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兆凤 | 雪(散文)(主播:丁晓青)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雪 (散文)齐兆凤
2021.01.21
(写于2019年一雪夜,修改于2020年冬)作者:齐兆凤 朗诵:丁晓青

雪,如期而至。那大片大片的雪花踏着优美的旋律从天而降,打破了冬天的沉闷与寂静。大地一片苍茫,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忽然间,悸动内心,对雪的情愫悄然萌发,诗意浓浓开始漫溢。

我喜欢雪,置身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在白色的琼楼玉宇间,仰面苍穹,看,一朵朵小雪花,旖旎美态、温婉如玉的轻轻飘落,给严寒僵固的景物涂脂上粉,捥眉弄妆;听,冰姿柔骨、片片飞雪的呢喃絮语,犹如一曲婉转悠扬的轻音乐。我仿佛走进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不由自主的泛滥童心,时而,张嘴对着天空,闭上眼睛,慢慢品尝着雪花那清凉甘甜的味道;时而,伸出双手,把调皮的雪花接入手心,她昙花一现,融化成温柔的泪滴。我在这优美和谐的画卷里,尽情享受着雪花带来的喜悦和快乐。

与雪的嬉闹过后,慢慢静下心来,回归自我,漫步在白茫茫的小路上,陪伴着从苍穹悠然走来的雪花,游走在时光里,一份闲暇的心情,将岁月舞台的帷幕掀起,悄然拾起一段散落的记忆。

这是尘封了二十多年的往事。那年腊月二十八的黄昏,雪花飘了起来,像鹅毛,像柳絮。吃过晚饭,我和大儿子一起,到人行一位朋友家兑换过春节用的新钱,回来时,看见一位老妇正在建行门前徘徊,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的皱纹透露着岁月的痕迹,身体单薄而干瘦,佝偻着身躯,精神疲惫,手拄木棍,背着一捆旧纸箱,身上落满 了雪花,灯光下拉长的身影显得凄凉而孤独。见到我忙上前问到,闺女,对面的纸箱厂今晚还开门吗?过春节放假了,不开门了,我的回答老妇很是失望,她喃喃到,我还准备卖了这些旧纸箱过年买肉包饺子呢。她的这句话使我很吃惊,你没有儿女吗?她点了点头,老伴呢?病了,这时泪水从她的眼角悄悄流下,我心中一阵酸楚,赶忙掏出新钱准备给老妇一些,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妈妈,今年的压岁钱我不要了,给这位老奶奶吧”。我惊喜的看着儿子那单纯善良的小脸,从仅有三百元新钱中,取出了一百元送给了老妇,又回家拿了些熟肉、豆包、菜包、水果送给了这位老人。老妇感动地说:谢谢,我会向上天祈求,保佑你们家人平安的,然后,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望着老妇渐渐远去的背影,看着这飘落的雪花,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夜的雪,我认为,是最值得怀恋的。

冬雪飞舞,又知多少琼花玉树。一阵雪花卷起的寒意,打断了我的思绪。今天捡起这些陈年往事,并不是想得到人们的赞美,而是想说,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如果我们都以一颗善良的心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世界上存在许多比金钱更珍贵、更高尚的东西;善良是一盏明灯,在照亮别人的同时,也在温暖着自己;善良也是一种传承,无须灌输和强迫,便会相互感染和传播;善良是一种精神力量,带给人快乐和幸福。人生所遇到的惊喜和好运,都是你积累的人品和善良的结果。做一个善良的人,至少会让你心安。

“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今年的这场雪,净化了空气,滋润着大地,预示着明年将是一个丰收年。但我更希望,雪的那种清香,给人抚慰,净化人们的心灵,使一切变的更纯洁更美好。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是文人笔下对雪的赞美。雪的无私奉献、雪的默默无闻、雪的纯洁无瑕、雪的快快乐乐才是雪的灵魂。

雪,落在了树上,落在了大地上,落在了我的心上。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齐兆凤,女,1958年12月生人,大学文化,曾就职于金融部门。热爱生活,爱好写作。
主播简介:丁晓青,女,1981年1月9日出生,临漳县广播电视台播音员、主持人、电台主任。曾为《话说临漳》节目主持人、《临漳新闻》主播。现负责电台工作,兼任主持《问政临漳》栏目。
齐兆凤 | 我家有丁香 (散文)
齐兆凤 | 晚 秋(散文) —— 纪念伯母诞辰100周年
齐兆凤 | 记忆中的家乡(散文)(主播:丁晓青)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