个梦做下去。我暂且把她称作我的“金水梦”。
对于老家的金水河、金水沟,我是比较熟悉的。金水,古称郃水,起源于黄龙山的南坡红石崖,将合阳县一分为二。它在合阳与大荔交界的金水村口流入黄河。小时候,我不但跟着父亲到金水沟坡底的煤矿拉过煤。而且,为了看火车,我常常同伙伴们步行二十多公里,从县城一路向南行走,翻过金水沟到达南蔡车站,等上几个小时,才能看见一趟慢如蜗牛的绿皮火车。
《金水文学》社,上有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下有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这里老少皆宜,人才济济,名家辈出。《金水文学》社不但有众多先辈成名作家,如:李斌奎老师,关中牛老师和雷建学老师等等;而且还有许多中青年后起之秀,如:周洁,雨萧,贺晓林和张建伟等中青年作家。
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金水文学》社的众多新人在文学这条道路能够不断进步和提高,离不开各位前辈老师们的大力支持与提携。尤其值得敬仰和称赞的是:慧眼伯乐关中牛老师,金牌点评师朵爷,资深评论家王创奇老师,民俗专家王志敏老师,诗人官华老师,散文+诗歌名家石雨和贺军武老师,高产写手董刚老师,妙笔生花李江老师,笔耕不辍张春秋老师等等一大批英才名匠。
有句鸡汤说得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有这么好的平台、老师和文友,我的金水梦做得正香着呢。能做梦的人,一定还年轻。
有梦想的人,一定活得更精彩。一不小心,万一实现了呢!
【作者简介】魏强,陕西合阳城关北街人,1986年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现供职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
我与《金水文学》同行作品展示【创刊三周年贺岁篇】金水源源文学梦【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刘涛 || 与“金水”同行 ——写在《金水文学》三周年之际【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张建伟 || 我与《金水文学》【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曹小维 || 轻舟已过万重山 ——写在《金水文学》创刊三周年【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石雨 || 《金水》三春颂【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李永泉 || 我与《金水文学》结情缘 一一写在《金水文学》创刊三周年之际【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习文龙 || 结缘神奇的《金水文学》——写在《金水文学》创刊三周年之际【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卧龙 || 写给《金水文学》创刊三周年金水文学 感恩有你 感谢您的赞赏支持
总编:金水(赵晓罡)编辑:周洁
投稿邮箱:
290160438@qq.com
1825341594@qq.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金水文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