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京国散文:打 尜

散文
打尜

文/高京国编辑/磐石

在乳山市一带的农村,过去家里尽管没有电视机、电脑、爱派等现代化的电器设施,但是孩子们所参与的课余游戏活动则是五花八门俯拾皆是,要比现在孩子们玩的内容丰富多彩得多。
那时侯他(她)们放学后,或星期天或假期里,除了上山捕雀、爬树捉知了、晚上照马猴外,再就是利用村里的空闲地,因陋就简地摆开了玩场:女孩子们大多是三人一堆五人一簇地凑在一起,在宽敞的地上,忙着跳绳、跳方、踢毽子、拾摸核;而那些半大不小的小子们则在玩趴猫、砸“神柱碑”、滚车、弹玻璃蛋、打皮猴等,到了冬天男女孩子们混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或打滑趋溜,更是热闹非凡……。然而,玩的时间最长、参加人最多、组织性最强的一种游戏则是打尜(ga)。
打尜,在胶东半岛有的地方叫打棍,也有的地方叫打夹奶子等。尽管叫法不一,但玩法大同小异。玩它所用的家把械,只需一个形状类似家用厨具菜冲的木板,叫扇板;也有的地方直接用大拇指头粗五十公分左右长的结实木棍,更省事。再有一个长十公分左右、食指粗的小木棍,叫尜。它的选材有讲究,要结实耐用才行,大多选用的是柞木棍,把它的二端削成不带尖如乳头般的末末头即可。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可以开始打尜了。
参加打尜的人要分成打、接两帮。以拔草棍或钉钢锤的方式来决定谁打谁接。
打尜时,要在场地一端划出一个直径约六十公尺的圆圈,名曰“锅”。离“锅”往前一米半开外画一条直横线,为分界线。打尜的人要在横线内打。接尜的人为了安全,则要站在远离横线以外的地方接尜。
打尜的游戏规则是,打尜的人要站在横线内,把尜平放在地面上,严禁用如小石块等物体把尜的一头支起来,只能利用尜头与地面之间的空隙,或蹲着或弯腰,瞅准用扇板朝尜头上轻轻一砍,把尜砍得弹蹦起来。在它还没有落地之前,说时迟那时快,瞬间扇板用力向前一扇拨,把它打得越远越好。目的是把尜打得越过接尜人的防线,让对方接不到。如果尜弹蹦起来没打出去,而落在锅里。则为烫死;如果落在锅边上,则为勒死;如果落在原地,则为憋死;皆为输。
尜打出后,接尜人则根据打尜人的技巧、方向和力量,迅速判断,随时调整好自己的位置,趁尜还没落地前,跑过去用手或帽子等物迅速把尜接住。接不着尜,打者要以扇板或以步为尺,象丈量地亩一样进行测量距离,记好数,以备来比较谁打出的距离最长决定赢输。这时打尜人还可以接着打……。如果接者把尜接住,则嘴里要发出一种“簌”的低长音,中间不准换气,快跑到锅边把尜放到锅里,这个过程叫“哈簌”。这样就算接尜的暂胜一局。而打者换人接着再打,直到把自己的人全部换完,则接尜人变为打者……。
如果接者虽然接到尜,而不能哈着“簌”,一口气跑回来把尜放进锅里,则不能算赢,还要量距。如果一方整体赢了,或输家背着赢家背着围绕锅到尜落地最远的地方,再加上“哈簌”失败的距离跑一圈。就这样循环往复,乐此不疲的玩下去。
此游戏的好处是:既可增强参入者的判断力和反应能力,又可通过“哈簌”而加大肺活量,有利于孩子们身体的健康成长,还可以提高其快跑能力和培养团队合作精神。美中不足是,玩这种游戏危险性较大。一旦尜打在接尜人身上轻者受皮肉之苦,重则可能破容伤眼。
前些日子,央视四台播放的《金手指》电视连续剧中,有假王爷唐青山大难不死之后,在重新夺回自己的木材加工厂里,与人兴致勃勃地也玩起了打尜的这种游戏。唐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身为阔少,那时他竟能玩这种游戏,可见打尜是不分身份“贵”“贱”,也是一项非常普及的游戏活动。唐青山打尜的场面,唤醒了沉淀在我心底深处儿时的记忆而浮想联翩。
我时常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大力培养和造就各类专业人才担当重任。在那种情况下,学校竟还要根据时节,放麦、暑、秋和寒假,而且每个星期还有雷打不动的体育课和星期六下午的劳动课。有时还根据形势需要,全校师生集合起来听英雄事迹和时事政治报告。尽管如此,那时孩子们的学习任务和压力也没有现在那么大。
他(她)们放学后,除了帮助大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外,还能忙中找乐,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开展各种有利于身心健康,如打尜等的游戏活动,来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

孩子们学业有成踏上社会后,在党和领袖的正确领导下,冲破美国和原苏联为首的第一世界对我国的政治、经济和技术等的封锁。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艰苦奋斗,拼搏奉献,团结合作,克服了现代人无法想象的艰难险阻,硬是把“二弹一星”搞成功……。终于使中华民族在科技方面也能傲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但这些年为了高考,应试教育象一条铁链把家长和老师们紧紧捆绑在升学率的战车上,而孩子们却被迫成了学分的奴隶和工具。这种局面的形成和摧残他(她)们身心健康的恶果,以及对社会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极大浪费,较之漫长的封建社会科举制度,从某种角度上讲,是有之过而不及!他(她)们上课死背硬记,下课后则把少得可怜的课余时间不是用来看电视,就是玩电子游戏,或跑到网吧里冲冲杀杀。
就这样,他(她)们清澈无瑕的童心,因所谓的现代生活而被一点一点的吞噬掉;他(她)们的天生好动的童趣,也因所谓的应试教育而被一滴一滴的剥夺去。正因如此,现在像打尜等这些游戏已在农村,自然而然地也就消声绝迹了。
诚然,教育改革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工程。但是它改革的最终目的和根本目标,首先和必须是要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应在保证安全向上,“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前提下,为孩子们的快乐健康成长,创造一个更美好的天地。

地址:威海环翠伴月湾畔

二○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高京国,男,山东乳山人。威海作家协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做过工,当过兵,还在政府部门工作过,现已退休。偶尔拾笔写些小“豆腐块”,被威海文艺、威海晚报、威海日报、及散文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报刊和《世界作家园林》、《环球文艺纵横》平台发表过。

【环球文艺纵横 约稿启事】
“环球文艺纵横”是文艺爱好者的领地,是灵魂工程师们安放心灵的佳苑。平台以文会友,以情交流面向全国文艺爱好者,致力于文化思想传承、推介,教育教学叙事、交流,文艺创作、欣赏,时事关注、评论,主要推介范围:散文、诗歌、小说、杂谈、故事、歌词、书画、演讲词、教育叙事及图说生活等。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号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8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80的,发放赞赏的7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环球文艺纵横》,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谭光华、王昌元、刘勇、张云波、王化猛 、赵健、巴中力、桑祥海、李子明
文学顾问:李永林、孟力、郑振富、庐阳真人、李正国、金春辉、王燚、轩昂、温时峰
统 稿:蒲 苇
名誉主编:刘勇张云波 赵健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于术芹 李永林孟力
编 委:碧 霖丽欣
编 辑:安然 (赵雪雁)映山红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环球文艺纵横》!

觉得不错,请点赞↓

【世界作家园林约稿事宜】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7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100的,发放赞赏的6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作家园林》,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谭光华、王昌元、刘勇、张云波、王化猛 、赵健、巴中力、桑祥海、李子明、陈鹏飞
文学顾问:李永林、孟力、郑振富、庐阳真人、李正国、金春辉、王燚、轩昂、温时峰
统 稿:蒲 苇
名誉主编:刘勇张云波赵健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于术芹李永林孟力
编 委:碧 霖丽欣
编 辑:安然 (赵雪雁)映山红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世界作家园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