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继宗|家乡的记忆

我从小离开家乡,近些年回乡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虽然物是人非,但随着年龄的增加,那值得眷恋的回忆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忘不掉……每次回家路上,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向北山看去,因为看见北山的“白色石灰嘴”,就知道离我的家乡近了。我的家乡有红瓦白墙、灯火阑珊的学校,有雄伟的“戏楼”,还有和同学们一起欢愉的避暑胜地“东沟”……它们都还在吗?汽车中,两岁多的儿子兴高采烈地唱着爷爷教给他的《九月九的酒》:“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不由勾起我深深的回忆,又回到儿时,又回到我魂牵梦绕的家乡。小学和明星记忆中,我的家乡经济发达、人丁兴旺。自长虹街向北向南路灯明亮,村村通的乡间路和老人眼中的“官路”一样是柏油铺成的。村小学大约有2000多学生,是宝鸡市第一批命名的示范小学,老师有80多人,个个教学精湛多才多艺,校园环境优雅,有我们从“宝鸡市农科所”拉回来的据说是天安门广场铺的草皮,在草皮的边缘的地上用刀画一条线,草就像地毯一样被成捆卷起。小学的南面是村委会广场,广场也兼备小学操场的功能,里栽种了30多棵颗土槐树,都有一抱粗了。夏日放学后它就成了孩子们游戏的天堂,我学骑自行车就是在那里,先“蹬三岔”,看见大孩子跨在二八自行车的横梁上骑得快活,就让伙伴帮我扶着车子在梁上“蹬圆圈”,整整骑了一下午,天黑了下不来,就抱着老槐树让车子停下来才回家。广场的南边是戏楼,农历六月十九办庙会的时候可热闹了。我还记得有一年我们村邀请的是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名演,主持人是陕西电视台陈爱美,演出了李小锋的《周仁回府》,孙存蝶的《拾黄金》等等曲目。那一年父亲恰好在村委帮忙,我去叫父亲回家吃饭时,父亲邀请孙存蝶和我们在后台合了影,我拿那张照片炫耀了好些年!我和明星有张合影哩!
村口的老井和大多数农村一样,我们家的村口也有一口老井。小时候经常看着大人早上排队打水,稍大一些,作为家里的男丁,我就主动帮母亲挑水了。开始母亲去的时候提3个桶,辘轳是木制的,扣好桶一圈一圈地将桶放下去,再一圈一圈地在辘轳上缠起,冬天井口冒着白色的气,井台上如果有人不小心洒了水,到第二天井台上就全是“青冰逛”,母亲先打小桶,让我接上去提回家,她再打两大桶用扁担担回家。慢慢地我自己能挑水了,我就学着大人们的模样一下一下地的转动辘轳,如果我去的时间久了,母亲不放心就来接我。等到大约四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就不用来了,而我也大胆地学习一些青年人的样子,扣好桶后放辘轳,让桶在辘轳的自转下自由坠落,我只需用手扶着辘轳的后脑控制桶下降的速度即可,桶到水面,手摇两下井绳让水灌进去,再用两手抓住辘轳的手柄一圈一圈将桶摇上来,再将桶放到平处,用扁担挑着一步一晃地回家。开始一桶水挑回家就只剩多半桶了,后来熟练了,我还能和大人一样挑着两桶水手都不用扶着扁担,回家还是满满的两桶水。大年三十晚上,母亲总给我说,大年初一上天降福,谁家能挑到井里的第一桶水,谁家全年的日子都会是甜蜜的。第二天一大早,我都会早早起床去排队。后来辘轳换成了铁的,再后来村里通了自来水,我们都不再挑水了。村口的老井也最终被掩盖了,但我却始终相信,喝过的井水,就会成为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那是甘甜的、是浓浓的家乡的味道,不管到哪都不会改变。欢愉的胜地“东沟”东沟是我们的乐园。它就在小学的东侧,沿小路下去就是。夏日放学后,我和小伙伴相约一起去玩,刚开始坡比较陡,一个人独自下坡会不由自主地快跑,搞不好就摔个“狗啃泥”,我们就几个人手牵着手,拽着沟边的草走,这才会稳稳地到达沟底。那里仿佛一个桃花源,豁然开朗,有绿色的麦苗,有黄色的油菜花,有窑洞,有小溪,溪水边青草弥漫,一脚踩不好就会滑倒入水,鞋、裤子、甚至整个身子都湿了,惹得大家嘻嘻哈哈。▲(图片提供:亢耿强)沟很深,至今我记得我们每次去都想探秘或穷尽沟的尽头,但我们总被两旁的景致所吸引,天幕降临,我们总无奈地的返回,路上还在说下次一定要从这沟中走出去。每年参与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学校来实习老师的时候,老师们会带着我几十个欲穷其林。我们告诉他们沟的北边墙上有地道,他们就会点起蜡烛进去探访,出来后告诉我们里面很深,很可怕,告诫我们以后不准进去;我们还告诉他们这条河里有蝌蚪,他们会找个瓶子灌一些说回学校做实验;我们告诉他们说前边还有荷花池,他们就带我们一起摘荷叶顶在头上。一路走着,一路欢声笑语,老师们会给我们讲故事,讲一些神奇的知识。平时,老师还带我们一起在空地上玩“丢手绢”“老鹰抓小鸡”的游戏;麦穗飘香,我们一起烧麦穗;红薯季节,我们刨红薯烤着吃;夏末抓知了、收蝉蜕、采槐子……还有芦苇荡,每人回家时拿着一株芦苇花在风中摇曳,边走边跳,唱着老师教给的新歌,你追我赶。东沟里留下了我们年少无尽的欢乐。家乡,哺育我们成长;家乡,承载着我们的欢乐。家乡的味道浓郁而芬芳,家乡的记忆历久而弥新。我爱我的家乡!谨以小诗记:少小离家未忘恩,历久弥新爱更浓。今日尤记儿时梦,祈盼家乡年富丰。
闫继宗陕西凤翔人,为家族第四代教育工作者。自幼热爱文学,尤其喜爱诗歌,兴趣爱好广泛。生活历练几十载,偶有心得感悟,略记以自娱。尝试写作,以文会友,望指正提高。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闫继宗|不忘初心的坚守 勤奋上进的儿郎——记我的同事亢耿强●闫继宗|毛毛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