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秀民●瓮沟游记(散文)

新用户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禹平文学添加关注,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点击你喜欢的文章,并分享到朋友圈。
(第51期)
禹平文学
文学爱好者的乐园
禹平文学
hxliterature668
主编微信:lxct668

瓮沟游记(散文)
原创 闫秀民
从高耀乡东南行一里许,见四尊瓮形的青石上凹刻着四个朱红色的大字“水上瓮沟”。便知我们已经到了瓮沟口。
沟口河岸甚宽,水清可见游鱼。本以为溯河而上,就可进入瓮 沟。文友鹏军说,沿着右手的砭坡是进入瓮沟的捷径。我们一行六人,文友鹏军和他不到十一岁的女儿,永宏及儿子小女儿,还有我,登上这面足足有五十米高的斜坡。站 在坡顶,俯瞰谷底,但见危峰耸翠,崖擎矮松,夾壁之下,两汪绿潭,潭中有数十人,或戏水或游泳,声音瓮瓮,与四围回音相应,甚是好听。
两股颤颤,腿膝酸疏,幌悠悠,扶着一木梯子,垂直而下。站在谷底,仰头看天,蓝天白云,被高壑所夾,状如蓝色多瑙河,从我们头顶上诗意般的流过。我们身陷谷底,如瓮中之蛙。我以为这就是瓮沟得名之缘由了。不料自小生活在瓮沟的鹏军说,谬矣,征程还不到十分之一呢。
于是,我更加兴致勃勃,觉得不虚此行。因为刚刚进山门,景色就如此摄人魂魄,那么,非常奇美,瑰丽之大观,定会纷至而沓来。果不出所料,愈溯流而上,景致愈见惊奇。而行路愈见其难。崖壁峰险,斗折蛇行,百步必有深潭,潭浅处,必有独木搭桥,涉水太深,无以渡绝,只好爬山历岩,壁虎游行,甚觉心惊肉跳。加之惧怕毒蛇窜出,更是提心吊胆。
路上遇见返回之游人我必问,离沟脑还有多少路程。因为,我既受不了今日的酷热天气的煎熬,也更畏惧旅途上的巉岩当道。 “还不到一半路呢”,“你们能走一多半了”,“快了”!离目的地还那么远,我简直急疯了。
行至一处大潭下,我浑身热汗贴着衣服,实在难受。鹏军指着潭上断崖又说:“那没有路的地方就叫阎王砭,以前摔死过人呢”!我闻此言顿觉毛骨悚然。我说“我不想去了”!我心里一直在犯嘀咕,这万一过不去呢。于是提议下潭洗澡,游泳,然后再出发。大家说也行。
脱掉上下衣服,只留短裤,纵身一跳,潭里甚是清凉。我在潭里仰泳,蛙泳,狗刨泳,觉得特别舒服,爽适。永宏还和鹏军比赛扎猛子,鹏军自小在瓮沟长大,永宏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俩还在浅处给自己的孩子教着如何游泳。永宏的小女儿紫涵怕水竟吓得大哭。倒是两个大孩子胆子大些。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放松,我们又出发了。这次为节约时间,我们决定只穿短裤,把钱与手机统一背在一个防水皮包里,走河道。 河道虽然没有掉到崖下的危险,但河床里巨石滚圆光溜,水藻河蔓,磕磕绊绊,委实难行,不时有滑栽跌倒的危险。永宏脖子上架着小女儿,先后栽了两跤。小紫涵吓得浑身颤抖。永宏却说,这是让娃历练。
我们如此这般的前行,谁也不说话。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便听到了哗哗哗的声响。这声音愈来愈大,好像大自然在不远的前方给我们演奏生命的交响。我明白,这是瀑布入潭的声音,你听,它是那样的震耳欲聋。
转过山峰,我们果然远远地就看见了三台瓮景。我们欢呼,我们终于看到了真正的瓮沟。
离我们视线最近的是一台巨瓮,瓮壁皆白,仿佛上过釉子,四间房大小。左边瀑布轰鸣叫嚣,白涛下泄。右边高崖之上八寸许的水布,抛物线式的向深潭注水,仿佛一条白龙,甚是壮观。
一台巨瓮之上是二台巨瓮。二台瓮是由两大一小三个瓮组成。两个相连的瓮远看象牛鼻子,故称作牛鼻子瓮。左瓮叫咸菜瓮,右瓮叫酸菜瓮,因此上,那只小瓮,人们便呼之为浆水瓮了。
三台瓮在二台瓮之上,大小和二台差不多,皆有两间房大小。
这些天然的石瓮,瓮瓮上悬瀑布,瓮瓮水花四溅,瓮瓮声韵叮咚,瓮瓮绿水盈盈,瓮瓮紫烟辉漾,瓮瓮皆贮存着天地日月之精华,瓮瓮深不可测也。站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瓮前,不由人不生敬畏。
这是一个净化灵魂,澄明心思的好地方。这是一个洗涤尘垢,升华自我的好地方。无论你是官场失意,还是商场折戟;无论你是考场落榜,还是感情迷离。当你站在这里,站在这里和石瓮对话的时候,你就会生发出无穷无尽的联想,引发出无穷无尽的遐思。任生活有无穷无尽之烦恼,当你跳进瓮里的那一瞬间,难言之隐,可一洗了之也。
我们在瓮潭里雀跃,狂欢,享受大自然的恩赐。我们在瓮里讨论“请君入瓮”的唐人的作茧自缚,不由放声大笑。突然间,电闪雷鸣,大雨忽至。我们不得不离开瓮潭,沿着原路急匆匆地向回返。 待我们回到瓮沟口,天气又突然放晴了。我们自然是人人变成了落汤鸡。
回首湿漉漉的瓮沟,我蓦地想起了两句歌词“不经风雨怎见彩虹,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取得成功”。
我正在沉思,永宏却对我说:“大概我们这些凡胎肉体承受不起瓮沟的自然之真纯吧。这一场雨,莫非在赶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离开啊?”
我说:“别这么悲观,你为什么不能把这一场雨看作是多情的瓮沟因我们的到来而激动的泪流满面呢?
”鹏军说:“你们两说的都有道理!”
是啊, 游历瓮沟,诱发我们不同的哲学思维。 由是为记。同游人高耀苏鹏军,梁塬胡永宏,石坡闫秀民及苏胡两友子女辈。丁酉年六月十八日于洛州。

作者简介:
闫秀民,号三无轩主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商洛市诗联协会会员。有作品发于报刊或网络平台。以为诗是精神的贵族,她不仅仅是分行排列的文字。
《禹平文学》主要推广原创首发作品,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书画摄影,歌词等。禹平文学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震撼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次成长心声的快乐。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本期编辑:兰馨草堂(微信lxct66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