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华 | 说 古(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说古(散文)
刘振华
2021.02.03
所谓的“说古”也就是在我们家乡讲故事说评书之类的俗称。
“不待见”是我本家一个大爷,不知道他小时候在家不受待见还是奶奶给他起的小名,总之“不待见”就是他的“大名”,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学名。黝黑的皮肤里透出健康,消瘦的脸颊上彰显刚毅,深邃的眼睛中暗藏着威严。他平时不苟言笑,甚至脾气有点暴躁,惹他了便会招来一顿训斥或谩骂,所以我们一般都不敢招惹他,见了他都是躲得远远的。虽然平时他很乖戾,很厉害,但是他一说起“古”来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好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不待见”大爷斗大的字不识半箩筐,不知怎么回事,他肚子里的“古”却多如牛毛。为此他家也就成了我们这一帮小孩的强力磁场,每当我们晚上玩烦了跑累了的时候,“不待见”大爷家就是我们最愿意去的休息场所。我们满脸汗一身泥,夏天,袒胸赤脚、光腚露乳,团坐在老槐树底下。冬天,袖手缩脖,捂脸暖耳,围坐在火炉旁边。形态千差万别,神情高度一致,都是仰着脸,瞪着眼,张着嘴,屏着气聚精会神地听着。
这时的“不待见”大爷被我们簇拥在中间,那真是光鲜照人璀璨夺目,一旦开口讲,满嘴唾沫星,双手不停舞,浑身都用劲。别看他没文化,说起来却是一套一套、一摞一摞的,什么“高来高去,飞檐走壁,低来低去,钻天拱地”,“这边一个饿虎扑食,那边来个兔子蹬鹰”,“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半声六月寒”……我们随着他的语调高低、情节推进、手势变化心情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跟坐过山车一样,有时紧张的要命,有时快活得要死,有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时义愤填膺咬牙切齿,有时结局圆满皆大欢喜,有时世事不公气愤难平。李逵搬母的至亲至孝,秦琼卖马时的落魄潦倒,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冲天豪情,关公千里走单骑的肝胆忠勇,秦桧十二道金牌残害忠良的恶毒阴险,十二寡妇征西的大义凛然,哪吒闹海的天真无邪,老包铡侄儿的大义灭亲,十八相送的难舍难分,每个人物,每段故事我们听起来都是津津有味,脍炙人口。
每到关键处,节骨眼,“不待见”大爷也会卖一下关子,来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戛然而止。使得我们一个个伸长得跟鸭脖子似的在哪愣上半天,好大一会喘不过气来,心里憋得难受。这时,我们就会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让他接着说下去。有心眼灵活的玩魔术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摸索出一支皱巴巴黑乎乎的洋烟,殷勤地递上去,再有手快的已经划着了“洋火”。“嘶————”“呼————”“不待见”大爷深吸一口烟使劲咽到肚子里好长时间再从嘴里喷出来好几个婷婷袅袅的圈圈来,神仙般地眯缝着眼睛,毫无遮拦地咳嗽几声。“那好吧”他左手夹着快要抽完的烟头,右手拇指跟食指比划着“那咱就再讲一寸长的吧,不准再阐了呀!”这时,往往有七高八低的欢呼声和长短不一的掌声。再说一段后,还会绕到那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上,这时我们便不好意思再提什么要求,便幸福满满地各自回家。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长大后再听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等大家的评书,虽然酣畅淋漓、掷地有声,但不知怎么的,总也覆盖不了“不待见”大爷当年说“古”的痕迹,“李逵、秦琼、鲁智深”们永远定格在几十年前的夜晚。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32号公馆,本名刘振华。静时舞文弄墨,品中华千年之神韵,动时跋山涉水,览神州万里之风光。
刘振华 | 大山无处不留香(散文)刘振华 | 电梯里的纸抽接力(诗歌)刘振华 | 有邻如是(散文)22“情感”征文大赛 刘振华 | 针刺的爱刘振华 || 半百始觉当爹难刘振华 |创城路上尴尬事(随笔)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