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湘夜读 ▏《花心(15)》

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赵局已经自罚三杯,我们这位首席先生是不是也要自罚三杯?”“我我我,我怎么啦?”“怎么啦,还要吾(我)多讲伐?有了个送上门的警花,还要缠着吾个小花,侬的问题比赵局大了去伐,赵局嘛,还说得上是七年之痒,侬嘛,是新婚燕尔就出轨,这花那花,你也太花了伐!喝酒喝酒……”结果,本来想来场贵妃醉酒的伤感剧,结果变成了贵妃闹酒而且闹得赵局和陈首席无形中不知多喝了多少杯酒的闹剧。加上赵局告诉陈首席花蕊是个“京巴”,即1斤8两的量,所以,趁她俩上洗手间的功夫,两男人一商量,还是赶紧撤了的好,要不然“贵妃”未放倒,“皇上”倒是先倒了,什么天鹅肉就是八鹅肉也都白搭!在回去路上,赵局和干姐姐已经抢先坐在车子的后排,花蕊只有直挺挺地在副驾驶位上和陈首席并排。说句实话,花蕊打心眼里、从骨子里就瞧不上陈首席这样的人,先不说那一口浓浓的乡里话,光脸上那一脸横肉加上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看到就叫人恶心。最讨厌的是,他总是自以为是,好像他就是公安,所有人都必须归他公安管。上次,当他知道花蕊的父母由矿里搬到了市里,竟要司机带路跑过去送礼,当时花蕊不在家,他竟厚颜无耻地称自己是花蕊的男朋友,搞得花蕊的父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眨巴眨巴着眼睛,硬是一楞一楞的好半天。每次到店里来喝酒,他总是叫花蕊挨他坐着来陪酒,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桌子底下就是咸猪手。他那只爪子转眼功夫就落在了花蕊的大腿上,甚至当着小跳蚤的面故意把花蕊一箍,“这哪是你的媳妇,明明是我的媳妇”,放肆嚣张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可能是从反光镜里看到一枝花被抱着坐在了赵局的腿子上,他受了剌激,歪着头对花蕊说:“你是不是也坐过来,坐在我身上呢?”赵局一听连忙制止:“莫瞎搞啊,到时候你一激动,把一车人都开到湖里弃(去)了,那不是好玩的,‘屁糊’‘大糊’都被你搞出来了!”“嗨,我不是看你赵局在得福利吗,我受不了了,也想来一点!”后排座上,赵局斜躺着,一枝花坐在他身上不停地扭动着腰肢,陈首席老盯着反光镜看。“啀啀,你开车看着前面的路好不好?不要一傢伙把我们搞到沟里去了!开车就开车,别老想着搞福利。等把我俩都送到家了,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果真,当车上只剩下他和花蕊的时候,他把车停在了花蕊家的楼下。车门被锁死,车灯全熄灭,车内车外全是黑漆漆的一片。花蕊被这陡然的黑暗吓呆了,正要喊他把车门打开时,不想自己的嘴巴被他厚厚的嘴唇给压住了,一股令人作呕的酒气和恶臭的口气袭来,令花蕊感到窒息。陈首席一手搂着花蕊的后脖,一手正在解花蕊的衣服,任花蕊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正当花蕊感到绝望的时候,车外突然闪现着灯光,紧接着,一阵摩托车“突突突”的声音传来,一眨眼功夫,摩托车停在了小车跟前,随即就有一电筒的强聚光光柱在朝车内照着,剌得陈首席和花蕊都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就是电筒敲击车窗的声音:“出来,车内的人统统出来!再不出来,我就砸玻璃了啊!”“啀,你吃了豹子胆,敢来查我的车,还敢砸我的车?”陈首席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他黑暗中走近一看,“嗨,我以为是谁呢,搞得半天是你个小跳蚤!你有什么权利查我的车?有什么权利要砸我的车?”“我没权利来查车砸车,但我有权利来接人!”“接什么人?”“接我媳妇!”“你不是还没过门吗?”“没过门也是我媳妇!”曹细海说完,一把扯过花蕊:“蕊蕊,我们走!”当曹细海发动摩托车载着花蕊离去的时候,陈首席突然大声喊道:“她的家不是在这儿吗,你们这是往哪儿跑?”曹细海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这里是她父母的家,我们回我们自己的小家,你管得着吗?”
广告位虚位以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视频为:作者第一部纪实小说读者见面会
子珈主播
【楚湘夜读】邀约作者简介:无风涟漪,退休干部,第一部小说《罗曼蒂克》已于上月与大家见面了,本文首发于无风涟漪微信朋友圈,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编:书 童编辑:婉 秋
大家都在看
往楚湘汇商学院第五期导师——左晓峰
期第四站活动汇报丨建筑装饰工程行业精英交流会圆满举行!
推儿时记忆丨乡下采野果
荐楚湘夜读 ▏《花心(14)》
【楚湘夜读】听友交流群正式开放啦~
扫描上方二维码,加书童好友,并说明来意;或者在微信公众号评论区留言,留下你的微信号,或者手机号码,耐心等待片刻,书童会加你并拉你加入群聊,进群记得遵守群规~小伙伴们快到群里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