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场作戏什么意思(逢场作戏是聪明,和光同尘是高明!)

逢场作戏什么意思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很多人的习惯。
别人说这是聪明人,他们也觉得自己很聪明,很会应付这个世界。
逢场作戏嘛,这还不简单,聪明人都是这方面的戏精。
可实际上呢,并非如此。
你聪明是聪明了,但你的聪明并不能够让你得到什么成功、成就。
不信,你可以认真想一想身边的人物,这样的聪明人有几个获得什么大成就的?
都是一般般。

聪明,误人一生。
论及人的聪明,古代宋朝时候的苏东坡无疑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
其一副聪明心肝,玲珑剔透,无人出其所右,是公认的几百年不世出的翘楚人物。
但苏东坡一辈子不顺利,明明是才华盖世,名扬外域,却没有用武之地,终其一生,都是皇帝猜疑,同僚打压,屡遭贬谪,江湖飘荡。
在晚年的时候,苏东坡终于醒悟过来,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仕途之所以这么坎坷,就是因为太过于聪明了。
所以,他曾作诗自嘲: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
这就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理。
说实际的,古今都是一样,锋芒毕露,聪明过分了,不是什么好事情。

曾国藩就不是聪明人。
和才华横溢的苏东坡相比,曾国藩简直就是一个渣渣——学渣!
传闻曾国藩少年时期在家夜读,一篇文章念了十几遍仍然是背不下来,结果被旁边的梁下君子嘲笑——就这笨脑袋还想读书?
这个梁下君子听了几遍后就可以立刻背诵下来,他特意背了一遍羞辱曾国藩,然后扬长而去。
聪明人,但可以说,这个小偷的脑瓜是顶聪明了,但论及人生一辈子的成就,他是拍马也追不上曾国藩之万一。
为什么?
一个顶呱呱的聪明人,却不如一个资质愚钝的人有成就?
原因其实很简单:太过于聪明了。

古代的读书人有三个至高无上的追求——
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
五千年历史,达到这种境界的读书人,寥寥无几。
曾国藩何德何能,至今仍然被无数人奉之为宗师和偶像,甚至被几个伟大人物推崇备至?
「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
从根本上说,曾国藩的”笨“是一个重要原因。
举个例子,你可知道,为什么一些身体强壮的人偏偏是短命、不能够享得长寿之福?
而那些小时候身体虚弱、饱受病患的人,却偏偏可以活得长,甚至是长命百岁?
你想没想过其中的缘由呢?

人,人的一生要从整体看。
实际上,如果从生到死看一个人的一生,他最好、最高光的一个阶段都是极为短暂的。
现在我们看一些历史人物,或者是身边的一些长辈,浏览其一生,他得意的光景能够占到多少呢?
是百分之一,还是千分之一,或是万分之一?
回到上面那个关于长寿的那个问题。
道理很简单,就是那些身体虚弱、饱受病患的人平常比较保重自己的性命,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惜命“。
而那些身体强壮的人呢,”善泳者溺于水“,他们往往自负于身体好,不知爱惜,事实上对自己性命的征伐太多,所以也就往往天不假年,活得不如那些平常爱惜自己身体之人的寿命长。
有时候,强和弱,要辩证点看。
聪明和愚笨,也是如此。

我就是觉得,聪明人是学不来曾国藩的。
想走捷径,是聪明人最大的坏处。
在曾国藩求学、为官、做事的时候,有多人同学、同僚瞧不起他。
比如他的得意弟子、淮军老大李鸿章就曾私下议论说老师是过于”迂缓“,不知变通。
而曾国藩的后辈、同僚左宗棠则是很不服气,他认为晚清败局,可以力挽狂澜之即倒的人物除了曾国藩之外,未必就不会没有别人。
比如我们熟悉的曾国藩”战略、战术“就一个特点:「结硬寨,打呆仗」
这六个字翻译过来大白话就是靠实力、人多势众去欺负人嘛。
但你不要不服气,这六个字其实就是兵法的精髓之处,比如唐太宗李世民做皇帝之前带兵打仗,之所以战无不胜,靠的就是人多势众,以多欺少。
对于资质的愚钝,曾国藩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在于人谈话和日记中常说,自己的聪明才智远远不如左宗棠、李鸿章。
可那又如何,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人终究只有一个曾文正公。对此,以”今亮(今日诸葛亮)“自诩的左宗棠也是服气的,他在给曾国藩的挽联上说:
「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

学苏东坡、左宗棠这样的人物太难了,简直是让人绝望,他们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可学曾国藩,每个人都可以学。
因为曾国藩就是一个普通人的资质,他的成就,无论是儒家道德修养的最高成就”内圣外王“,还是以文人建立盖世军功、平定内乱,或是《曾国藩日记》、《曾国藩文集》等文思集汇,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事实上,曾国藩的心法、做法都是公开的、透明的,没有什么隐晦可言。
但是,就是因为简单,所以很多人都做不到,或者说是坚持不下去。
儒家读书人的个人修养,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克己复礼。
什么意思呢,打个比方,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找自己的麻烦,比如”吾日三省吾身“——你必须每天经常性地反思自己的问题和毛病。
这可不仅是行为上的啊,重要的是思想上的,什么叫”慎独“,就是在无人可见、无人可知的时候,你仍然是本色如一,无愧于天地和神明。
你看近代的蒋中正就对曾国藩崇拜的不得了,他也是学曾国藩写日记,天天反省自己念头上的问题,割自己的小辫子,比如有一天蒋先生就在日记上写道:
今日见艳女心动,记大过一次。

逢场作戏是聪明,和光同尘才是高明。
现在的聪明人太多太多了,而且时代不一样了,比如商人只要挣钱了就可以出名。
有钱了就想有名,有名还不算,他还想传播自己的思想。
聪明人的习气,就像某地产名人所推崇的”守正出奇“,他们往往是”守正“比较难,”出奇“却非常地热心。
从某种角度说,”出奇“意味的就是聪明人想出来的聪明方法,出奇制胜嘛。
可是,根据历史的经验,大多数文人带兵打仗都是毛包,明明一肚子的阴谋诡计,奇兵韬略,到了明刀真枪见真章的时候,都抓瞎了。
为什么,不过是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站在了”正“的对立面。
所以,真正的聪明是做个平常人,平常其实代表的是规律、是”守正“的正道,是大势,是和光同尘。
逢场作戏只是自以为是的假聪明,而和光同尘才是知其所以然的真高明。

逢场作戏什么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