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奇 | 耧和砘子的记忆(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耧和砘子的记忆(散文)
刘文奇
2020.12.13
如今,每到播种的时候,田地里都是大型机械在作业。我们村里有两千多亩地,仅用三、四天功夫就能播种完毕,而且会保证出苗整齐。真为国家繁荣富强而高兴,为农业机械现代化而志豪。
然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耧和砘子是播种时期的主要工具。既笨又慢还吃力,质量也不尽人意。这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传统农具,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想起那时一到播种季节,父母亲起早贪晚,汗流浃背拉耧抢种的情景,我依然记忆犹新。
在我小时候,耧都是木制的。上边有一个放种子的木槽,(我们叫耧斗),后面有耧把,底下有向前斜着的耧腿,最前端安着耧铧,耧铧后面留有空隙,用于下种子用,两侧有用于控制耧的辕杆。耧有三腿和两腿之分,三腿的行距窄,两腿的行距宽,种什么庄稼就选用什么耧来播种。
到播种时,有一人在前辕杆中间駕耧,两侧各用三个人拉耧;后面有一位很有经验的好把式扶耧。人员配齐,就可以开耧播种了。
有句农业谚语道:“有钱买种,没钱买苗。”要想出好苗,播种是关键;而播种的好赖全靠扶耧人,所以说耧把式可是关键又关键的技术活儿,这在生产队是要拿最髙工分的。前面的駕耧人不但要控制耧的平稳,而且还要走成直线,和扶耧人要配合默契。两边拉耧人数量必须相等,用力要均匀,多一个就会将耧拉偏,造成耩出的地垄弯弯曲曲,很不雅观,也浪费了耕地。扶耧人要凭经验听着种子流速估摸应该下种的数量。同时为了耩成直线,眼睛始终注视着前方。拉耧人一旦走偏,还靠摇耧人扭着屁股进行调整过来。所有这些动作,都考验着扶耧人的经验是否过硬。一个出色的扶耧人,耩出地来行距相等,垄成直线,而且种子控制准确。出苗也就有了保证。
那时候生活困难,社员们吃不饱,工具又笨,干活很吃力。几百米长的地界,拉不了几遭地就累的气喘吁吁,就得休息一会儿。可季节不等人,都是抢墒情(土壤水份)抢时间播种,社员们也只能稍歇片刻,继续吃力前行。每天都是这样早出晚归的忙洛。为了赶活儿,有时还要往地里送饭。记的父母亲晚上收工回家时都是筋疲力尽,实在让我们心疼。
耧耩过之后,因怕凉干地表,砘子就得跟着压实。哪时候的砘子,都是两个人拉。砘籽是用石头研磨成光滑的圆轮,中间有眼安着砘轴,四边有框。有两籽砘和三籽砘之分,这要看你跟的是两腿耧或者三腿耧而定。有句老话叫“砘子跑不到耧前边。”是说的耧和砘子的主次关系。但离的太远怕地风干跑墒,离的太近又怕互相影响。一般情况下隔两三耧的宽度正合适。不管播种多长时间,砘地是必须跟着才行。
提起拉砘子,我更有切身体会。我十五岁的时候,正上初中,遇到星期天或农忙放假,就极积参加生产队劳动,总是被队长安排拉砘子。这活儿只要照着耧垅走,别落砘(拉偏)就行,没有多大技术含量。我的伙伴有三四个人,那时候别看吃的不好,还真有劲儿,从沒有被甩远过。因为拉砘子两个人稍随便些,跟得紧了就歇歇,离耧远了就赶紧点儿。虽然每天也很累,但和伙伴儿说说笑笑,也挺有意思。
因为农具落后,靠人拉耧拉砘子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造成播种速度很慢。有时播种任务就得个把来月才能完成。这样笨拙的农具和落后工艺水平,也真使人无奈。
到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思想解放,大胆创新。就有能工巧匠成立了铁业社,对木耧进行了革新,用纲管和铁皮制成了铁耧,其重量就比木耧轻多了。由过去七个人拉减少为五个人拉。负重轻了速度快了,耩地噎耧(堵籽眼)的现象也少多了。随着生产队牲口的逐渐增加,就想法让牲口干这些力气活儿。马驾辕好,既力气长还稳当听使唤。所以慢慢由人拉耧换成了马拉耧。社员们才逐步从繁重的拉耧拉砘中解放出来。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八一年,我们村也实行了联产计酬责任制。把地承包到了各家各户管理。我也分到了四亩多地,原来耩地都是生产队管,分地之后就是各种各的了。那时我从部队退伍不久,对农活儿一窍不通。因形势所逼,不能总靠别人,就向老农求教。老人们对我说,“庄稼活儿不用学,看人家咋着你咋着。”我觉得还是应该有创新意识,就买来书籍,钻研农业知识,按照新技术科学施肥,合理浇水,多流汗勤管理,也取得了好的收获。
播种摇耧是重要的农业技术活儿,我特意跟在别人后边看,学着人家操耧时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大胆摸索,积累经验,逐步学会了扶耧。在秋播小麦时就能自己扶耧播种。等小苗出来一看,还真是稀稠得当,自己心里很满意。别人也很惊奇。说我也成了种地高手。我也心里美滋滋的。
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思想得到进一步开放,科技也发展很快,各种新型的农业机械不断问世,先进的收割机,旋耕机,播种机等就逐步进入了农田,彻底告别了过去传统的老农具,彻底解放了生产力。
现在,从收割到播种都走向现代化,有的机械还实现了智能化。只要调整好程序,就不用有任何担心,会把各个程序工作圆满完成。上午还是满地待收的庄稼,下午就一条龙似的把种子播到地里了。主人只管站在地头观看就行,过去累弯腰的老农民现在也变成了甩手掌柜,农业活儿变成了休闲职业。不得不说这是时代的进步,是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和党的农村政策的伟大胜利。
注:简介和照片还用之前即可。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刘文奇: 笔名,邺夫。 河北省临漳县人,现居河北廊坊市。中共党员,退伍老兵,三等功荣立者。因体染疾,复员回乡,成一农夫。不甘贫穷,混迹于城市从事建筑管理。文化程度虽为高中,因文革动乱,徒有虚名;偏偏痴爱文学,平凡之人,不自量力,却喜附庸风雅;编文赋诗,好在也曾见诸报端刊物。现为临漳县作协会员,廊坊市作协会员。有作品获奖。人生信条: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平时涂涂抹抹,意在陶冶情操。不想成为名人。自感闲情逸致足矣。。
刘文奇 | 故乡行三首(原创)
刘文奇 |中秋月下畅想
刘文奇 | 秋日花语(组诗)
刘文奇 | 油房村往事
刘文奇 | 为“光棍儿挂锄”正名
刘文奇 | 长寿的秘密 ——访百岁老人刘巧云刘文奇 | 临漳英雄——张少康刘文奇 | 临漳勇士——张明亮04“情感”征文大赛 刘文奇 | 闺女刘文奇 | 故乡的云(诗歌)刘文奇 | 玉泉山同窗相会记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高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