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振勇 | 冬天里的风(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冬天里的风(散文)
高振勇
2020.12.30

(2020年12月28日,大风忽起,寒潮来袭,作此篇,以志冷冽)

在北方生活的人总觉得南方好,南方冬天不冷是最大的诱惑。虽说北方也是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春天灿烂绚丽多彩,夏日喧嚣热火朝天,秋风细雨天高云淡,可到了冬天,就没有那么美了,朔风阵阵,雾霾连连,寒冷无比,难以忍耐。尤其北方的冬天又特别漫长。在漫长的冬天里,风又是极其的凶狠嚣张,没有在北方生活过的人是想象不出它的厉害的。

南方的风多是宜人的,或和煦温柔,或清爽惬意,或湿腻,或阴凉,即使超强台风,每每猛烈,确也短暂,且无严寒,无论如何是不会受冻的。而北方冬天的风就不同了,它最为突出的就是冷。
冬初来一场风,就能为花草进行一次整容,连续几场风,花草反复被整理,过不了几日,你再看看,全死了。

而隆冬,风就成了一批无情的怪物,一伙发疯的魔头,纠结一起,横行无忌,对谁也不客气了。少时,冬夜,往往睡到酣畅时,惊醒了。咕哩咕咚、噼里啪啦,呜呜响、啾啾叫,瘆得慌。这是刮大风了,半夜忽然来的风,猛烈难以估计。常常大风一起,霎时昏天黑地,瞬间土味呛人,虽无“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之势,却也黄沙满天,冷冽彻骨。风之大,不知其巨;风之快,不知其疾,然风之怒吼威吓,风之罪恶,尤以粗野狂暴破坏之状却是极其恐怖而又相当深重的。

屋顶上的老瓦,特别是屋脊、飞檐、房头上的瓦容易被大风吹落,砸伤猪圈里的猪、鸡架上的鸡都是有的,砸住人确实不多。北方的冬季,地里几乎没有什么庄稼,再大的风,农业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损失。受损的只有人的皮肤——粗糙、皲裂、黒厚和冻疮,以及冻疮留下来的疤。
冬日风天,冷得够呛,风后,愈发冷得要命。

在冬天的恶风里,穷人首当其冲的难熬,有的就被它夺走了性命,即使活着,手脚、耳鼻早已冻烂,疼痛不忍。而富人却尽显华贵雍容,一应狐裘貂皮,暖阁温床,锦衣玉食,悠然自得。穷人怕冬天,富人怕夏天,说的也是这个理儿。

一往无顾的风就这样一直从入冬刮到春来。过去,天气预报经常说“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或“蒙古高原南下的寒流”,就是说强大的冷风要来了,这样的话已经很久听不到了,也许现在不这么讲了。还好,现在的冬天,风少了,也小了,据说是“三北”防护林起到了挡风的功效。

北风吹,雪花飘。冬天里的风大多与雪一起伴着来的,狂风暴雪是最坏的天气。狂风把万物猛烈地扫荡一番,已显干净,突如其来的大雪又纷纷洒向人间,世界真的就洁白光亮、晶莹剔透到了极致,全然不顾人类的感触却一味呈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风光而恣意称快。
狂风寒流虐待生灵,也激起万物的抗争,抵御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人类由非洲顶风冒雪迁徙到亚欧,就是与严寒战斗的明证。

风终究是要迷人眼、阻人足的,在冬天里逆风而行、有效前驱是艰难的,尤其独行是万万走不快、走不远的;倘若同行,即使受冻也应该能够行稳致远而一往无前。如果顺风扬帆,那一定事半功倍、前程万里了。

冬天的风给人的感觉总是冷酷而不友善的,但它是力量,是资源,是机会。鲲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靠的正是北冥大泽高冷无比的寒风。而今天,它却更是风力发电的天然动能。

寒风洗清了天空,送走了严冬,引来了春的呼喊声。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高振勇,邯郸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离退休干部处处长,文学爱好者。
高振勇 | 老 宅(散文)
高振勇 | 春天来了(散文)(主播:郑书芹)
高振勇 | 心愿(诗歌)(主播:张文玲)
高振勇 | 惊 蛰(诗歌)
高振勇 |因为爱(散文诗)(主播:周晓梅)
高振勇 | 月 亮(诗歌)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