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纪实】津门网李岩:保暖工一日

施工外景
我家住的是一栋八十年代末建的塔楼,保温较差,冬冷夏热。当地政府根据规划对老旧小区进行改造,给老楼加装保温层,真是为居民办了件大好事。2013年六月下旬,百十号来自河南、河北、安徽等地的农民工住进楼下地下室,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是不易。给楼房添加“保暖衣”是一项高危的工作。要在十几二十几层的楼顶架设吊篮,工人带着工具、水泥砂浆、泡沫保温板,利用吊篮自备电机升降施工,每天在上面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我曾干过两年泥瓦匠,对建筑工人有一种特殊感情,深知这项工作的艰辛。对于这个新的工种,我还不太了解,充满好奇。7月初一天夜间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天空放晴,阳光明媚,一大早我就提着相机,追随农民工(他们自称工种是保暖工),记录下他们一日的生活,以此表达对农民工这个特殊群体的深深敬意。
清晨6点多,我走进楼房地下室,里面阴暗潮湿,散发着霉味、涂料味夹杂着臭汗味,地上还汪着灌进来的雨水。
大部分民工已起床。据民工说,这个地下室住了一百余人。很多小蚊虫围着灯泡打转,不用蚊香驱赶无法入睡。
早餐是公司免费提供的油饼、豆浆,管饱。
民工说管吃管住,每月净收入三五千元左右。
早晨7点多钟,开始备料。
每两人一档,将一上午用的保温板等施工材料搬到架子上。
搅拌贴保温板的水泥砂浆。
整个上午的工作是贴外墙的保温板。
一二层在脚手架上施工,打灰贴板一个人相对好干些。
高层需要在吊笼里施工,晃晃悠悠的,外人看着都眼晕,甭说还得干活。
有外挂空调的地方,施工比较麻烦,还要切割保温板。
中午12点开饭。主食米饭,一菜是肉片炒豆芽。
露天就餐因地制宜。
用红塑料盆吃饭的小伙子来自河南,是这伙民工中年龄最小的,属90后。
这位头发白了的民工,姓张,河南驻马店人,属马的59岁。
他膝下两儿一女,孙女已读高中。他说,来京五六年了,平时没有休息日,每年麦收、春节回家两次。
地下室闷热,午饭后在健身苑的椅子上靠着小憩一会儿。
这位干脆放平了,躺在一尺宽的石墙上睡入梦乡。
下午两点,气温已达34度以上,民工们顶着烈日,冒着高温又开始了工作。
工作。
这位身材较胖的民工,汗水湿透了衣衫。我劝他把马甲、帽子脱掉透透风。他回答:不能脱,这是安全规定。
直到一桶水泥用光,他才利用取料的机会,在阴凉处喝口水、抽支烟。
傍晚六点半多了,民工们才陆续收工。有时为用完剩下的水泥,得干到晚上七八点钟才下班。
吃过晚饭,天黑了,露天地里冲个澡。
再把湿透的衣裤洗净晾上,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北京这座国际大都市,每栋高楼大厦的一砖一瓦都流有农民工的辛勤汗水,却没有留下一个人的名字。

津门网作者 李岩 1951年出生,属兔。退休后,喜欢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摄影是业余爱好,走走转转,健身健脑。喜欢拍点人文的,身边的、普通百姓的生活。著名摄影家李英杰老师有句话我喜欢,过去时不可得,未来时不可得,只纪录当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