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33)——难逃 ‘ 那段心酸 ’ 的厄运

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文字:无风涟漪 声音主播:柔谨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各位好!在这样一个夜色渐浓的夏天的夜晚,我在湖北武汉,又与你相遇在‘楚湘夜读’里!我是柔谨,大家共同分享的文章是《罗曼蒂克 (33)》,下面我们就来一同分享,读完以后也别忘了在文末点个“在看”!这篇文章作者是无风涟漪。
有人说我是靠给“岳老头”写检查写出来的个“女婿”。
此话差异,68年3月,我第一次见小阿她老头时,她老头并不知道我会下放,更不知道我会下放湖北,也更想不到我会帮他写检查。我的“女婿”桂冠是当时一见钟情“钟”出来的。
为什么对我情有独钟?主要是看我到了“女儿国”里目不邪视、无论他哪个女儿对我的提问都是瞄着天花板在回答,所以她老头钟情于我的“不恋女色”,认为把自己的女儿交给我是最放心的。
当然,能写检查、善写检查是巩固这种“钟情”的催化剂,但同时也是我了解小阿身世和所遭受磨难的天赐良机。
跟所有小孩的天性一样,小阿的幼年、童年是活泼调皮的。
跳房子、踢毽子、跳橡皮筋、学骑自行车、爬树爬墙、在墙垛子上玩耍、在汉水河边沙摊上打沙仗、比赛骂人看谁骂得溜,常常做出一些男伢们都很少做得出的飞天蜈蚣般的事情,是个名符其实的孩子王。
尽管这样,但她天资聪慧,学习成绩优秀,小学毕业时全校就她考上了当时武汉市最好的学校-17女中。
17女中离家远,必须寄宿,他们家的老大、老二已经在校寄宿,家里已拿不出第三床铺盖,就改读就近的普通中学-35中。
我跟她一样,也拿不出自带的桌子板凳插班读第二册,就只有晚一个学年再从一册读起。
也许是惺惺惜惺惺,我们同病相怜。
当然,如果她真要是读了17女中,那对口下放的就不是我投亲靠友的嘉鱼而是别的地方,因为他们家的“霍查”同志在17女中就下放汉川。
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都是天意……
那么,一个天生丽质、活泼、带有野性甚至是一些匪气的调皮小姑娘,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的多愁善感、忧郁寡欢、冷艳冷面呢?一切都拜文化大革命所赐。
解放前,她爸家里穷,没读什么书,跟人下汉口,跑到汉正街卖豆腐,穷扒苦做后就开了家小米厂,将湖南运来的稻谷打成米卖钱。
钱是赚了一些,可一到解放,时局突变,他爸被迫交出了米厂,将赚到的钱变成金条藏放在家中墙壁的不同地方。
三年灾害期间,不忍家里的“多来米发沙拉”挨饿,她爸就一次拿1根金条,去银行换成现金再去黑市上买点粮食,给孩子们贴补贴补。
文革爆发那年,小阿15,他们家的“ 多来发 ” 都到学校随红卫兵造反去了,就她带着12岁的“沙”和9岁的“拉”守在家里。
8月,火炉武汉烧起了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无妄邪火,红卫兵由学校斗老师斗校长斗到了社会上,打砸抄成风。
当年卖黄金换粮食的事不知怎么让居委会的小脚老太太们知道了,戴着红袖章的小脚老太便唆使大脚红卫兵上小阿家“抄黄金”。
那时,戴红袖章就象徳国党卫军戴“卐”字红袖章一样,已作为“三忠于四无限”的一种时尚。
小阿不戴,一是她出身不好又不和家里划清界限没有戴的份,二是有戴她也不戴,她认为这不是时尚而是一种血腥。就这样,没戴红袖章的小阿迎来了小脚、大脚红袖章们的“抄黄金”。
他们哪里是“抄黄金”,是明目张胆的大搜刮、大掠夺。
翻箱倒柜,稍微值钱一点的衣服、鞋帽,稍微好一点的傢俱,就连摆在桌子上的一口台式自鸣钟也不放过,统统掳走。
折腾一番仍没翻出黄金,这下就不得了了,在小脚红袖章的唆使下,大脚红袖章兵分两路,对小阿的老头老娘分别“用刑”。
他们先强迫小阿的老头去鞋袜打赤脚、穿皮袄戴高帽、手抱自鸣钟游街,边游边喊“我是反动资本家,私藏黄金;不交黄金,自己给自己送终(钟)!”当时的汉正街还是麻石石板路,40度高温的大太阳底下去游街,不说赤脚踩在麻石板上会烫出泡,就是这一身厚厚的皮袄捂着,不捂出个中暑歪在路上才怪。
小阿心痛她老头,知道老头为糊住这一大家子不容易,怕他送钟送钟就这样送过去了,便喊上小妹“沙”一起陪着老头去游街,留下小弟“拉”守着老娘。
她老头身上热得汗流浃背,脚下烫得直跳,几次都差点晕倒,但看到旁边站着两个亲人,心里又得到些许安慰,硬是死撑着走完了这漫长的麻石路……
等小阿扶着她老头游完街回来,红袖章们抄完家已作鸟兽散了,只留下“拉”在门口哭着,老娘则被剃了个“阴阳头”,躺在泼湿了的竹床上奄奄一息。
从“拉”的口里知道,老娘被逼无奈说出了藏金条的地方,红袖章们敲破墙壁取走两根金条才罢休。
“就剩下最后两根金条了,拿走了,叫一大家子人怎么活啊!”她老头长叹一声,对她娘说:“你受不住了就说出一根,留一根也是好的啊,怎么全说出来了呢?”她老娘睡在竹床上嚎啕大哭:“我真蠢,我真苕,我怎么就全说出去了呢……”
说完,用双手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脯,后悔不已。
懂事的小阿先是心痛她老头,见老娘这个样子了又心痛老娘,连忙安慰道:“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她强忍着泪水,从理发店借来把推剪,把老娘头上剩下的半边头发全推掉,找了块印花蓝布手巾把老娘的头一包,把她打扮成了时髦的“村姑”。
忙完这头,她用火烧烧了烧缝衣针,又开始了给她老头挑脚上被烫起的水泡……
看完文章请给个“在看”,给坚持写下去的作者一个赞,长按文末(的)识别二维码,立即加入我们,给我们“楚湘夜读”一个支持,更多的故事也请各位关注,当然也欢迎你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在阅读里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们“楚湘夜读栏目组”也征求了作者的同意,在适当的时候策划与读者见面会,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大家见面,读者见面会由“楚湘夜读栏目组”向社会招募见面会的场地和活动经费,希望感兴趣的商家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事宜。好啦,最后祝各位晚安,好梦!
凡打赏作者的资金经作者提议全部用于见面会的费用。凡对作者打赏了的读者,都将作为特邀嘉宾获邀参加在汉举行的见面会,包括作者、多名朗读者都将一一亮相于读者面前,并回答读者的种种关切。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见面会!广告位虚位以待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编者按:《罗曼蒂克》是 ‘楚湘夜读’ 签约作者 无风涟漪 所著的一部青春纪实文学。汉口,一座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的地方,霓虹灯下,物欲横流;欲诱,暗夜下的统领。“我”和“阿尔巴尼亚”一场爱恨纠缠的游戏就此展开。这是一部连载爱情故事的纪实文学,从今天开始,我们 ‘ 楚湘夜读’ 将每天深夜与大家分享这部纪实文学;看这部纪实文学的名字,就知道是浪漫的;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高度的个人爱慕之情的题材纪实文学,希望大家喜欢,也敬请大家在深夜继续聆听‘楚湘夜读’。
大家都在看
往罗曼蒂克(32)——小阿拒绝我的求爱
期罗曼蒂克(31)——我像鸡一样俯瞰人生!
推罗曼蒂克(30)——遇见豪横的人武部首长
荐罗曼蒂克(29)——‘ 单凤眼 ’与 我依依不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