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驿站】 黄永宏 ‖ 我的“女朋友”

NO.283黄永宏 ‖ 我的“女朋友”
情感驿站【一】
四年前,在有缘网认识了娟子,起初是以谈对象为目的的结识,经过一次开门见山,问答式的长聊后,终因两人对未来生活期许的不同,把她从重点名单中刷到了朋友行列。之后,除了偶尔从她的空间中获得少许信息外,再无过多联系。
她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当大多数人已不再关注QQ的时候,她依然把生活中的点滴展现在QQ空间当中。所以,她平时很少上微信,自然也很少发微信朋友圈。大年三十,在我群发完一条自己填的《正宫·双鸳鸯·拜年》后,大年初一,意外的收到她的微信回复。于是,四年之后一次访谈式聊天正式开始。
第二天,在翻看完跟她聊天记录后,感觉内容还不错,突然心血来潮,想把这些聊天记录整理成文章,发消息告诉她我的想法,当信息发出后,我便开始忐忑不安,甚至开始后悔了,怕她反对更怕她泼冷水,毕竟她是一个从骨子里就带着传统思想的人,也是一个说话直截了当的人,对她是否愿意将这些文字和图片展现出来,我心里确实没有太多的把握,更没有太多的期许和奢望。不过还好,她很快回复:自由发挥,期待成文。这样的爽快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于是,便有了这篇超过5000字的长文,也是迄今为止最长的一篇文章,原则上我是拒绝写长文的,所以,文章字数一般控制在2000以内。然而,一气呵成此文后,实在找不到能删减的东西,也就只能这样,大家不妨凑合着看吧!
多谢!大年第一天,就收到一份惊喜。(聊天之前发给她一个毛票红包)
我怕炮,许是恐炮症,要么讨厌嘈杂,几经挣扎,硬着头皮,三四次哆嗦后,终于点燃引线放了一挂鞭炮,又躺回床上不想动弹了。
嘿嘿,不会吧?大男人还怕炮?
小时候,同样是大年初一,父亲帮我点燃的双响炮被我捏在两指之间,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任何动静,心里一着急,索性就放手了,鬼才知道,掉在地上的瞬间它竟然“嘭”的一声炸响了,腾空而起后,不偏不正的钻进了我的棉袄与新外衣之间,“啪”的炸响了第二声,烟雾缭绕过后,我的新衣服被炸的开了花。母亲在急切的确认完我没有受伤之后,笑的眼里浸满了泪花,并开始不断的责怪父亲不该用烟给我点炮,父亲一边咧嘴笑着,一边用手在我头上一遍一遍的抚摸,像要将我飞出九霄云外的魂魄抚平似的。而我既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杵成了一根木桩。我当时心情糟的一塌糊涂,无法形容:也许是责怪自己无用,也许是惊魂未定,要么大抵是心疼那件带有刺绣装饰的蓝色时尚外衣吧!
那一次,成了我幼小心灵挥之不去的噩梦,也是对小男子汉胆量的一次致命的打击。之后过年,放鞭炮的事我是绝对不沾手的,都是父亲在做,女儿在的时候我指导她放,今年,女儿没能回来过年,父亲也在熟睡,我别无选择的硬着头皮放了一挂鞭炮,鞭炮欢快的跳着,响着,热闹的像个调皮的孩子。可女儿不在,任鞭炮如何的噼里啪啦,这年终究不像是个年的样子,依旧那么冷清无味!
哈哈,原来这样啊!要不要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小心灵?她发来一个拥抱一个捂嘴大笑的表情。
我还她一溜串敲打的表情。
你的文笔越来越娴熟了,文风也更多样了。人难得有一个高雅的爱好,继续坚持下去。
得你夸奖,实属难得。
问你个问题。
问呗。
你那小说《相亲》的人物可有原型?
文章大多来源于真实,朋友闲聊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加以文字修饰而来。
喜欢写作可以试着向公众号投稿,写的好的话,也是一项不错的增收渠道。
我的水平还远远不够资格呢。
你先试着投。
也许是我写的文章和纸媒上要求的内容不对路,曾给《商洛日报》投过一次,没被采用。
这很正常,很多名家最开始投稿也是泥牛入海,我原来也投过,投过三次,第三次才被采用,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哦,那你现在咋不写了?
纸媒关注度小,建议你投公众号,你可以慢慢尝试,只要长期坚持,定有收获。我的兴趣太过广泛,文字、音乐、图像类的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但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在尝试过写作、古筝、舞蹈、绘画、摄影后,我最终选择把摄影摄像作为以后长期的爱好,所以,别的暂时就搁置了。
【二】
你是人精么!呵呵。我认为:能上纸媒的东西,才是有分量的东西,才会被人认可。公众平台上的点击量并不能完全代表什么,也有自行炒作找人刷点击量的,也有给其他人发红包让帮着赞赏的。对此,我持不同观点,我认为好的东西,不是三番五次发朋圈就能刷出来的,文章若好,自然而然有人转发评论,所以,应在文章质量上狠下功夫。即就是在不被阳光照到的地方,也会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芬芳。正如袁枚在《苔》中写的那样:“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你是女人中的强者,让人有种望尘莫及,只可远观不可靠近的感觉。写作只是爱好,就是写着玩呢,还能完全当成真的?
是的,现在网络上的一些事情的确怪象丛生。虽然是写着玩,但骨子里我们还是很希望能玩出些名堂,如果额外能带来些副收入,动力更强劲嘛。
女人中的强者?是褒还是贬?
不是小褒而是大褒,是对你大加赞赏。我的文学爱好闲置的时间太长了,要是早些年动笔,也许还真的能玩出点名堂,感觉现在有些晚。
真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任何时间都不晚,在于你是否用对方法坚持。
说的跟至理名言一样,现在的你,完全和几年前认识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不是至理名言,是我的总结,也包括我周围其他人的经验之谈。
有啥不一样了?填空造句一下:以前的我( )?现在的我( )?
莫非你要考我?
不是考你,是想知道别人眼中的我,到底有怎样的变化。虽然别的爱好搁置了,但答应你的画不会食言,快点的话今秋,最迟明年秋季,只要不嫌弃技艺拙劣就好。
以前的你秀发飘逸、文静、内敛,聪明、小鸟依人;如今的你虽然秀发依旧飘逸,可除了端庄、文雅、睿智、稳重外,却多了几分霸气与强势。不知道这样的填空造句王大小姐是否满意?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变得越发强势,难以接近了是吧?
正是正是,你自己认为呢,自己有没有变化?
这可能就是我找不到对象的原因吧,男人都喜欢小鸟依人的,我看着是见犹伶款,实则就是女汉子一枚。
哈哈哈。女汉子倒是没感觉到,高冷应该有点,主要是你太过于优秀了,高不成低不就。
说我高冷的人到不少,嘿嘿。
看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优秀,只是觉得我比很多人活得丰富有趣罢了,但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不务正业乱折腾。
很多人?好像有更多的内容哦?
別抠字眼行吧,很多人包括我父母、亲戚、身边朋友,我妈说我尽整球些没名堂的东西,我闺密说我瞎跳腾,村里人也就是我生活的那个环境,看我一个怏四十岁的离婚女人,扛个相机不知整啥哩。
哈哈,笑死我了。问题是你喜欢呗,别人说啥也没用。
反正我觉得:人活着不能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否则活成一条裤衩,放个屁你都得接着。
不会吧?从你口中也能说出这般略显粗俗的话语?之前,好像从未有过,不过,这个比喻虽然有些大煞风景,但确实有些寓意。
这不是我的原创,好像在哪看到过。
管它呢,就当是你说的。现在又不画画了?
不画了。
哎!感觉挺遗憾的,你不应该放弃这个爱好,画画比摄影好很多,我感觉。
不是彻底放弃,等老了闲了不再为生计奔波的时候,再做我最喜欢做的画画,弹琴。
长叹一声,惟余遗憾。我回她。
我问:你自己认为《红楼梦》中的哪个人物个性跟你相似?看你那么喜欢古装,一袭长衫,不加妆饰,简单自然,宛如仙女,犹如穿越,古今两景,别有韵味,美不胜收。缘何对古装如此情有独钟?
我一半性格与晴雯相似,还有四分之一近于黛玉(我自认为,仅指性情)。古装飘逸含蓄的古典美,是现代时装无法比拟的,无论是古装还是古发饰,都能让女子温婉气质的美尽显无遗,一直喜欢古典传统的美,包括古镇、古建筑,时常想穿越回古代。
不会吧?跟我想要说的人物不谋而合,不过,你除了兼顾以上两位人物的性格外,应该还有些薛宝钗的大家闺秀风范。
对我外形你太过奖了,现实中的我与仙字毫不沾边,甚至是土。
土?这倒是没感觉出来,古装的你的确好看。
薛宝钗的大家闺秀之风,我觉得丝毫不及。
我是这样认为的,至少睿智、老成。
你我未曾谋面,你对我的印象仅停留在隔屏对聊的言词当中,还夹杂着你的些许想象,所以美好的成分总是多些。
能有这番想象也算用心,总是好的。
如若他日有缘会面,你会感知现实中的我与网络上的大相径庭。这个春天,桃花盛开之季,准备拍一组跳舞的短片。
期待花更艳,相映人更美。50%的晴雯,25%的林黛玉,25%去哪儿了呢?
你的数学学得不行嘛,现在才反应过来还差25%,嘿嘿。剩下的是男人性格。
男人?你有男人的性格?
外表装扮淑女并不代表内在就温柔。
野蛮?还是麻辣?
这点我说了也没用,跟我接触过的人都看不出,非一般人能看透。你开始动笔了没有?
没有,访谈还没结束呢。不急,头绪整理清楚了,写起就容易很多!
【三】
该不会是打着访谈的名义,暗地里有其他想法吧?嘿嘿。
访谈确实是想写一篇关于你和我的文章,为记忆留下一些印迹,当我们一一老去,回首过往,依然能想起对方曾经的点滴,顺便再加深一下对你的了解,至于其他用意,暂且无可奉告。
你不说,再想要套我的话,我也不松口了,哼!
哈哈,这算是撒娇还是威胁?撒娇味道太淡,威胁口气太轻。
嘿嘿,撒娇我不会,所以我女汉子。写文章是要经常练笔的,与其他技艺一样,搁置久了也会生疏,所以,希望你以后能长期坚持下去,我一直认为:文字可以成为我们的精神出口,就算写不出效益也能带来生活的乐趣。
暗地里指的什么?不会说我贼心不死吧?就算有贼心也没贼胆,你是女汉子一枚,我怕,呵呵。不会的,我的积淀在那放着呢,只能是越来越好,我每天都在学习,每天都会看一些我认为比较好的文章。
每天学习,摄取知识,没有停步就好。
所以,想写一篇纪实性的东西,以后老了还能有个念想,不太喜欢过长的没有味道的文章,也讨厌写一些干巴巴的裹脚布,每次写东西,都想试着创新,把一些新颖的不一样的东西呈现出来。
嗯,挺好。
我之所以重新提笔写东西,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开始怀疑自己慢慢有痴呆症的前兆了,比如昨天放的东西,今天就想不起来放哪了。
记忆力下降,除了年龄原因外最主要还是用脑太少。
是的,所以借写文章锻炼大脑,不至于使大脑迅速的愚钝下来。
我问她:你个人问题怎么样了?几乎同时她也发来一条信息:你这几年相亲都没成功的吗?
不会吧,心有灵犀到这般地步,竟然连步调都能一致到异口同声?我问。她只是嘿嘿。
我估计是要下半生一直单下去了,我向来运气都背,在这世界上碰见一个好男人,跟中500万大奖的概率一样小。
同意你的观点,现在要想找个合适自己的,感觉真的比找个鬼都难。你所谓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
成熟、大度、不欺骗、不虚伪、尊重、理解、包容。
“十六字方针”?真是高标准,严要求啊!生活中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也没有完美到按着自己的想法来的。
我不管,反正就是这样想的。生死我都看淡了,所以只想活好在世的每一天,即使某天死亡猝然降临也不惋惜。
晕!你才几岁?也敢这样想?
我年龄虽不算大,但觉得比大部分人活得坦然与通透。
你牛!
这次聊天,我们聊了很多,也聊了很久,以上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通过这次畅聊,对她又有了新的认识。
她是一个有灵性,心灵手巧,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几个桔子,一颗香蕉,一段枯枝,在她的摆弄下,便能成为一件艺术品;甚至一块冰冷的没有生命的石头,在她的画笔下,也能活灵活现的成为一尊弥勒佛、观世音或者梅花鹿。
她在绘画,诗词方面也是极具天赋和灵感的一位才女。我虽不懂绘画,但单从欣赏角度而言,她笔下的人物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呼之欲出;她笔下的景栩栩如生、莫辨楮叶。她的诗句忧郁中带有几分凄美,虽只有短短几句,但足以显示出她驾驭文字的能力和深厚的文学功底。现摘录几首貌似林黛玉《题帕三绝》味道的《秋夜三题》,分享给大家。

玉镜凄凄斗柄横,梦残暗暗夜几更?
遥思慢慢无凭处,冰泪沉沉对孤灯。

银花火树万家明,烛泪滴滴洒冷檠。
斗室暗灯人与影,素心几许寄丹青。

凄风苦雨几时休?阻断行程分外忧。
望断长安寒霭处,离魂已付夜风流。
她是一个爱好广泛,眼光敏锐,洞察力很强的人。除了绘画、诗词外,一手古筝也弹得:“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弦依高和断,声随妙指续。”另外,新涉足的摄影摄像,除了她自身聪颖好学外,凭借敏锐的眼光,非凡的洞察力,也拍得有模有样、与众不同,取景角度独特,虚实结合恰到好处。
她是一个:有着80后的年龄,拥有90后的前卫,带着00后的叛逆,活在10后的年代里,时常跳动明清时代的心脏,却做着能够穿越的春秋大梦,遗憾的活在世事纷杂、人心难料的当下。
她似“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又如“幽谷出幽兰,秋来花畹畹”的兰花;又似“天下更无花胜此,人间偏得贵相宜”的牡丹。
她漂亮、聪颖、知性、高冷,集琴棋书画等诸多技艺为一身的女中才俊,却有着三棍子抡不出个闷屁来的木讷和沉默寡言。
这,便是我的女朋友,一位从古代穿越而来的江南的奇女子,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我与她的相遇又是多少次的顾盼才换来的呢?于我而言,我们只是人生前行当中相遇的两条铁轨,两两相望,相惜向前。我愿她早日等来她下半辈子的“五百万”,幸福永远;也愿她活出自己的精彩,一路芬芳。
(图片来自作者)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
黄永宏,热衷于古诗词。尝试用不同的笔风,写不同题材的文章。心向田园,怡然自乐。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艺顾问: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刘新民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主 编:乐俊峰副主编: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律顾问:王婷刊头题字:马英武编委成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李 斌 麻新平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蒹 葭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本期编辑: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禹平文学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请点击收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