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徐建华 | 爹娘的情和爱(散文)

YC?WX邯郸●临漳

爹娘的情和爱
文/徐建华
娘在她24岁时嫁给了小她三岁的父亲,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爹拥有了俺娘,生活得很满足,很充实,很幸福,他们相伴走过了50多年的风雨路程。
爹和娘是勤劳朴实的农民。娘是个急性子,心灵手巧,干起活来不要命;爹却是个性格温和,做活仔细,举止稳重的人。因此,从我记事起,他们就因为做农活的快慢,好坏,先后顺序,不断的抬杠,吵嘴,而每次都是在爹的沉默中结束,因为仔细想想俺娘说的也在理儿。
爹和娘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勤快人儿。我上初中那一年的秋天,两人起早贪黑,拉土,脱坯,找人烧窑,足足忙活了几个月,才把新房的砖烧好。第二年的春天,爹当大工,手拿瓦刀砌墙,娘当小工儿搬砖,和泥,两人配合默契,又是几个月,才辛辛苦苦为我们盖起了三间新房。
人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娘就我一个闺女,却难得来我这儿
住上几天。一次爹让人捎信说:“你娘身体不舒服,让她去医院看看吧。”娘来到我这儿,到医院看后拿了结果已快天黑,我让她明天再走,她却担心俺爹吃不好,牵挂她,执意要走。我送娘回到家时天已黑,却看到花白头发的父亲还站在村口等着,西院的大娘说你爹后半晌就到村口等,看到娘回来父亲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
娘比爹年纪大,生活中的娘是妻子又是姐姐,对爹体贴入微,爹不会做饭,很少洗衣服,干家务。我每次回娘家,娘都对我抱怨说“你爹不会做家务,一辈子吃不上你爹做的一口饭”,我总是笑着对娘说“这都是你娇惯的”。记得我从小就没吃过有辣椒的菜,我以为我们全家人都不吃辣,只到有一次娘偶尔吃了我老公做的炒辣椒,我很惊讶,说“娘你怎么吃辣啊?”娘笑笑说:“其实我从小就很爱吃辣椒,只是和你爹生活到一起后,他怕辣,所以我就从来没做过也没吃过了。”什么叫爱?什么叫情?能为你所爱的人舍弃一生的爱好,也是人间最伟大的爱情吧!恋爱中的男女总在问“你爱我吗?”,其实爱情不在花前月下,不在海誓山盟,而在平常生活中的相互关爱,相互体贴中;在油盐酱 醋,锅碗瓢盆的交响乐中;在磕磕绊绊,时断时续的吵吵闹闹中。爹和娘这辈子从没有提到过“爱情”两个字,但他们五十多年的相濡以沫,相扶相携,那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全都是爱情!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介
徐建华,女,河北临漳县县妇联主席,临漳县作家协会名誉会长。作品散见于《邯郸晚报》、《河北农民报》、《邺风》、《铜雀台》、《临漳周报》等报刊 。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校对: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顾问:王学彬(语伟然)
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戳原文,更有料!栏目介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