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剪影 | 引影视之趣,助语文之翼

铁塔语文学刊

引影视之趣,助语文之翼
文 | 朱雅静
大众文化日益侵入语文课堂,影视作品作为大众文化的一种,兼具视觉、听觉艺术,深受学生喜爱。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市面上一些饱受好评的古装大剧,大都融入了文化元素,如《清平乐》中范仲淹、晏殊等诗词大家的出现,《庆余年》中范闲在靖王府的“诗兴大发”等,平时不喜欢背诵的学生也会因此对这些诗句印象深刻。2015年浙江一中学创制了一份《琅琊榜》初中版语文试卷,被学生称赞“脑洞大开”,虽然是以《琅琊榜》为背景来出题,但实则是测试学生对课本知识的掌握程度,可谓是新意百出。
同时,也有一些受到热议的电视剧,如《知否》里面的台词问题,人民日报也忍不住“吐槽”:语文老师手在颤抖。暂且不论这些电视剧的剧情是否适合学生深入讨论研究,但是随着电视剧的热播以及人们对剧中文化褒贬不一的评价,确实让学生对其中体现的文化知识记忆深刻。
那么,影视作品中究竟有哪些语文元素值得我们细细咀嚼呢?
一、品词析字
汉字是中华民族文化得以传承的载体,记录着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学好汉字是语文教育中的重中之重。生字词是阅读和写作的基础,但由于生字词专项分值占比不大,在教学过程中容易被忽视,教师往往采用直接板书或者在课本中标注读音的方式让学生学习生字,要求学生机械地背诵记忆,这样并不能达到使学生充分掌握并正确书写的教学目的。反观电视剧中出现的晦涩难懂的生字,学生却能熟练地掌握。如《琅琊榜》中人物名称,景琰、蔺晨、霓凰、莅阳、蒙挚……《甄嬛传》中的“嬛”字,在剧中出现次数较多,学生因为熟知剧情而掌握字词。本来晦涩难懂的生字,用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呈现出来,便于学生记忆。当然,仅仅是这种方式会让学生记忆固化,可能导致名字组合学生才能认识生字的现象,还需要语文老师以此为辅助进行教学,用剧中人物名字或台词让学生记住生字,然后对此字展开介绍,在学生感兴趣的基础上让她们理解记忆。如教师在讲解“蔺”字时,可引入《琅琊榜》剧情,让学生概括剧中蔺晨的人物形象,既培养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又考查了学生概括人物形象的能力,之后引入“蔺”字的相关概念。“蔺”字是姓氏,出自姬姓周王族,是韩国王室的宗族支系,蔺国君室后裔,以地名命姓。同时“蔺”字本身也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细圆而长,中有白髓,茎可编席,茎心可燃灯及入药,亦称“灯心草”。
二、辨析语法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热播的期间,也因为台词的语法问题频上热搜,网友直呼“误人子弟”。那么,剧中错误百出的台词真是全无可取之处吗?答案是否定的,电视剧中的语法问题可以被当作反面教材,整理成语病问题的经典案例。语法知识的学习枯燥乏味,多数学生认为自己对母语的掌握已经不需要深度学习,导致学生忽视语法问题,文章漏洞百出。《知否》台词中的语病问题进入大众视野,学生在调侃娱乐的同时,潜移默化地学习了相关知识。如《知否》剧中出现的“小女不错嫁个好人家”“厚待卫氏家眷”“唯有大长子顾偃开”“恃宠不骄”“款待不周”“我的汗巾帕子”等等语病问题。在学生对台词语法问题提出质疑的同时,教师可以在学生感兴趣的基础上,以影视剧中出现的语法错误作为教学案例,用轻松的方式补充相关文学知识,便于学生记忆。如谦敬辞使用不当,“小女”在中国汉语词汇中是对人谦称自己的女儿,此处应当用“令爱”。例如在《红楼梦》第三回:如海又说:“择了出月初二日小女入都,吾兄即同路而往,岂不两便。”。而“家眷”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是男子才有的词汇,意为妻子儿女。如《三国演义》第十四回:“十八骑燕将,保着张飞,杀出东门,玄德家眷在府中,都不及顾了。”卫氏的“氏”字,在古籍中的解释为妇人例称氏,如《仪礼·士昏礼》:祝告妇之姓,曰某氏来归。因此卫氏与家眷不可搭配使用。
三、赏鉴诗词
古典诗词用凝练的语言包孕着前人的思想精髓,丰富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底蕴,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座高峰。古典诗词在综合运用语言文字的基础上,将声律、结构、含义完美结合,不仅在古典文学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也是现代语文教学中的重要内容。然而在应试教育的影响下,学校对古典诗词的教学往往局限于背诵和鉴赏,导致学生对诗词的学习枯燥乏味,使得诗词的学习限于形式,流于表象,不能感同身受的体会每一首诗展现的美妙意境,蕴藏的独特情感,承载的人文关怀,便难以领略其中蕴含的文学魅力,并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去。古典诗词的传承除了体现在教学过程中,还被广泛引用于影视作品。影视作品引用古典诗词不仅使自身具有独特的古典美学气韵,还潜移默化地提高了观看者的文学素养,教师可以将诗词教学与影视作品结合起来,以大众的方式帮助学生理解记忆古典诗词。
影视作品对古典诗词的引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影视歌曲对古典诗词的引用,如1987年剧版《红楼梦》中的人物唱词《枉凝眉》《叹香菱》《晴雯歌》等都是以原著的诗词为基础谱曲而成;再如《知否》的主题曲直接引用了李清照的词《如梦令》,既增强了影视剧的文学性,又扩大了诗词的流传范围。二是影视剧名对古典诗词的引用,如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引用南唐后主李煜的词《虞美人》中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三是剧中台词引用诗句,如《甄嬛传》中甄嬛梅园祈福念的诗句引用崔道融的《梅花》: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再如甄嬛跳惊鸿舞时安陵容唱的曲子节选自曹植的《洛神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影视剧在塑造人物形象时引入相关诗句,使观众在具体生动的情境中体会诗词的深层含义,再以影视剧中引用诗词的事例辅助教学,更能引发学生对诗词的兴趣和深化对诗句的理解。
四、解构剧本
阅读经典作品是提高学生文学素养的重要途径,修订后的教学大纲明确指定了中学生课外名著必读书目,旨在通过优秀文学作品的熏陶,提高学生的文学素养。然而在应试教育的影响下,学生的学习更加倾向于功利化,学生既缺乏精力去阅读大量经典作品,又难以捕捉经典蕴含的深刻内涵。随着电影对文学作品的改编,对影视剧本的解构为学生阅读经典提供了契机。
电影改编反哺文学创作,2013年9月,由郑晓龙执导的电视连续剧《红高粱》,改编自莫言于2005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引发了观众的热追。电影的成功也使莫言的小说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电影中画面的呈现激发学生去原著中阅读相关情节,不仅促进学生更深层的解读经典,也潜移默化地提高学生语言描写能力。
再如乐府经典《木兰辞》中“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被改编成各个版本,南北朝民歌《木兰辞》表现的是中国人传统的忠、孝思想;美国动漫电影《木兰》表达的则是美国人所遵从的自由与平等的思想;马楚成导演的电影《花木兰》表达的则是一种反战精神和做人的责任。教师可以通过对比不同版本中塑造人物形象的差异,让学生掌握塑造人物形象的方法。同时在解读经典的过程中培养学生的发散思维,让学生从多个角度理解经典。
运用影视艺术辅助语文教学,可以激起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更好地理解课文,从而让语文课堂“活起来”。当然影视中对教学和学习有益的内容应该是教师收集整理以辅助教学,而不能是学生自己通过观看影视剧去学习,否则就容易本末倒置,教师对当下比较流行的影视剧进行研究,在传递语文价值的同时也避免影视本身对学生的误导。
参考文献
[1]宋秋敏.古典诗词与中国当代影视作品的诗意化走向[J].江西社会科学,2012,32(04).
[2]林恒.融合与共生:文学与电影的跨媒介关系[J].艺术广角,2020(03)
[3]于珊珊. 影视艺术教育对语文教学的辅助作用[D].苏州大学,2016.
往期精彩:
专访 | 春蚕无悔吐新丝,蜡烛有爱亮如斯——河南大学文学院优秀毕业生林涛老师专访铁塔见闻丨最新修订!教育部印发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及20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2020年修订)铁塔文廊 | 人物群像总览:部编版初中语文教材“母亲”形象分析铁塔解密 | 文学的事实与文学的情感——从“知人论世”看《荷塘月色》的主题
图文 | 朱雅静
编辑 | 马 瑞 李章鑫
审核 | 张明月 刘海宁
我知道你在看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