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润堂 | 忙假与夏收

我的小学和初中是在村上读的。那时,农村孩子比城里孩子们“幸福”,除了寒假和暑假两个假期外,还多两个假期,一个是夏收忙假,一般10天,一个是秋收忙假,一般7天。
我从上学起,就享受到忙假的“待遇”。一群小娃娃在生产队麦地捡麦子,忙了一上午,大家排队把捡来的麦子送到场里归公,由祥儿他爸过称记帐,每斤给0.02元的劳务费。忙假结束后,小学生们领着大约0.6–1元的不等报酬,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而大人们还要在麦场上忙碌一个多月。
到了三年级,我“高升”了。忙假中给打麦场站岗,同时兼任“送水工”、“倒粪工”等多种职务。大人在麦场,用绳子套着牲口,牵着碌碡碾场。中午太阳火辣辣,二十几个碌碡,三十多匹牲口,在打麦场中依次顺时钟地走动旋转。牲口一有大便,大人们就急忙用竹编的笊篱把它接住,大喊“润堂,倒粪”。我们三个“倒粪工”急忙跑去,拿着空笊篱与大人交换。有时牲口不听话,或者大人们操作不当,牲口就将大便拉在麦草上,就要想办法捡起。只是对于牲畜的小便,大家毫无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它流淌在麦草(麦粒)中。这样的工作,持续了三年,每天队上记3分工,10天忙假可挣3元钱,下学期的学费书本费全有啦。
上初中高中时,我也学着大人们碾场。一开始,当大人们的“替换工”。大人们要喝水或者上厕所,我就去牵着牲口走几圈。遇到牲口要大便,我胳膊短接不住,也会遭到大人们训斥。有时走急了,小腿干撞到陂锏上生疼生疼,回家后发现小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傍晚扬场,金灿灿的小麦堆成几小堆,贫农代表李杰拿来尺把见方的木印章,印在麦堆顶上和周围。晚上,场长派两名社员看场,防火防盗,防“阶级敌人”搞破坏。
1974年底,上完凤翔四中,我当了一名返乡“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回我又“高升”了,远离打麦场,队长安排我和三虎他爸磨豆腐养猪,当上了“养猪官”。我在墙上用粉笔写了打油诗,“走进豆腐坊,肚饥口又渴,挥刀吃豆腐,抢碗喝白汤(豆浆),奉劝那些人,损公不应当!”三个月后,我去大队当了文秘,专门给大队书记写报告,去县武装部给民兵营写先进事迹材料,还培训了8名生产队长入了党,和他们一起学习党章,讲党员的权利和义务。对于文盲队长,要教他们背诵入党誓词,教他们在组织发展会议上怎样讲话。随后成为公社重点项目“东白村530亩棉花方指挥部”的管理员。后来,还当了民办教师,去横水二中(我的初中母校,后为初高中联办)教高中。
1977年,我以民办教师身份,和我的学生一起参加高考。1978年2月,去南京大学求学。
在离开家乡43年的时间里,我回家探亲不到10次。再也没有时间参加生产队龙口夺食的夏收麦种劳动,也不知道分田到户后,各家各户的夏收夏种,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直到今年回家陪侍老娘,正赶上夏收的季节。看到麦浪滚滚,收割机来回穿梭,运粮车忙个不停,我的精神才为之一振。
我家两块近4亩的小麦黄了。万锁开着收割机,红娃开着运粮车,前后忙乎了不到一小时,就收割脱粒运粮一鼓作气完成。割麦180元,运麦40元。晾晒两天,留下口粮,卖走余粮。原来一个多月紧张的夏收劳动,现在每户只要四、五天就轻轻松松完成,全队也不过七、八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有点不相信。
夏收结束了。忙假取消了。我思忖着,忙假,是农村老师们的“创新”还是教育部门的统一规定?它会变为历史吗?
农村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实现农业现代化。当年伟人的教诲,不断在我的脑海中萦回着。
广大村民,正迈步行走在全面实现小康的幸福大道上。(2020.6.22于秦川雍州东白村)
宁润堂,原为横水二中民办教师。1977年参加恢复后的首届高考,考入南京大学化学系高分子化学专业。毕业后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公司工作35年。高级工程师,仪化中层(处级)管理人员,曾任江苏省兴化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现已退休,赋闲在家。往期回顾
●宁润堂 | 东白村大队“剧团”轶事
●宁润堂 | 追寻–家乡几十年的变迁
●宁润堂 | 生存?生?存?–农村所见所闻随笔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