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问安·每周牧函《我们越来越像什么》

各位蒙召在QYZFJH侍奉神的子民,平安。
这是很难的事,一个公民怎么理解他的国家每天的变化,如果这个国家一年的变化,可能超过其他国家三十年的变化。 而一个信徒,又怎么理解他的教会每周的变化。如果这间教会一年的变化,可能超过其他国家的教会一代人的变化。 很不幸福或很幸福的是,上帝就让我们就活在这双重的变局中。事实上,当代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无法对中国社会的急剧变化,建立起一种恰当的理解。 当代的绝大多数基督徒呢,我们是否对中国教会和自己教会的急剧变化,建立起了一种恰当的理解? 当年,李鸿章的历史感是敏锐而伟大的。鸦片战争一开始,他就看见,他所侍奉的清王朝会不会灭亡,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个民族“二千年未有之变局”开始了。 但他的眼光还是短浅,因他不认识十字架上的救主。事实上,从主耶稣来到伯利恒,人类的“二千年未有之变局”就开始了。 也不是英国的第一艘战舰在广州靠岸,而是长老会的第一个宣教士马礼逊在澳门登陆,中国的“二千年未有之变局”也开始了。 而从我悔改信主起,我们老王家的“二千年未有之变局”,也就从我身上开始了。这就是第一代基督徒的意思。自QYZFJH蒙召成立,对许多信徒、亲人、家族,对许多公司、单位和许多条街道、社区来说,也都是“二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开始。 换言之,弟兄姊妹,你的祖上可能出过状元、乡绅,出过官人、商贾。你的家族中,可能有过荣归故里,有过香火鼎盛,有过一时煊赫。然而,你是否意识到,你的家族几千年以来、所发生过的最重要、最蒙恩的一件事,就是你的信主。 若非从这里出发,你就无法去恰当的理解家庭、职业、社会、文化、政治,以及教会在这时代、和在你身上的一切变化。 最近我反复思想,第三届洛桑世界宣教会议之于中国的意义。 主给我一个怦然心动的看见,家庭教会代表团出席此次洛桑会议,将是中国历史上、参加过的一切人类会议中,最重要的一次。 基督再来之前,将对中国未来的历史、灵魂、文化和结局,带来最大影响的,不是1946年参加联合国大会,不是张艺谋的北京奥运会或上海的世博会,而是即将发生的洛桑会议。 因为这是华人选民的灵魂与万族中选民的灵魂,在普世教会的圣徒团契中,第一次有看得见的相遇,看得见的回家,和看得见的在崇拜中的记念。无论是否成行,中国家庭教会的240位传道人和同工,已是全球普世教会中的第二大代表团。 就像七盏金灯台的聚会,在主耶稣的国度中,世上其他一切事,都将显为虚空。 有人感叹说,我们不是“改革宗教会”,而是“改革中教会”。因为每一个主日,都看见教会的变化。这增加了难度,去理解上帝在教会的作为和在我们个人生命中的带领。而在这时候,如果主的道不能叫我们稳妥,我们就难免慌乱。 有人说,我们越来越像一间“公司”了,意思是对彼此联络、搭配、忍耐的压力和需要,对在小事上忠心的品质的要求,都越来越不像一间“俱乐部”。就像上周有慕道友分享说,我还未信主,“只觉得这是一个很激动人心的NGO(非政府组织)”。 也有人说,我们越来越像“三自”的教堂了。意思是那些流动的会众,那些非会友的、“补充维生素”的信徒和朋友,越来越多。 随着教会的公开化和社会性的增强,一倍的会友的信仰,需要侍奉和关切两倍的会众。 于是世俗化的挑战,忠心与专心侍奉的呼召,团契建造,牧养体系,同工群体,职分进一步的区分和清晰。甚至会堂的管理,这些功课都纷至沓来。 每一天,都在挑战我们对主的教会的理解,挑战我们对所信之道的查考和持守,也挑战我们每一天寻求主的面,每一天在信心中目睹神的作为。 一切都在变,唯有耶稣不改变。一切都在变,唯有信条的持守不改变。 换言之,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是“改革宗教会”,我们就不怕自己是“改革中教会”。这就是为什么,长老会决定修订教会的中文名称与英文名称一致,正式更名为“(chengdu)QYZF归正教会”,也可简称QYZFJH。 唯有知道自己是谁,我们才知道自己越来越像什么。和你们一起每天经历被主的道“改革”的仆人wang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