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的责任

导师,不是汪峰那种导师。是高校里常见的硕导,责任很大。
最近半年总是看见一则旧闻:1998年,女硕士小j即将毕业,去搞社会调查,结果被一名初中毕业生卖给老农民为生育工具,折磨数月,精神失常。
我不清楚小j的导师那时是何感想以及是否参与了对小j的救助。估计本人没有取消招生资格,唏嘘感叹一番,一切照常。1998年,我和很多人一起考研了。那旧日的考场早已在某一回百年校庆之前翻新。二十年来,中国学校里的楼总在翻新,人却更加保守、平庸。责任越来越大,责任是谁的却不清楚,你说怪不怪?
如今,在学校里要经常填写《导师责任书》。对学生的学术品德、生命安全,我们都有责任。当年的小j和许多善良的孩子一样,不知道书本离现实太远,不知道人生的首要问题是生存和安全。法治环境又不理想,小j的悲剧二十年来发生了很多次。我们现在面前的《导师责任书》倒不是起源于小j的悲剧,而是学校管理部门越来越觉得我们这些教书的、耍笔杆子的没有尽到责任,于是就调动我们参与学生管理,然后是让我们去负主要责任。
我们有责任。
有责任把某些真相说一说。但是,中国流行“看破不说破”。大师到处飞,学位高高挂,提醒学生“读研三年”要实际、实际、再实际,合适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早已成为历史,北(大)、清(华)、南(开),不少人在抄,一般教授抄、不一般的教授也抄。那么,我们怎么要求学生呢?好像只剩下自我坚守。坚守的好处到底是什么?维持格调。
我们有责任让学生顺利毕业,有责任让学生在校内安全,在校外安全,让他们不感染新冠病毒。因为责任太多,反而不清楚导师的责任了。
我们要在做人、做事、做学问方面是强者,为学生树立一个标杆,为后世树立一个标杆。倘若自己是洗了澡的孔乙己或者没中举的范进,又怎么保护学生免于侮辱和凌虐呢?倘若自己只能之乎者也、装腔作势,又怎么能让学生去承担家庭与社会的重担?如果自己只能寻章摘句,就别指望学生学术创新;排斥异己的老师,也没办法带出心胸开阔的学生。责任就算是外界强加给我们的,也总该有个清晰一点的核心问题。
回过头来说小j的悲剧,女生的自我保护能力差,容易成为“人贩子”等各类不法分子的受害者。还是要提醒。除此而外呢,不妨对学生讲清楚:考研是能考上什么专业,就暂且考个什么专业;论文是能写出什么题目,就选什么题目;读研时早点选论文题目,剩余时间就做题、考证、考公务员和锻炼身体。这些还没说完,有些学生早已生了深造之心,去大型科研团队的门外排队考博了,那股子真诚劲儿,远远超过古代的“程门立雪”。我这些实用的人生真经,学生听不进去。
新同学要来了。各类疫情却远远没有结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