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味如歌】叶虻|你多么像我的前世 我的陌路

诗人简介?
叶虻:冶金机械学士,工商管理硕士,现在加拿大渥太华从商;诗歌和散文散见 《南方文学》《贵阳晚报》《诗歌周刊》《中国校外教育》《东方文学》《北美清风文萃》《佛州经济导报》《蒙特利尔华人报》台湾《南华报》等报纸和杂志期刊;诗歌作品曾多次获得网络文学优秀奖,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年鉴》,作品多半以上为爱情题材,有情歌诗人的美誉。
?制图:疏影?
话本里的江南

灯那么安静地亮着
光线若移步于房间悉窣的脚步声
雪会挑个时辰慢慢融化
而我的笔 一半候在柳荫阶上
一半在门内探访杏花的身世

此刻 梦比苔藓还要湿滑
谁在宫门外策马
你多么像我的前世 我的陌路
茶盏里有流水
我把你擎在唇边 不饮也不放下

此刻 君王把一晌贪欢写进诗里
江山和日落都在大路上
流水不腐 你附耳过来
窗花和灯焰的那一小段距离
需要我们放下各自的身段去填补

秋千还是朱雀桥边的那盏秋千
桥洞里自有深水流
该翩跹的都去翩跹了 该栖落的都去栖落了
江南还是蛛网般的陈旧

红杏若开口 就有活色生香的媚
莲花若蹙眉 谁还敢吹皱一池春水
红楼还是脂本的最正宗
潇湘馆里的一声咳嗽
都刻画得入骨三分 绕梁三日 不绝于耳

她骗你说画舫就是行船
载你的妹妹回苏州
你怔了的那一片刻 我看出了生花妙笔
你回过神来
我才知我也是那个喜聚不喜散的人

借给你伞的人一身都是戏骨
盈握的那一刻你也入戏了
人若痴了就是妖
妖若痴了就现了人形
命里定数三生三世的劫
宁拆一座庙 不拆一段姻缘

蝴蝶都是障眼法
委身于其中的魂魄亦真亦幻
故事讲到此处都买个官司
我们都是信以为真的人
我们才是真正的蝴蝶 活在他们的视野里

此处是幽径 可以作别
行尽春山的人 栖落一身鸟语
月影多么像诗句里的一声吟哦
人间有多么的空空荡荡
它们就有多么的缥缈和回味

冬至听花
在这个季节里 我试图
去聆听一朵花开放的声音
听花的骨骼压榨出的铃声
驰过寒冬的街衢 万籁的都城
杳逝在蹄声渐去的远方
我的喉咙喑哑 让我瞠目结舌的
那些暗物质和梅开二度
使我坚信这不是幻觉作祟
它是我竭尽想象的干柴
遭逢诗句的烈火 而一枚意象
无异是东风
冬啊 你是赤壁的曹军
而一朵花绽放的节拍
恰好是周郎水师的奇兵
一城风雪
今夜我们不谈道路雪地电线杆的颤抖
我们不谈路况交通枢纽客车站牌的孤独
我们也不谈温度冰点和燃煤的焦虑
一个风雪带中的城市
如同等待遴选的矿石
失去规则而仅存造物赋予它们的沉默
雪并不遵循尘世的法则
它们有着看客般冷静的头脑
孤独有时也是乐善好施的
它也会馈赠一些可以长久持有的事物
比如我们对一些细小事物的敏感和存谢
而此刻我的笔端正穿过一城风雪
成为你画稿或者曲谱上的不速之客
我试图用文字恢复一个城市夏日的次序
万物生长人丁兴旺
以及户外可以足够释放的热情
风雪可以有畏惧和焦虑
而不是不紧不慢的淹没我们
此刻思想中的团聚如同一场家宴中的灯火
毗邻幸福照耀安宁
迷幻花园
一次小小的吟唱
搭建成了我们的迷幻花园
如果月影在终曲上的弹跳
如果婆娑是一次俯仰间的错过
这幻境的门扉在我们想象的手指上
敲打了一次娴熟的间奏
雾和溪水彼此跨过
用各自林霭上轻捷的身姿
这没落的城池
这烟花中的轻浮的街巷
藏匿着一座迷幻花园
在我们的想象中花只开过两次
彼此折叠的身姿最有口碑
在盎然的想象中描摹春意
或者刻画一次月光嶙峋的骨感
那还是一次完败的泪水吗
还有远海上一声被安谧
置换出的清越的鸥鸣
走吧夜色中有我们溃退
的伤感和负隅顽抗的怀念
脚步也可以悬挂成
细腻的花环被亦步亦趋的时光掩埋
我们的海岸有两次拍打
我们的花园浸没成
一次遗忘海域上的冰凉梦境
归航中皎洁是唯一失联的月色蝴蝶
《幻》
请原谅我一次吧
请原谅我 幻境
我是你窗口的米兰
而不是你体内的 春天
《舞》
你是黄昏的光线
而我是温暖的街景
你照射 我收藏美好
并把它们先于黑暗 闪耀
《酒》
它是我们身体里的风
像是吹拂过什么
酒掉进我们体内的井水
在我们称之深渊的地方 涉足而过
并赋予我们一次 伟岸的想象
《雪夜之眠》
半夜 我听见雪的到达
零度以下 雪不会融化
梦是晶状的 易碎的
但却有着未曾践踏过的美好
《吻》
在海底 沉船并非沉没
而是一次刻意的到达
海水从另一种方向上路过
从云层到谷底
?插图源于网络
平台顾问:包德珍古木博核 傅占魁
责任编辑:王淑梅
图文编辑:若 水 疏 影
策划编辑:孙忠凯 李静莹 郁犁于影 陈立新
初审编辑:毛瑞花 祁凤杰 雷春翔
复审编辑:高盛毅 汤宪华
投稿邮箱:mm0127m@163.com
本号由《九州诗词》协办
往期精彩回顾?
叶虻|想念是大海上唯一的风向
叶虻|这夜雨的红唇衔来一只黄梅
叶虻|今夜清梦自水路来
叶虻|遇见你 我就不再轮回
叶虻|最后和心爱的人一起去看山看云
叶虻|倒影里我们成了一秒钟的贤人
叶虻|手抱鲜花的人 鼾声如雷
叶虻|来世不再失之于交臂的 相认
叶虻|你耳提面命的机语 怎一个情字了得
看完此文用·秒,转发只要1秒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