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卫华 | 九月菊(二)(短篇小说)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九月菊(二)(短篇小说)
向卫华
2020.12.02


花儿十三岁的时候,爹死了。
花儿一下子成了孤儿。成了孤儿的花儿被接到了家公家婆家。家公家婆就住在花儿那个寨子上,都已六十多岁了,老两口也就花儿娘一个女儿,花儿爹是上门来的女婿。花儿的爹娘一死,原本日子就过得苦巴巴的,饥肠寡肚,常常是吃了上餐愁下餐,几个盐钱都是从鸡屁眼里抠出来的,一家人的开支全靠镇政府每月发的低保金。而如今,十三岁的花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像那呱呱乱叫的山雀儿,吵着嚷着要食吃,真是雪上加霜啊!
转眼,又到开学了。
花儿坐在门前的土墙上,双手抱着膝盖,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一双迷蒙的眼睛痴痴地望着山路。山路上,不时出现几个大大小小的人影,有背铺盖的、有提箱子的、有扛背包的……那是寨子里的大人们送自己的孩子去镇里的中学读书。花儿从山路上收回目光,眼里又湿又胀,想到自己再也不能上学了,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听见花儿的哭声,正在烧猪食火的花儿家婆赶紧放下活儿,撑起腰,右手在背后捶几下,然后拖着有点残疾的小脚,蹒跚走了出来,依在门边。看见坐在土墙上哭的花儿,花儿家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我苦命的花儿啊。”从内心来讲,家婆也是想送花儿去镇里的中学读书的,可是……可是……花儿家婆不忍心看见这一幕,又不好劝她,女孩子越劝越哭,只好扯起衣角抹了一把辛酸的老泪,转身进屋了:“唉——让她哭吧,哭吧,哭过路就好了。”
花儿看见家婆走了出来,又走了进去,哭的更伤心了,泪水一串串滴下来,打湿了脚边的九月菊。九月菊仿佛懂得花儿的心事,低下了头,花儿的泪珠在九月菊的花瓣上滚动着。
在土墙上,花儿从早晨一直坐到黄昏,坐了一整天,没吃一口饭,也没喝一口。夕阳渐渐西坠了,暮色从四周弥合拢来,山野里很昏暗。这时,从山里打柴回来的田婆婆,经过花儿家婆家门口时,看见坐在土墙上哭泣的花儿,不禁老泪纵横;“唉——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啊!这么小就没有了爹娘,不知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花儿也看见了田婆婆,怕引起田婆婆的过度的同情和悲伤,赶紧停止了哭泣,从土墙上跳下来,跑进屋里。
秋菊老师完成村小支教任务后,省教育厅多次来电要她回省城,丈夫也多次催她,但是她不愿回省城,通过这几年的支教,她明白要改变山区落后的面貌,培养人才最为关键。“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她在给省教育厅的述职报告中,说自己的事业在乡村,她不能丢下这些孩子,乡村同样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同样可以实现梦想,因此希望省教育厅支持她的选择。于是这样,她就继续留了下来,分在镇里的中学任教。
秋菊老师是初中一年纪二班的班主任。花儿正好分在她的班上。报名都两天了,全班50名学生只有花儿一个人还没有来报名。秋菊老师翻弄着报名的花名册,不知花儿又遇到了什么困难?
放学后,秋菊老师便去花儿的家婆家。
太阳早已偏西,但是气温还是很高。秋菊老师顾不得擦脸上的汗水,快步走着。这些年来,她早已习惯了山路,走起山路来,一点也不乡里女人差,路上也不歇一口气。
弯弯的山路,依坡就势,蛇行龙舞在山间盘旋,山路两边的山坡上满是等待收获的庄稼,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风与风的缝隙里,挤满了庄稼成熟后的清香。路上遇到不少收工回家的山民,越接近村里,熟人越多,大家热情地和秋菊老师打着招呼:“又来家访了?”“到我家歇一歇,喝杯凉茶吧。”“吃饭了吗?没吃就来我家吃吧。”
花儿家婆住在村西头,一座残垣断壁的院子,三间木屋破败陈旧,冬天透风夏天漏雨,瓦背上长满了苔鲜,绿荫荫一片,简易木格子窗户,外边挂满了绳子、锄头;院子里有几棵柚子树,柚子还没有成熟,青青的,吊在树枝下……只有爬在土墙边的九月菊长得格外的高,开得格外的盛,相互簇拥着,在山野淡淡的风里,这些花儿扬着金黄色的笑脸,绰绰约约地晃着身子,妖妖娆娆地舞着。
多么好看的九月菊啊!秋菊老师一走进院子,心一下子就被那些九月菊胀满了,不禁猛吸了一口:“好香啊!”
滑向西边的太阳已经越来越红了,映的白云也染上了色彩。正翘着单薄的屁股,蹲在屋檐下剁猪草的花儿一眼就认出了秋菊老师,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站起来,跑过去,一头扑上去,抱着秋菊老师的腰哭了起来。
“莫哭,莫哭!”秋菊老师喉咙一阵发酸,一滴眼泪差点就要流出来。于是俯下身子,左手把花儿搂在怀里,右手轻轻抹去花儿眼里的泪水:“花儿,书还是要读的!有什么困难,老师会给你想办法的。”
这时花儿家公走了出来,站在屋檐下,手搭在眉棱上。由于常年在土里刨食,花儿家公的背早就驼了,狭长消瘦的脸上,高耸的颧骨把满是沟纹的脸皮撑起,眯缝着眼看了半天,才认出是秋菊老师。“哦,是秋菊老师啊!花儿,这么不听话,老师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快让老师坐下来歇一歇!”接着又对屋里喊道:“老婆子,秋菊老师来了,快烧点茶水!然后煮点饭,把碗柜里的几个鸡蛋炒了。”别看花儿家公扁担大的一字不认识,但待人接物是没有讲得的,山里人就是这样朴实。
秋菊老师说:“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鸡蛋留着,拿到集市上也能卖几个钱。”
花儿家公抬不起头,泪水哗哗直往外流,喃喃地说:“秋菊老师啊,你是个好人,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你对娃那么好,我就是把心掏出来,都报答不了你的恩情啊。”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似乎是欠了许多未完的债时而面对秋菊老师这样一个最大的债主一样不自在。
在院子里的柚子树下,秋菊老师从花儿家公的话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轻声说道:“花儿家公,花儿的学还是要上的,孩子不上学会耽搁她的前程啊。至于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就不用你们两个老人家操心了,我会替她想办法的。”
“那就太难为你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为我家的花儿操心,我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就让我替花儿死去的爹娘给你磕个头吧。”这声音饱经沧桑却深沉有力。说着,花儿家公提起屁股,离开椅子,真的要将身子倾倒下来。
秋菊老师哪见过这种报恩的方式,赶紧站起来,嘴里说着话,双手扶住花儿家公,不让他双脚着地:“老人家,这可千万使不得啊!我是花儿的老师,为她操心是应该的啊。”随之,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悄然落下。乡下人就是这样,他们报答恩人最真挚的感情就是下跪,就是磕头。
夕阳拖着长长的影子下山了。
看到这一幕,花儿再也忍不住了,眼里泛着一汪清水。那汪清水啊,仿佛要一直流进花儿的心里。
“去吧,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盘你上学。”花儿家公把花儿拉到怀里,用衣角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对她说:“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才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也才对得起老师的一片好心啊。秋菊老师,我就把花儿交给你了。”
花儿挣脱家公的怀抱,跑到一边,扶在柚子树上哭了,眼角有泪花在闪烁,在闪烁。
梦里的日子很快。转眼,冬天到了。
那年的冬天与往年相比,要冷得早,也要冷得多。立冬刚过,天就像被谁捅了几个大眼,下起雨来,那雨一下就是连续一个星期。天无三日晴,天晴还不到两天,接着又下起了雨,阴雨绵绵,地上烂烂湿,寒冷的空气中混杂着枯枝烂叶的腐臭味和泥土的腥味儿。
冬天对农村孩子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由于穿得单薄,孩子们常患感冒,有的坐在教室里都在打抖,为了驱除寒冷,孩子们一下课就到赶紧跑到操场上运动运动。
为了让孩子们穿得暖和些,秋菊老师每次回到省城的家里,都没有休息,而是到处活动,动员亲朋好友、原来的同学、同事为孩子们募捐衣物,特别是过冬的衣服和鞋子。有一次,她到一个公司进行募捐,那个公司的老总是她高中时的同学,在听明她的来意后,十分感动,说了很多客套的话:“你们当老师的,既要教书,还要育人,如今又做起了募捐,这样做都快成慈善家了。”她说:“没有办法啊,看到孩子们冬天穿得那么单薄,心里疼啊!你没有到过山区,到了就知道了,山区里的孩子苦啊。”老总说:“就凭你这种精神,我都要帮你这个忙。”那次秋季开学后,老总亲自押车,送来了整整一卡车的衣物、食品和学习用品。在捐赠仪式上,校长握着他的手说:“真要感谢你啊!”老总指着秋菊老师说:“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秋菊老师吧,是她的精神感到了我。”之后,校长、秋菊老师领着老总在校园转了一圈后,又看了学生宿舍、食堂,老总动情地说:“我要把你们学校作为我们公司的培训基地,要让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要来这里接受教育。同时,公司与学校开展一帮一结对活动,让每一位员工都伸出友爱的手,帮助山里的孩子。”从那以后,老总每年都要带公司员工来学校,并为学校捐赠办公用品、学习用品。
那天下午放学后,花儿从操场上经过,去食堂打饭,走在路上,低着头,不看前面,只看自己的两只脚,慢慢地走着。两只脚上的跑鞋都烂得不能再烂了,前面露着洞,大脚趾探出头来,后面露出脚跟,脚跟已冻得红肿发亮。其实花儿脚上穿得这双跑鞋,正是秋菊老师募捐而来的,只是花儿每个星期回到家里,星期六和星期天都要到山里做工,家公家婆都老了,许多农活做不了,就全靠她做,小小的年纪就撑起了半个家。当然,稻田是种不了的,只好承包给别人,而地里的苞谷、黄豆和辣子、茄子、豆角、白菜、罗卜还得做。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这样,与其他孩子相比,很自然的鞋子也就不经穿,烂得快。
这时,秋菊老师刚好从办公室里出来,站在阶沿上,看见花儿脚上的鞋,吃了一惊,责怪自己前段时间怎么没有注意到花儿的鞋已经烂成这个样子了。秋菊老师叫了一声:“花儿!”
花儿听到秋菊老师叫她,赶紧停下来。看了一眼秋菊老师,就低下头。脚下的青石板路光光亮亮的,被经年的雨水洗得如玉一般滑润,一些碧绿的小从石缝里冒出来,很鲜活很天真的样子。都冬至了,小草还不肯躲进地下去暖和,钻出头来贪玩。
秋菊老师走过去,摸着花儿的头:“花儿,我领你到商店去卖双鞋,看你那鞋烂得不能再穿了。”花儿觉得有一股温温柔柔的暖气随之而来。开始花儿不愿意,自己怎么能叫秋菊老师给自己买鞋呢?可是一看脚上的鞋,实在是烂得不能再穿了,她做梦都想有一双新鞋,可是家里哪里拿得出钱啊!
秋菊老师领着花儿走出校园,路过大桥时,冷风从酉水河面呼呼地吹来,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路边的树木和行人,阴沟里的树叶、塑料袋被风刮起,卷到半空中,到处乱飞。寒冷的河风透过棉袄直钻肌肤,花儿打了一个寒颤,猛地咳嗽了几声。秋菊老师赶紧将花儿搂在怀里,并解下自己的大红色围巾,系在花儿的脖子上。花儿眼眶一热,有两滴感激的泪水滴到衣禁上。
秋菊老师和花儿来到大街上的万家乐超市。在卖鞋子的地方,秋菊老师给花儿挑选了一双棕色跑鞋和一双黑色棉鞋,还给花儿买了两双黑色棉袜。付钱的时候,老板娘一边找零钱,一边说:“秋菊老师,你就像观音菩萨啊,把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了。”秋菊老师说:“孩子们离开家里,大人心疼不了,只有老师来疼。”老板娘说:“你这是又当爹,又当娘啊。”
老板娘从厨房打来一盆热水,让花儿洗脚,当即把鞋子换了。当花儿坐下来,脱下脚上的烂鞋子,两只脚还没有放进盆里,老板娘就弯下腰,将烂鞋子拾起来,然后直起腰身,顺手将烂鞋子撂到了外面的垃圾池里。
秋菊老师和花儿走出商店。穿着暖和和的新鞋子,花儿感到脚不再那么冷了,脸上有了红润,身上有了热气,走起路来也有了精神,于是望着远处的山野。
入冬的山野看上去一片凋零,山坡上的茶树、橘树、松树、杉树虽然还绿着,却十分黯淡凝重。但是,地底上并不寂寞冷清,种子们正攒着劲儿要冒出头来呢,要不了一个月,大地又会绿起来,生机勃勃起来。
花儿盼望着春天早日到来。(未完待续)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向卫华,男,1967年11月出生。现在湖南省古丈县委组织部任职,古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创作近3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编《古丈县地名志》《古丈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等书,总纂第二轮《古丈县志》,出版《古丈史话》等书。
向卫华 | 隐逸在时光里的岩排溪(散文)
向卫华 | 我家的菜园(散文)
向卫华 | 老虎塔的夏天(散文)
向卫华 | 月光下的栖凤湖(散文)
向卫华 | 烟雨葫芦溪散文)
向卫华 | 又听见了花开的声音(散文)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上)(短篇小说)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下)(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一)(短篇小说)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一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