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新人】陈响林;秋意如霜(组诗)

陈响林;秋意如霜(组诗)新诗刊新人作品
秋意如霜(组诗)
陈响林
秋天
我在秋天深处的花园里
秘密地与死亡交谈
明察秋毫的眼睛
暗暗注视着
落叶飘动的姿势
它们背对着世界
仿佛从没有来过
又仿佛随时都将离开
日子追赶着日子
也追赶着我
向遗忘的国度迁移
我的血和肉
我铮铮作响的骨头
逐渐复原泥土的颜色
再度降临的诗歌
仿佛秋天的果实和面具
又仿佛大地的悲鸣与沉寂
秋雨
太阳象故去的老人
被深埋在云层里
秋雨不速而至
手握一把冰冷的刀子
它不怀好意地走近我
穿透一件对世界和天气
都有所怀疑的外衣
直抵我尚未凝霜的血
我捂着伤口逃遁
躲到一棵披挂红叶的树下
试图平定惊魂
而秋雨追杀过来
它劈头盖脸地猛击
大树也丢盔弃甲
我只好狂奔回家中
站在安全窗前
看见流水带走的落叶
绘满了我的浮生
就忍不住阵阵地悸恸
秋水
我多少次面对秋水而泣
看到川流不息的秋水
就仿佛见到劳碌不停的父亲
他皱纹密布的脸
象一张打满了艰辛之结
撒向生活又一无所获的网
清晰明亮的水的镜子
映照着他褪尽色彩的历程
对于耐人寻味的水
父亲默不作声
水一泻千里的时候
父亲远远地回头
多年以前 父亲
让一位春水做的女人
成为我的母亲
他们造屋在岸边定居
培育庄稼和不易倒伏的孩子
当父亲忙里空出双手
便到河流中划水游泳
这使我感到 迟早
他会被如斯的逝者
从渐冷的浪花上冲走
那时 我融入河流的目光
将极力注视着
水瞬间的表情
秋风
秋风又把我和落叶
吹到忧伤的边缘
秋风用删繁就简的手
挥散了草木的大军
秋风迫使我
也抖了抖身子
我愿拥有秋风般的手
把心里的尘土和异物
统统扫除干净
只剩最真的我
立在秋风留下的空白处
画上一行雁阵
补上一片雪白
秋思
秋天把我捏在手中
象玩弄一个小小的人偶
我挣扎的过程
就是皱纹加深的过程
曾经诅咒过玩偶的命运
而今习惯了忍受
在不断褪色的日子里
打磨一首生活的老歌
如果有一天
我从秋天的指缝溜走
象一粒熟透的种子
落进泥土的乡愁
我的灵魂将溢出大地
变成一幅空灵的画
虽无人欣赏
但自由闪亮
秋悟
虽然还恋恋不舍酒杯
但是真的不想再醉了
虽然秋愁见风就长
但是真的不想再伤怀了
为给世界留个好印象
我安分守己循规蹈矩
到头来我看重的这个世界
却基本上与我无关
曾经奢望据生命为己有
但是生命对我摇了摇头
我要和家人播爱在日子里
并且深耕细作一辈子
一棵褪尽绿叶的孤树
看透了虚荣和虚无
恰如一个家道中落的贵族
只剩下傲然的风骨
人生的秋天煮进酒里
飘散着淡泊的味道
肉体拼命地拉拽着灵魂
不愿让她逃离
微醺着写完这首诗
墨水和灵感也快用光了
秋月象粒药丸
开始治疗我的梦游症

秋景
我隐身在时光中
看见黑夜和黑夜合起伙来
蓄谋挤压白昼
田野匍匐在秋风之下
装运收获物的马车
即将抵达
玉米探头探脑地
流露出想家的神色
大豆给高粱唱着情歌
但它们太不般配了
高粱摇着头不愿细听
却也无可奈何
当谷垛席地而坐
虫鸣归于沉默
这说明收割已经完成
大地重又铺展开荒芜
而南山以片片红叶印证
秋天的心还在跳动
游荡在人间的我
也是上帝种植的庄稼
等待颗粒归仓的时节
而上帝 是否能帮我
辨清归途的方向

秋梦

在梦里修炼
但生活在梦境之外
我一直无法分清
梦里梦外的界限
辽阔的秋天
有双搅乱白日梦的神手
正在对叶子的思想
做着严格的安检
屏息静气的时候到了
歪脖树梦见自己
被迫削发出家
乌云蒙上了太阳的眼睛
万物对黑暗毕恭毕敬
除了喊哑嗓子的风
谁还会关心
这世界是冷是暖
而我只能微笑
傻傻地笑
偷窥镜子的人
发现了一场秋梦的真相
扮鬼脸的夜
吐了吐闪电的舌头
作者简介陈响林1987-1991年负笈兰州大学中文系时,曾在《飞天》、《西北军事文学》、《青年文学家》等发表过诗作、诗论,毕业后为稻粱谋几乎辍笔,近年重拾秃笔,以图记录下自己的心迹。其中《母亲的月光》、《海歌》两首,刊发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文传情,诗言志,讨厌不着边际的风花雪月,憎恶无病呻吟的故弄玄虚,喜欢直达内心、力透纸背的作品。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email protected]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