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神:才女王艺沫言 | 三周年纪念特刊

王艺沫言,本名王静(1974年1月24日-2017年12月13日),重庆江津人,《文艺轻刊》唯美派重要作家、全国首届微信平台精短文学大赛初评委,长庆新闻中心主任记者、蝉联八年首席记者,多篇文学作品获省部文学奖,几十篇作品获省部级新闻奖。“三年了,阿静,你在天堂还好吗?还记得我们一起爱唱的那首蔡琴的歌——《你的眼神》吗?”青年作家怡百合在纪念文章中说。“三年,三个365天夜,足够忘却很多事,也会发生很多事,但对你的友情和印象,反而在物欲横流的时光里变得更加强烈和刻骨。你的笑容宛若如百合,美丽而甜蜜;你的眼神恰如溪水,明亮又温柔;我们一起经历的事,走过的光阴,都叫人难忘!”12月13日,被无数网友称之为“世界上那个喜欢微笑的女子”已经走了三年了。网友说,“那个美丽的你,那个才华横溢的你、那个爱笑的你,在天堂还好吗?”2017年12月13日,古城西安冬日里最阴冷的一天,《文艺轻刊》作家团队唯美派重要作家、全国首届微信平台文学大赛初评委、蝉联八年首席的长庆新闻中心主任记者王艺沫言,在办公带病写完新闻稿件,趁着冬夜的寒冷回家后,再也没有醒来,年仅43岁!她没有留下片言只语,像一朵淡淡的香水百合,在古城西安的冬夜摇曳生姿,静静地绽放,然后悄然地离开了我们!《文艺轻刊》的天空骤然失去一角。消息不胫而走,各地作家为之震惊。《文艺轻刊》在各地作家和网友的支持和要求下,率先组织纪念特刊《永远的美才女:王艺沫言》,随后,今日头条、新浪、搜狐、网易等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和报道,微博微信如潮涌动。各地作家、网友和王艺沫言的亲朋好友纷纷撰写纪念文章和挽联,自发前往祭奠,沉痛悼念这位才女作家。花圈挽联摆满了吊唁大厅前面的场院,参加吊唁的队伍纷纷涌向吊唁大厅,一直排到大厅之外几十米开外,盛况少见,足见其人心所向。如今,王艺沫言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文艺轻刊》应各地作家和网友要求,今天,特意组织了这期纪念特刊,以表达生者的追忆与哀思,以及对一代才女王艺沫言永远的敬重与怀念。《文艺轻刊》编辑部2020年12月13日在水一方追忆文友王艺沫言知名作家 冰泉涓涓小溪,终归奔流大海。朵朵白云,依旧飘散苍穹。飞燕谷鸟,闪亮瞳仁,掠过天际,最终隐栖远山。一次回眸,几多惊叹,四顾凝望,一切都是茫然。瞬间也许会成为永恒。永恒仅仅是难以忘却的瞬间。犹如悲欢离合!雷鸣与闪电也许是人生角斗的峰峦。萍水相逢何尝不失一种淡泊的浪漫。河流与浪涛总会演奏着命运交响曲。心静如水才是历经万千最后的傲然。只因为你的柔媚与风骨,时光把最鲜亮的岁月烙印在我的记忆。只因为你的倔强与文采,记忆把最美妙的时光雕刻在我的岁月。你依然是你,把人生永远定格在风华正茂。我却不是我,让双鬓雪崩似的塌方着人生。美好的岁月一直希望亮丽的生活着。而活着的人,却常常遗憾没有生活在美好之中。犹如一位名人说得深刻:有些人活着,比死还可怕。而有些离去的人,依然让活着的人,常常牵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飘落的红枫叶追忆才女王艺沫言青年作家 坦克兵枫叶知秋美,寒冬知叶悲。有人说,叶子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而不是树的刻意挽留。世事无常,不可重来,岁月蒙尘,柔情绻绻。在寒冬时节里,一丝带有寒意的凉风,吹起那片红枫叶,情丝寥寥,尘埃已经散尽,只留下淡淡的余香,浅浅的随风远去。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总会有一些人或事都难以忘怀甚至挥之不去,不管时间将它尘封了许久,只要偶尔想起,就会在内心随之涌动,思绪万分,感慨万千。 都说生命是一次远行,每个人都历尽过不同的风景,但殊途同归。在修行路上,会听见花开的声音,会看见花绽的容颜,也能体会花落花谢的景象,唯有劲风吹过,才能花开万朵,如果能时时拥有温暖快乐的心情,拥有从容淡定的心境,一路经历着、感悟着、懂得着、感恩着,生命就会开出美丽的花朵,永绽不败。花开过,风来过,又陨落。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以明天继续做下去,但对于有些朋友,明天不一定能再见到面。美景如画只在瞬间,回忆是一季的花香,漫过山谷,笼罩大地。夜深时,星辰亮起,每当天空流星划过,就会把祝福与思念传输给逝去的青春。思念,是一种记忆,有时更是一种环境,一种氛围,当打开记忆的闸门,常常是在万籁俱寂、月朗星疏的夜晚,人与人之间相处,有时真如天上的月亮地上的湖泊,潮汐反应,天涯不过咫尺,相隔再遥远都会彼此相照,都会印刻在记忆画廊的深处。 叶落知秋,霜落知寒。在那片飘落的红枫叶远去的尽头,唯有祝福无限,期待无限,奢望着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甚至某一刻,直至不期而遇,蜡烛燃成灰,生命终无悔,也许这可能就是对逝去的青春最美好的解读和诠释。 世间万物的美与静都应该有它的定数和规律。短暂人生,毕竟值得留恋的东西不是很多,把曾经最美好的岁月定格在特定时光里,留住回忆装在心里,刻在记忆里,让永生难忘的画面成为最美好的回忆。此刻,在寒冷的冬季,迎面吹来一阵凉风夹杂着红枫叶的一丝暗香,犹如迎寒绽放的点点腊梅,姹紫嫣红,在淡淡的季节里咏唱! 冬日,婉约了心静,萦绕一缕情思在心头,那片唯美的红枫叶,飘零在遥远之路上,千里独行!但愿云淡风轻,岁月静好,时光相见如初!来生,我们还做朋友青年作家 怡百合三年了,阿静,你在天堂还好吗?还记得我和朋友们吗?还记得我们一起爱唱的那首蔡琴的歌——《你的眼神》吗?三年,三个365天夜,足够忘却很多事,也会发生很多事,但对你的友情和印象从来不敢忘记,也从来没有忘记,反而随着时间的流失,在物欲横流的时光里变得更加强烈和刻骨。那是一种渗透于血液、如同手足的深情厚谊。你的笑容宛若如百合,美丽而甜蜜;你的眼神恰如溪水,明亮而温柔;我们一起经历的事,走过的光阴,都叫人难忘!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方,可以医治忧伤,但它在我这里,却失去了良效。如今,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我在虚情假意中麻木地生活在无边的黑暗里,就像有一只神秘的手要将我拖向岁月深处。如果还能回到三年前,我们还可以手挽着手,谈笑风生,领略时事,共度快乐的时光。可时间不可能倒流,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夜深了,寒冷的雨雪要来了。不说了,不说了,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只愿你在天堂快乐!来生,我们还做朋友!才女作家王艺沫言又是寒冬青年作家 冰轮又是寒冬,第一场雪已经消逝许多天了。朋友们聚会时,大家不禁想起一位飞离人间许久的天使般的女子——王艺沫言,她离开大家已经三年了。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世事变化无常,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对王艺沫言的想念与惋惜始终没有变,哪怕是偶然想起,哪怕是无意所为,因为她不可复制的才情,因为她戛然而止的芳华。
三年后那个沉痛日子,作为王艺沫言生前的学友,再次点开《文艺轻刊》,认认真真读一读她那些依旧散发着文学芳香的作品,仿佛她还在,还未走远。那么,就谨以此作为对这位美女、这位才女的惦念吧。
王艺沫言,天国里一定没有寒冬,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生活吧!
永远的怀念
追念才女王艺沫言
青年作家 李彩霞其实,12月13日下午从媒体得到你离世的消息,在当天深夜,我是写过一篇悼文的。夜深人静,难以入眠,疾笔狂书,写了一首小诗,结果有点大众化,未被采用。本来想修改后继续投出去的,可是,那晚,很晚了,读着你的文章,那轻盈,朴实,唯美,浪漫的文字,纠结着最终搁浅了。你说:“人与人的亲疏并不在于空间,而在心的距离。”人与人之间有了心的交融,这个世间才会少了许多猜疑,冷漠和隔阂,才会多了许多信任、理解和包容,人们才会走得更近,世界才会变得更加温暖和美好!你说:“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也许,前世我们一定不曾注视,今生才没有只言片语的交际。也许是对文字共同的热爱和畅想,内心对你产生了深深的怜惜和不舍,还有深深的难过。你说:“人生并不长,要记得多爱自己一点,因为此生,可能是你在滚滚红尘中的最后一世。”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都是弹指一挥间,烟飞灰灭,没有来世。咱们只有多爱自己一点,对自己好一点,才能更好的去爱别人,才会得到别人的爱和喜欢。作家白落梅说:“生命就是一场烟花,稍纵即逝的璀璨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地薄凉。”既然人生是一个过程,生命是一场烟花,我们就应该把它演绎得更加绚丽多彩,有声有色,燃烧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更不枉到人世间走了一遭。你说:“要珍惜身边的人,因为下辈子,你们可能不会再相遇。”读到这句时,我落泪了,多么知性,善良,真挚的话语。生活中,有很多人得到时不在意,无视存在,失去了又觉得珍贵,游走在生活的边缘,游戏人生,徒增烦恼。如果,我们像对待自己一样用心去珍惜,呵护身边的人,那么我们的生活就会少了许多争执,困绕,少了许多熟悉的陌生人,更多的是生活的和谐美满。你说:“激情决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应该是缓慢而优雅的。”一见钟情许下的诺言,远不如在每天的柴米油盐中相守更来得踏实,稳妥,远不如执子之手,穿梭于热闹的菜市场中更显得浪漫,温馨,远不如在寒冷的冬夜围坐在热腾腾的炉火旁执一杯清茶,与子谐老更动人,更情长!你说:“你是幸运的。”你的确是幸运的,悄悄的你走了,那一天,西安的整个天空都是翻腾的,你的亲朋好友都为你心痛,难过,祈福。《文艺轻刊》全国各地的作家和文友们点燃一根根蜡烛为你送行,相信在你前行的道路上光明一片,不觉得孤单害怕。站在寒冷的冬夜,可惜你我既没有今生,也没有来世,只有一种相见恨晚,又惺惺相惜的感觉。在遥远的地方为你黯然伤神,愿你在天堂安好,不说再见,我永远把你珍藏在心间!你说过,有些人,就算多久不联系,在各自心里,依然有一小块地方属于彼此。才女作家王艺沫言如此,也好青年作家 我心深处零点的时候,西都的天空飘起了雪。你追随雪花的影子,将自己变成万千雪花中的一朵,你走了。那束你最爱的白色百合花还在我怀里。 我还没有来得及拭去你眼角的泪痕。我还没有来得及拂去你发梢的雪花。 我还没有来得及触摸你掌心的温度。 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爱你…… 你带着浅浅的笑,没说一句话,转身,如流星划过我的天空,瞬间我的世界变得黑暗与迷茫,没有一个字能诠释我内心的困顿。 你可知,你那抹浅浅的笑意,写着你的忧伤我的疼痛?你可知,你那抹浅浅的笑意,写着你的疲倦我的沧桑? 你可知,你那抹浅浅的笑意,写着你的不甘、我的向往? 我怀中的百合花伴着雪花坠落满地,我竟然留不住一片花瓣。我知道,你不愿意带走这尘世里任何,包括一粒尘埃。如此,也好。 我知道,你不愿意记着自己是谁,哪怕你曾爱过的一片花瓣。如此,也好。 你跟着雪花永远的融入了泥土,你要将灵魂彻底融化,不要芬芳,不要泪水,不要眷恋。如此,也好。 “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 雪还在下,你的世界,不再有我。 如此,也好……才女作家王艺沫言才女作家王艺沫言清冷的冬日,天国的路上寒梅幽艳。那个诗一般,风一般的女子,一路馨香,万人留恋。永远的美才女~王艺沫言!——青年作家 yi小暖挽王静芙蓉浴水倾城色妙手生风泣鬼文——词作家雍亚民一代才女气质优雅,文字有魂,祝她时光不老,才情永在。——青年作家张爱玲不放弃爱与希望,愿世界所有美好都如约而至。别怕,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青年作家 我心深处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才女虽逝,永葆芬芳;世间浮华,终有离殇;天堂皆光,才情不僵!——青年作家 清幽王艺沫言,你没有离去,你一直在这里!——青年作家吴强我眼中的静姐国企干部 川子有的人与你也许好多年都见不上几面,说不上几句话,但却让人难以忘记。初识静姐,缘于十几年前的一次同行的公差,几天时间接触下来,她给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与人说话时不紧不慢,细语柔声,让人听着舒服。路上巧遇时,她不施粉黛的脸庞上总带着亲和的微笑,含笑点头和几句简单的问候,总让人心情舒畅。都说一个人平时的言行,代表着此人的修养,那静姐一定是个有教养有涵养的人。后来从旁人处得知,静姐以前当过多年的教师。在那几天紧张忙碌的一线采访中,身形单薄的静姐白天身着工服,背挎相机,手拿记录本,穿梭在各个施工现场,或拍照,或采访,忙得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晚上,当同伴们已经带着倦意早早入睡时,她却在房间里对着电脑整理照片,梳理素材,构思文稿,起笔行文,熬到工作完成才睡。当同行的人都以为第二天她一定会睡个懒觉时,静姐却早早起来吃完早饭在院子里转悠了。我问她,静姐你不累啊,急什么,单位又没催,为啥不慢慢干?她说,做文字工作的,要写出好文章,必须心静,脑活,手勤。后来我从她单位同事那听到这样一句对她的评价:别看王静看起来文静,只要工作起来,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谢谢你,静姐,谢谢你用汉子般的胸怀为年轻的同事指点迷津。静姐是个才女。有一次,单位组织我们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学习。领导拿出一张报纸给我们读了一篇通讯报道,让大家点评。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章,作者一环扣一环,一气呵成,大开大合,气势磅礴。我由衷地佩服作者的文采和构思,于是便向领导索要报纸细细学习。当我展开报纸,看到作者时,我先是一惊,后是一笑,原来是静姐的力作。几年后,静姐调到了我们单位,我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同事。虽然再也没有一起出过差,但却经常可以看到静姐那标志般的含笑点头问候。又后来,我离开了单位,与静姐见面聊天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但凡网上、报纸上出现她名字的文章,我都会细细读起来品味一番。听到她不幸辞世的消息,我整个人都震惊了。不久前,我不是还在路上遇到她吗?她不是看起来很健康吗?她不是前段时间还在网络文学平台《文艺轻刊》上发表作品吗……斯人已去,惟愿你在天国依然是笑的最美的天使!才女作家王艺沫言
你黯然离去
留给我们无限哀思
资深媒体人 心有千阙也曾一路同行,奈何你脚步匆匆;也曾风雨同舟,怎料天有不测!这个冬日,你黯然离去,留给我们无限哀思,脑海中的你一颦一笑似还在耳畔,佳人却卸尽芳华,决绝而去!只愿你在天堂安享幸福安宁!你在另一个地方依旧美丽宣传干部 阳朵朵得知你离开前夜还在加班,我也曾为你的辛勤付出感到不值,总在幻想也许你对工作再应付一点儿,再给自己少一点压力,也许就不会这样。这几日,看到你曾经教过的许许多多学生纷纷转发对你的哀思;看到你曾经的同事、朋友们书写下纪念你的悼文,我又有些释怀。王姐,你的认真、你的执着、你的作品与你的美丽一样,深深的被人们记着! 王姐,你那么爱美,那么怕衰老,老天把你的美定格在最芬芳的年华,相信你在另一个地方也依旧美丽!我们还同样都是两姊妹家庭的姐姐。在我为妹妹毕业就业烦心不已的时候,你将心比心同样为我着急,甚至主动联系你的朋友帮忙推荐。在一个办公室对桌坐了近三年,你和部门的几个姐姐工作时的一丝不苟,朝夕相处的关爱温暖,让我现在回想起还依旧怀念那个集体,那段时光。后来,你调到新的单位,成了一名专业记者,我们见面不多,每次却都欣喜相聚。没有了朝夕相处、当面请教的便利,但我始终在网络报头关注着你的文字。你充满柔情的笔触和严谨犀利的文风依然如故,字里行间我仍然能看到那个认真执着的你。在这个新闻快餐时代,你从没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始终写好每一句话,用好每一个词。得知你连续八年成为首席记者,我毫不意外,觉得那就是你!我们相聚时,你也会抱怨文字工作的辛苦,也会笑着吐槽我们干了份劳心的工作,但工作时,你却从未对作品对稿件有一丝懈怠。在这个以貌取人的社会,你婀娜的身姿、俊俏的脸庞引人注目,不明所以的人往往忽视了你对工作的执着。我常开玩笑说,你的美貌遮掩了你的才华!在得知你离开的那几天,我心里像塞了块橡皮,堵的难受,久久不敢相信,久久不能释怀。在这个寄托哀思的平台,最近几乎每天都会进来看一看。你走了已经半个月了,我和你所有的朋友一样,还在感慨着世事无常,还为你的不告而别惋惜不已。亲爱的王姐,得知噩耗的那天起,和你一起的一幕幕总在脑海闪过。我们是那样有缘,曾经我年幼时,你是那个小小筑路子校著名的美女老师。因为你的美丽、温柔,学生们都喜欢你的课。十来岁的我们,都对大我们七八岁的这个美女老师赞美不已。辗转十来年,企业转型学校推向社会,你由学校辗转到单位宣传科,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我也恰巧来到这里。你又成为我从事文字工作的第一位师傅。你毫无保留一点一滴教我照相、采访、组稿,对于初出学校刚参加工作的我而言,机关工作接人待物的点滴琐事常常都要请教你,你不厌其烦一次次教给我。那篇《金城夺魁记》在报纸大篇幅刊出,缀着我们两人的名字。我惭愧不已,你却耐心的给我讲经验。愿王老师在天堂安宁快乐宣传干部 笔耕净土惊闻王静老师静静走了,十分痛惜。之所以称她为“老师”,是因为单位2015年举办的第十二期新闻报道员培训班,有幸请到她主讲新闻写作。王老师课件制作得很用心,结合案例融入个人心得,深入浅出一直讲到快吃午饭。当时,我有些不以为然,觉得王老师完全没必要这么认真:作为外聘老师,她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照本宣科讲完课件就完事了。后来,随着对记者这个行业的认识和理解加深,我才意识到,当时在我看来那种“太过认真”的“小题大做”,其实源于一名资深记者多年养成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她会为稿件中的一个数据仔细核对,为一个字词反复推敲,力求准确客观,这种严谨细致的作风,使得她身上充满了强烈的责任意识,以至她在三个小时的课堂上,竭尽所能传授技巧、分享经验,以期让大家能学有所获,这是职责使然。短短三个小时的一面之交,我不仅见识了王老师深厚的文字功底,更见识了一名新闻工作者身上的职业素养,她身上有一股敬业、严谨、细致的作风,更有那融入血液中作为记者的责任和担当。愿王老师在天堂安宁快乐!才女作家王艺沫言但愿天堂的你
能收到祝福
网友 影览千秋最后一次见小王老师,是我们志愿服务中心启动仪式的采访现场。她悄悄告诉我,想和全国劳模、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雷锋工程形象大使李素理合影。这个过程,至今历历在目。由于我的失误,在她已经上车要走时,我才发现没有拍好,又临时把她叫下来,重拍了一次。还好,效果不错,整理后发她邮箱。惊闻噩耗,很茫然,但愿天堂的你,能收到我们的祝福!不好好上课时
她会给我们唱歌
学生 王玲王老师是我初中时的政治课老师,那时她是我们学校最漂亮最受学生欢迎的年轻老师,我们不好好上课时,她会给我们唱歌,然后再一起上课,她总说不能让我哄着你们上课吧?其实大家是想听她唱歌,声音甜美,颜值身材都超好。初中毕业之后直到工作这么些年再也没有跟王老师有过近距离接触,突然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她已香消玉殒的消息,真是为其惋惜痛心啊!才华横溢
品质高贵
网友 北荒才华横溢,品质高贵,不该这么早就离开的人却英年早逝,让熟悉和不熟悉的人都伤心不已! 花谢了,芬芳还在
网友 金子骞有一种花谢了,芬芳还在; 有一位人走了,精神永驻! 愿:生者节哀,逝者安息。年轻漂亮
温文尔雅
网友 青我敬爱的王老师,您永远是一个年轻漂亮、温文尔雅的好老师!王老师,您在天堂还好吗?
主 编:许 仙 副主编:白素贞
编 辑:罗米欧 编 辑:朱丽叶
长按或扫码关注我们
[纪念专辑]
永远的美才女:王艺沫言|纪念特刊
▼往期唯美作品回顾▼孟之舟|等我老了,我去天堂找你
苟飞燕 | 那些岁月,那些人
坦克兵 | 相约于“静”
素心 | 爱情,在梵音之上
文艺轻刊
投稿指南
投稿专用邮箱:wyqk_26@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