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殿红 |永难忘却的怀念(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永难忘却的怀念(散文)
胡殿红
2020.10.31
我又一次用颤抖的双手打开尘封的记忆,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父亲消瘦的面庞,情感的闸门瞬间开启,任泪眼婆娑。心绪又回到了和父亲朝夕相处的日子。
父亲生于五十年代初期,家中排行老二。他命运多舛一生清贫。二十多岁时奶奶、大伯相继病故,爷爷承受不了压力,独自去天津谋生。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父亲的肩上。父亲年轻时挖过海河,修过铁路,当过队长、民兵连长,在三里五村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父亲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我和妹妹都怕他。年少时不懂事,心中甚至一度怨恨他。父亲又十分爱我们,现在想想那是恨铁不成钢,只是爱的方式不同罢了。尽管父亲离开我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有些事却不会随着落叶飘零,犹如窖藏老酒,历久弥香。
记得我上五年级时父亲买了辆自行车,父亲十分爱惜它,不但用花花绿绿的彩带缠了车梁,而且每天都用布擦拭得一尘不染。每当骑时一个小沟沟坎坎也要搬过去。当时我在外村上学,有一次我的破自行车坏了骑它上学,结果一时大意上了锁却忘了拔钥匙。下学时却发现钥匙不见了,多处寻找未果,只好让老师撬了车锁。我当时十分害怕,心想又免不了一顿奚落。当我诚惶诚恐地向父亲说明情况后,父亲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再安装一个新锁,以后一定要操心”。看着父亲淡然的表情,我眼里噙满泪花。
师范毕业时,我因为工作分配问题和对象意见相左。那一段时间真是食之无味,夜不能寐,整天像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人也一下子消瘦了许多。父亲问明情况毅然决定让我分配到爱人所在的县城。当时好多亲朋好友劝父亲放弃这个念头,有的说孩子将来不在身边不管用,还有的说白给别人养了一个儿子。看得出父亲也徘徊过,但最终还是坚定地在志愿书上签了字。面对悠悠之口,父亲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我的儿子,不孝顺的话即使在身边也不管用,我相信我的儿子,我也不想让儿子犯难”。一个决定成就了我幸福的一生。
天有不测风云!我1998年结婚,第二年春天父亲突然说胸口疼。我领着父亲去临漳中医院做了胃镜,医生告诉我可能是胃癌。一句话不啻于晴天霹雳,一下子将我对生活的信心击了个粉碎。后来又去邯郸中心医院,安阳肿痛医院做了病理检查,结果确诊无疑。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结婚就欠了不少债,手术又得一万多。90年代的一万多是什么概念?乐观的父亲苦笑着说:“别看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们还要生活,你才结婚更不能因为我的病让家庭出现变故”。身为人子我怎能听之任之?善良的妻子也鼓励我说:“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做一万分的努力”。于是我眼含热泪,饱受冷暖,终于筹齐了手术费。手术是在邢台做的,手术很成功,只可惜术后一年复发,将父亲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9岁。父亲在最后的日子心里很平静。当时我正在教初三毕业班,再有三个月学生就要中考。临阵不能换将。我就每个星期天骑车回家陪陪父亲。生活的贫穷让我常常捉襟见肘,记得有一次从家中回来身上只剩两毛钱,我还自嘲如果车扎了胎我就推着走。吃咸菜喝热水充饥也是有的。经济拮据还是其次,关键是父亲发病时疼痛难忍,真想把自己寿命减少几十年换取父亲的健康。记得有一次父亲病情稍好,对我说:“我的病好不了了,活着真是受罪,要不是怕给你留下不好的名声,我就寻短见了。你才上班不必每周回来,要好好工作,不要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你做好后事准备就行了”。当我将家里仅有的两千斤小麦卖掉买棺木时,父亲还阻止我,让我草草掩埋即可。正好当时刚兴起火葬,偷埋土葬盛行,才保留了我可怜的自尊。
父亲一生勤俭节约,待人诚恳,朴实的人格一直在我身上延续;父亲喜欢读书,经常给我讲小说,读书的习惯我一直保留至今;父亲热爱生活,乐观豁达,淡泊名利,宁静致远一直是我毕生的追求。
斯人已去,生活还得继续。我将努力工作,教育好子女,照顾好母亲,将你的人格魅力,朴实家风代代相传。
平凡而伟大的父亲,你长眠,我长念。来生我还做你的孩子!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胡殿红,南东坊学区教师,爱好读书、写作。人生格言:事虽难,行则必成!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高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