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语ll梦在深巷ll暮晚

诗歌茉莉花语的远方主编:李巧莉邮箱投稿:940792985@qq.com
顾问:谢虹 黄药师 呆呆简空忆丹东栗伟 苏真一叶独清总编:茉莉花语主编:王先生 王亚迪 王忠响学林制作:陌小小纳香顺顺编委:吴志远蔡日良刘刈 朱怀明 刘金明红茶游采编:谢宏模陌上梦在深巷梦蝶简笺 康绥生校对:土也钟贤英清萍风满楼诗评:蹉跎春染新绿刀客绿树成荫人在旅途周甲推广:杨继超性相近习相远陈健鸿影麦先生 水香怡几许清愁天高地广半把刀 憨豆先生 宏宇放飞心绪不言宋浏 清风明月辽宁一莲
个人作品展示
(梦在深巷)
暮晚
雪太密。二婶将一壶米酒移到火炉上
她男人抱回一捆柴,紧挨屋角放下
老式水壶和火苗发出廝磨声
米酒的气味夹在幽暗光线中
偶尔,提及清明祭祀的香烛
和蒲团的软硬
过了一会。他们的声音低下去
只剩下模糊剪影
隔着窗子,看他们
像两块颜色鲜艳的糖果
我知道。他们挨得那么紧
如同被甜糖粘在了一起
如果恰巧从老院子的杏树下经过
再缓坐下来。你会听见
二婶喊着一个名字
嘤嘤啼哭
盐库
把躯体蜷缩起来。呈菱形状
或许,没控制好情感
以至于,形态各异的晶体颗粒
簌簌往下落
像雨滴渗入泥土。以一种虚无的方式
脱离我身体的某些部位
其实,不用谁来守住这个秘密
也不用刻意缄默嘴唇
一些平时锻造过的干净颂词
让它在我的身体内部拓宽流线
汗腺里所有通道,都可以生长大地的骨骼
它们发出喧哗。是一粒粒洁白的音符
管脉里有潮汐。是我走在日子里
不可缺少的热爱
汗珠子
稍微一动
枝头就漏下阳光
我的背部,有一部分被穿透
它们流向田埂
手上握着一把什么样的锄头
在日头下,它继续做一场梦
我的脸颊痒痒的。像躲在肌肤下的小太阳
吧嗒吧嗒往下掉
每一滴,都含着母亲的盐

拉紧皮影的线头
让空虚时集合的一些声音存在
你听
有阴郁和雷声,有持续的哭声
坐在第一排第一个的那个人
被真实推远
灯影反复时,她在你的指甲壳上说话
一个精致的情节,在你的躯壳内部
膨胀
听天庭落下的喊声
天空辽阔。我却不知道它是否呈空心状
二婶说:“这个春,我一直睡在雨席上”
湿漉漉,黏糊糊,冷冰冰
辗转难眠
今晨,她又说:“耳鼓坏了,麻木了。是哪个好事之人,把一枚雷放在了天庭”
他男人则有着不同的看法
说他的祖辈需要用一声声惊雷的鸣
喊回自己的魂魄
于是,我又听见了拉线的声音
像被马蹄践踏的水塘
雨水倾泻
这个夜晚。二婶和她的男人
一直听着轰鸣
直到把春天喊近
直到把花蕾喊到母亲的跟前
又见花开
1.
你在深秋离去 ,带走了一季丰盈
天堂有菊吧
因你的到来会提前绽放
你看到了吗
我的灵魂,跟紧你的脚步
已踏进天堂
那朵菊,央求上帝能否浇开所有花朵
我却无法找到哪一朵是你
2.
我一直膜拜上帝
这回,我却怨恨她如此寡情
那么不留余地
点一支跳跃的烛火,照明
通往你的方向
因你的远行,世间的灯火黯然
而天堂,却冷清依旧
3.
不得不接受现实
挑战一下自己的勇气
我暗自准备认真过好剩下的半个世纪
叩首时,心被撕裂
一片阴霾,压得万念俱灰
你说,我是上天赐予你的“天使”
我说,“天使”愿用整个躯体背负你的所有
4.
总想在每个太阳升起的时候
为你请求月圆
让晨曦与黄昏能相逢
上帝残忍,果断灭了愿望
让信念升腾后
死去
5.
从此 ,彼此无灵犀
从此,将心事一片片深埋
我终于清楚明白
人间最大的伤痛,莫过于
花开时
爱花之人,永远闻不到我闻过的花香
作者简介
梦在深巷,江苏常州人士,喜爱唯美文字,许多小诗和散文发表于各平台和各大网站。如,《暗月文学》,《司空山诗刊》,《山东文学社》,《几江诗刊》,《浩然诗刊》。喜爱清新文字,流露真切情感。擅长临屏写作
我们竭诚为你服务,请联系我们,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
散文:美食与花草类优先
诗歌:三行诗.组诗.节诗.单诗(同等质量下单诗优先)
要求:散文字数2千字左右。诗歌3—5首。每首30行以内,请作者附上本人近照及个人简介。不收附件
稿费发放:平台发文有薄酬
定期刊物:《槐荫文学》《富川文学》《方向》《现代美学》《暮雪诗刊》《鲁中诗人》等纸刊定期在微刊平台选稿。如选上另行通知
邮箱投稿:940792985@qq.com
微信公众号:lql_zjl 茉莉花语编辑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